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埃及前总统穆尔西突然去世“引爆”埃及,穆兄会影响力还剩几何?

原标题:埃及前总统穆尔西突然去世“引爆”埃及,穆兄会影响力还剩几何?

【环球时报驻埃及、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曲翔宇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李司坤】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在法庭上猝死,使得他所属的穆斯林兄弟会一下子受到集中关注:这个有着91年历史、在中东不断搅动风云的组织会怎样反应?回想8年前,“阿拉伯之春”席卷北非,统治埃及30年的穆巴拉克下台,穆兄会借大选将穆尔西推上总统宝座——那时其影响力堪称巅峰。但仅一年多,穆尔西身陷囹圄,穆兄会蛰伏“地下”,以至于逐渐被人“遗忘”。它还有影响力吗?也许从埃及内政部迅速宣布进入国家最高紧急状态可以寻到部分答案,而两年前卡塔尔因支持穆兄会而遭多国外交封锁也能让外界一窥端倪。“穆兄会在中东的存在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它现在陷入低潮,很难说能不能东山再起。”一位中东问题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大规模抗议会发生吗?

在穆尔西17日离世后,穆兄会网站随即发表声明,称穆尔西是被“谋杀”的,并号召全球穆斯林于本周五聚礼时,为他祈祷,之后到埃及各驻外使领馆门前聚会抗议示威。由于当天恰逢非洲杯在埃及首都开罗开幕,一些人士担忧穆兄会及穆尔西的支持者会借机再度上街。不过,时过境迁,“再次革命”的主客观条件并不具备。

“数年的连续政治动荡,真的让埃及民心思定。”埃及政治分析人士侯赛因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从2011年到2013年,两年之内,三场革命(穆巴拉克下台、穆尔西通过民选上台、军方罢黜穆尔西),剧变让无数曾对政治抱有幻想的埃及人认清一个现实——只有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才是最切合自身利益的。

去年,埃及总统塞西成功连任。“即便一些人不相信投票数据,也必须承认,埃及政府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议下削减民生补贴,导致物价大幅上涨,以及前段时间开罗火车站造成数十人死亡的火车相撞事故……这些事件比穆尔西这个逐渐走入历史的人更易引发不满,但几乎没人上街。”侯赛因说。

《环球时报》记者在今年2月火车相撞事件发生后留意过社交媒体上的舆情。当时,尽管官方人士一再澄清事故起因是火车司机毒驾,一些网民仍指责政府不作为导致铁路系统老化,进而抨击总统塞西好大喜功,把大多数资金投入新行政首都建设等,忽视民生投入,甚至有人呼吁3月1日“重回解放广场”。这一呼吁一度占据推特当地话题榜榜首,转帖者借机从收入差距、言论管制等角度批判政府,宣称支持上街。

然而,据公开报道,3月1日在解放广场只有一个人示威并被警方带走,其他被警示的地点压根没有人聚集。记者开车前往开罗市区多地,除解放广场等重点区域警察稍有增多外,其他并无异常。这同样是穆尔西离世后的场景。埃及传统思想中有“逝者为大”一说,再有争议的政治人物,离世之时一般都念他们的好,但再往后就不一定了。

据《环球时报》记者走访调研,2013年穆尔西下台后,被宣布为非法组织、遭到政府强力打压的埃及穆兄会,失去的不仅是挑战现总统塞西政权的硬实力,可能还有民心。根据国际发展中心的数据,2012年埃及共爆发2532起劳工抗议事件,而穆尔西执政的2013年前3个月就爆发2782起。

影响力还剩几何?

知情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现在,埃及境内严格意义上的穆兄会成员,普遍估计只有几千人。当年塞西上台后,对超过1.6万名埃及穆兄会各级骨干成员采取强制措施,可以说已从组织层面瘫痪了穆兄会。不过,穆兄会善于通过慈善捐赠活动在农村及城乡结合部吸引低收入者加入,因此仍保有不少同情者,人数可能在数百万甚至千万之巨。但这些同情者几乎难以成为正式成员,除因畏惧强力机关而“不敢加入”外,他们也想避开穆兄会“所有成员约10%的收入要上交组织”的“家法”。

赛义德家住穆兄会较为活跃的开罗某区域,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埃及政府的强力打击下,穆兄会人员已转入“地下”,过去敢在大白天涂写标语,现在只能深夜偷偷干,慈善物品的发放也不像过去那样高调。据赛义德一名在警察局工作的亲属透露,埃及警方根据历次抓捕及审讯情况,建立了较为完整的数据库,对与穆兄会成员有联系的人实施严密监控,不定时突击搜查。

这与穆兄会处于权力巅峰之时有天壤之别。2012年,穆兄会在大选中获胜,穆尔西历史性地成为埃及“首位民选总统”。其后,他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比如宣布“百日复兴计划”,追缴经济寡头逃税欠款,频频撤换军方高层,任命伊斯兰派系主导草拟新宪法的工作等。但很快,经济状况恶化导致示威四起,批评者还指责穆尔西要把埃及推向宗教激进主义国家。最终在穆尔西执政的第369天,军方推翻了他。

正因为如此,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多名当地人表示,穆兄会当年被渴望改变的民众选上台,但人们看到的只是该组织争分夺秒地巩固权力,困扰发展、民生的问题却一个都没有解决。

在穆尔西下台后,穆兄会很快分崩离析。除了当局的严厉打击,不少分析认为与该组织内部分歧扩大也有很大关系。侯赛因说,埃及穆兄会大体分为两个群体,一是流亡国外的老一代成员及极少数冒险留在国内的领导层,这些人掌握着绝大部分资金,尤其是流亡国外者直接获得所在国政治势力的资助,过着优渥的生活;二是在国内的年轻成员,这些人除部分有较为坚定信仰的医生、宗教学者等专业人士外,大多在穆兄会领导人开办的企业工作,收入不高。近两三年,部分穆兄会领导人见大势已去,试图通过制造暴力事件增加影响力,执行者却是处于中下层的年轻人。

不过,一位长期关注埃及政治的中国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穆兄会就其未来发展策略存在内部分歧,老一辈温和派仍坚持诉诸法律和保留“民主”大旗的和平抗争路线,部分年轻成员则转向激进策略,成立了以“决断组织”为代表的武装分支,不定期地在埃及境内开展小规模的恐怖袭击。但与“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不区分的恐怖袭击不同,穆兄会的武装分支主要是以袭击和报复军警及政府官员为主。

这位学者称,尽管穆兄会遭到严厉打压和控制,但它在埃及代表的不仅仅是政治伊斯兰意识形态本身,它也是广泛意义上的体制外反对派的核心象征之一。因此,即使动员能力受到限制,穆兄会仍不乏同情者,这也是穆尔西去世后埃及政府必须防范民间反弹的原因。

复杂的中东绕不开它?

“穆兄会在‘地下’——但没有被击败。”德国《明镜》周刊称,穆尔西由民主选举产生,但他不是民主人士,现在他又成为穆兄会成员眼中的殉道者。自2013年8月以来,穆兄会的支持者已有800多人死亡,穆兄会也被推回“地下”。然而,该组织并未遭根本性破坏。

成立于1928年的穆兄会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最网络化的伊斯兰组织。某种程度上,非法生存一直是穆兄会的常态。在埃及、突尼斯等北非国家,在中东、东南亚甚至欧洲,穆兄会的网络仍在扩张。据德国阿登纳基金会估计,目前穆斯林兄弟会仍有百万成员。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中东问题专家李国富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穆兄会一直被视为中东一个非常有影响的组织,91年来几起几落,逊尼派国家基本上或多或少都有穆兄会。土耳其执政的正发党被很多人解读为穆兄会的一种形式;突尼斯有穆兄会,还是执政党成员之一;在约旦,穆兄会在议会有很大影响力。分布在各个国家的穆兄会,互相之间并没有组织上的隶属关系,但从一个伊斯兰组织的角度来讲,穆兄会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

穆尔西去世后,土耳其、卡塔尔、哈马斯等在中东有影响力的国家及政治组织第一时间表示哀悼,土总统埃尔多安更是将穆尔西形容为“烈士”。这不奇怪。在穆尔西下台后,土耳其几乎切断与埃及的官方联系,收留许多穆兄会成员。之后,土耳其成为埃及穆兄会活动的中心之一。

卡塔尔是穆兄会的另一大支持者。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2013年埃及政变之后,卡塔尔曾为穆兄会流亡领导人提供避难所,将他们安排在多哈的五星级酒店,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则邀请穆兄会领导人做客采访。卡塔尔还帮助穆兄会在多国建清真寺、伊斯兰中心。

在中东的政治文化中,伊斯兰主义作为重要的政治思潮有着特殊作用,卡塔尔因支持穆兄会而在海湾地区有很大影响力,但持续至今的卡塔尔与沙特等国的外交危机也是因穆兄会而起。对于沙特阿拉伯等君主国来说,穆兄会是另一种形式的政府,会动摇传统根基。

今年5月,美国应埃及要求,考虑将穆兄会列为恐怖组织,提出这一要求的还有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美国的态度凸显穆兄会与中东局势的复杂关联。据美媒披露,该议题在特朗普政府内部引发争论,一方面,穆兄会不符合被列为恐怖组织的法律标准,另一方面,穆兄会成员众多,中东多国有其分支。

“尽管远不如巅峰时期,现在处于蛰伏状态,但穆兄会的影响力还在。”李国富表示,穆兄会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深耕于劳苦大众、贫困地区,这也是为什么埃及穆兄会生命力这么顽强。“现在很难说它能不能东山再起,如果要说可能性,我觉得不应该排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穆尔西 穆兄 李司坤 穆巴拉克 塞西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