>历史>>正文

异国奇缘:那些生活在罗马帝国境内的波斯贵族

原标题:异国奇缘:那些生活在罗马帝国境内的波斯贵族

曾几何时,罗马与波斯是世界主要文明区域内的两大强权。彼此间既有激烈对抗,也有长期的和平共处。一些在国内失意的政客,经常会选择跑到对方地界内寻求庇护。尤其是在权威政治流行的东方,总会有不少的贵族因各种原因而流亡罗马。他们的命运也就此和流亡地绑定在了一起。

首先同罗马进行接触的 米特拉达梯二世

大约在公元前 92年,帕提亚国王米特拉达梯二世就派使臣与乞里西亚总督苏拉举行会晤,这也是两大强国之间的第一次正式官方来往。此后,由于一系列战事的负面影响,双方的关系也降至冰点。以至于在几十年时间里,不再有重要的帕提亚人访问西方。

一直到公元1世纪初,帕提亚国王弗拉特四世因听信宠妃穆萨的谗言,以睦邻友好的名义将自己的四个儿子沃诺尼斯、塞拉斯帕达尼斯、罗达斯佩斯、弗拉特都送往罗马作为人质。同行的还有他们的两位王妃和四个儿子。正常情况下,失败者被放逐至它国充当人质绝对称不上荣耀与舒适。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几位看似落魄的阿萨西斯王子却有幸远离本国宫廷内的刀光剑影。他们在异国他乡过起了舒适闲雅的生活,诚可谓另起一番奇缘。

帕提亚贵族在本土的生活相对枯燥

帕提亚人的祖先,是来自中亚大草原的游牧部族。尽管在王朝扩张时期,大量接触到先进的希腊和波斯文明,然而其骨子里仍然保留着比较浓厚的部族作风。所以,哪怕处于统治阶级顶端的王族成员,平时的生活也大多以简单无趣的弓马射猎为主。只有少数希腊化程度较高的早期君主,才会去往剧院欣赏希腊戏剧。但在罗马作为人质的几位王子,很快就被罗马境内的丰富生活所吸引。

于是,在长期的异国生活方式影响下,来到罗马的阿萨西斯贵胄们变得与罗马人别无二致。四位王子中的最年长者沃诺尼斯,在十几年后重返故土。但既不喜欢参与帕提亚贵族的狩猎比赛,也不爱和本国贵族在宴会上一起享用马肉。他出门时则动辄乘坐肩舆,还要带着一堆希腊侍从。平时说话温和有礼、平易近人,与喜欢吵吵嚷嚷又极其讲究排场的帕提亚贵族形成鲜明对比。

拉丁化的帕提亚人与本土贵族总是格格不入

既然大哥已完全不习惯帕提亚风俗,那么其他三位兄弟也一定是不遑多让。发掘于意大利内米湖畔的考古遗迹也证明了这一点。那位年纪最小且与父王同名的弗拉特王子,就曾出资在内畔边修建了一座神庙,以祭祀月神黛安娜。这表明后者同样摒弃了伊朗族群共有的琐罗亚斯德信仰,采纳了希腊罗马式的多神教体系。

当然,对于这些被迫远走他乡的东方贵族来说,罗马的生活无疑比在故乡更舒适稳定。倘若他们全部一直生活在罗马,必定能够获得美满的结局。可悲的是,就在四位王子们全都如此认为的时候,他们的祖国却打乱了一切。

罗马神话体系内的 月神黛安娜

在弗拉特四世死后,帕提亚国内持续内乱,部分大臣向奥古斯都和继任者提比略提出请求,先后迎接沃诺尼斯和弗拉特回国继承王位。已经全盘接受罗马文化的前帕提亚王子们,很快就与自己的母国臣属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最后演变为内战。沃诺尼斯被竞争者阿尔塔巴努斯三世从本国和亚美尼亚王位上驱离。随后又被应政敌要求,被罗马人软禁在乞里西亚。最终因无法忍受软禁生涯而在企图逃跑时被杀。

至于年纪最小的弗拉特,干脆因水土不服而在抵达叙利亚之初病死。四兄弟中只有塞拉斯帕达尼斯和罗达斯佩斯能够终老罗马。

本土化帕提亚贵族 总是在内战中保持优势

一些帕提亚贵族也在和平时期成为罗马的贵客

除了上述被动派往罗马的高级人质外,阿萨西斯王朝还曾有主动出访的贵胄。公元 58-63年之间,两国再次为亚美尼亚归属问题爆发战争。战后,双方认可亚美尼亚以罗马为宗主,但王位需要由阿萨西斯王族成员担任。于是在公元 66年5月,内定继承亚美尼亚王位的阿萨西斯王子提里达特斯,亲率领一支数千人规模的帕提亚代表团来访,准备接受罗马皇帝尼禄的加冕。

这支代表团成员还包括提里达特斯的王后、子女,也拥有帕提亚国王沃洛吉西斯一世的王子帕科鲁斯、属国阿狄亚贝尼国王莫诺巴祖斯的子女等大批阿萨西斯顶级贵胄。再加上陪同他们的侍卫、仆人和由3000名骑射手组成的马队,堪称罗马历史上迎接过的最大规模使团。

提里达特斯的使团内还有3000名帕提亚骑射手

提里达特斯前来罗马的要目的,就是要完成自己的加冕仪式。当时的传记作家均记载,仪式从当天日出时分开始。尼禄皇帝身着凯旋服,首先在元老和禁卫军士兵的陪同下坐到设置在广场中央的象牙椅上。随后,提里达特斯沿着有斜度的讲坛跪在皇帝面前,并在四周旁观的达官显贵和平民大众的欢呼声中说出自己的加冕恳求。

尼禄听完翻译,则将其扶起并为之戴上王冠,象征亚美尼亚国王的权力由罗马皇帝授予。最后,旁观者顺势爆发出如雷的欢呼和掌声,从而让加冕仪式以皆大欢喜的圆满结局收场。

有暴君之名的尼禄 也曾为亚美尼亚国王进行加冕

对普通罗马人来说,仪式只是日常生活中的一大谈资。但对东方贵客而言,访问罗马本身就是一次对视觉和文化的极大冲击。提里达特斯本人就被尼禄亲自邀请,进入镀金的庞培剧院欣赏戏剧。皇帝允许新任国王坐在自己右侧,并且把参演的许多戏剧演员送给他。

亚美尼亚国王甚至观看了由被释奴帕特罗庇乌斯组织的角斗表演,并且在欣赏野兽互博时,忍不住小试身手。他从包厢的座位上射出一箭,将场内互斗的两头公牛射穿致死。后来,这位君主在回国后还将罗马人的斗兽表演也照搬回了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国王甚至还从罗马学去了斗兽表演

需要指出的是,到访罗马的帕提亚贵胄还绝不止以上两类人群。许多在本国内战竞争中败北的失势王子,都曾主动西逃至强邻境内,来到世界之都寻求皇帝的庇护。罗马文化也对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比如在图拉真东征帕提亚时,曾扶植了一位名叫帕塔马斯帕特斯的王子。此人乃是当时的帕提亚国王奥斯洛斯之子。但在图拉真病逝后,他因得不到哈德良皇帝的支持而在与父亲的对抗中失败,被迫流亡罗马。最后,他被哈德良立为叙利亚东部的埃德萨国王。我们分析两人发行的钱币上造型,可以明显看出罗马文化对于帕提亚贵族的影响。帕塔马斯帕特斯在罗马境内的时间不超过1年,就已经学习哈德良修剪了短须短发。奥斯洛斯从未去过罗马,依旧沿袭帕提亚的长须长发传统。

剪短头发和胡须的 帕塔马斯帕特斯

坚持帕提亚长发与胡须传统的 奥斯洛斯

至于那些早先就生活在罗马境内的帕提亚贵族后裔,也在迅速完成拉丁化后,成为上流社会的一份子。考古学家曾在罗马时代的贵族墓志铭上,发现了一位被称作阿尔塔巴斯德斯的东方贵族名字。他还自称拥有执政官的头衔。根据名字推测,此人的祖先很有可能是反叛弗拉特四世的阿特洛帕特尼国王--阿里奥巴扎尼斯。后者因反抗宗主国而被帕提亚人赶走,从此避居罗马。尽管执政官头衔重要性已大不如前,但至少在奥古斯都时期仍然拥有不可小觑的政治影响,阿尔塔巴斯德斯能够当选执政官,表明他已被罗马人看作自己的一份子,从而在异国他乡开启新的宦海生涯。

既然小小的庸国王后裔都能参与罗马政治角逐,那么根正苗红的波斯王室就更容易进入上层圈子。公元2世纪中期,被皇帝庇乌斯立为亚美尼亚国王的埃美萨王子梭哈伊姆斯,也曾当选过执政官。他同样拥有帕提亚帝国的阿萨西斯王族血统,被认为是当初留在罗马境内的帕提亚王子后裔。

成为亚美尼亚国王的拉丁化贵族 梭哈伊姆斯

萨珊王朝的崛起 让帕提亚贵族被大批消灭

当然,帕提亚贵胄在罗马的传奇经历并未持续很久。公元3世纪,帕提亚势力就被新的萨珊王朝所取代。除了留在亚美尼亚的分支外,伊朗本土的嫡系王族几乎全部被阿尔达希尔斩尽杀绝。但这个新的波斯帝国,依旧会流出贵族到罗马寻求庇护。有的人也因为自己的军事才能,成为晚期罗马军团的一份子。

公元4世纪的的背教者皇帝尤里安,曾任命一个名叫霍尔米斯达斯的波斯王子为骑兵军官。此人曾和波斯国王沙普尔二世争夺王位,在失败后转投罗马。他跟随尤里安一起东征波斯,还参与了帮普罗科庇乌斯角逐帝位的内战,一度立下不小的功勋。

背教者皇帝尤里安身边也有过波斯王子担任军官

同样的例子还发生在公元7世纪。波斯僭王沙赫巴拉兹的长子尼基塔,也在父被谋杀后逃亡罗马。他被希拉克略皇帝委任为军官,后来还参加了对方阿拉伯征服者的雅穆克之战。这些事例都表明,罗马人并不忌讳敌国的避居者及其后代参军甚至担任军职。由于骑兵在罗马军队内的地位飙升,弓马娴熟的波斯贵族很容易成为枪手的骑兵军官。

相比帕提亚时代,逃亡到罗马境内的萨珊贵族数量并不算多。这并不是说萨珊王朝缺少内斗,而是在激进的文化排外主义兴起后,双方贵族间的文化纽带已进一步疏远。帕提亚时代的贵族,如果不精通希腊文化,也多少在国内的主要城市里有过见识。但这类城市要么被后来的萨珊王朝所拆毁,要么就是受到了严酷的强制伊朗化改造。这也让萨珊时代的贵胄们,在如何同罗马人交流的问题上显得更加机械而无知。

随着萨珊的灭亡 流亡波斯贵族的故事也彻底终结

公元7世纪,阿拉伯势力开始横扫整个西亚的不同文明区域。罗马在此劫难中遭到重创,波斯则索性被完全征服。双方之间的贵族交流也因此完全终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米特拉达梯 帕提亚 乞里西亚 苏拉 穆萨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