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委内瑞拉危机中的美俄博弈

原标题:委内瑞拉危机中的美俄博弈

2019年1月,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瓜伊多自封为“临时总统”后,该国国内的政治危机日益尖锐化。虽然瓜伊多得到美欧等西方国家和南美洲多国承认,但由于军队的效忠使马杜罗政府仍能控制局面。从近期该国局势变化看,虽然表面上是政府和反对派之间的斗争,但背后隐藏着美俄两个大国之间的博弈。委内瑞拉危机是如何演变而成的?美俄在背后如何博弈?委内瑞拉危机未来又有哪些可能的走势?

委内瑞拉危机中的美俄博弈

委内瑞拉危机:由经济危机演变为政治危机的典型案例

委内瑞拉,一个位于南美最北部的国家,它有着91万平方千米国土面积,石油储量约占世界储量的4%,居南美第一。自从1922年马拉开波的油井第一次发生井喷,油田陆续被发现,委内瑞拉的历史和命运就与石油紧紧联系到一起,当中国大地还在战火纷飞的时候,委内瑞拉已经靠卖石油发了家。20世纪50年代,委内瑞拉基于各种完美的基础条件,再加上没有受到两次世界大战的炮火影响,人均GDP就高居世界第4,是前10名里面除美国以外的惟一一个美洲国家,委内瑞拉也就从一个种植可可和咖啡豆的农业国一跃成为靠石油致富的工业国。随后的拉美主权债危机爆发后,又赶上国际油价暴跌,以石油为生的委内瑞拉,经济立马陷入危机,直到查韦斯上台,才又让国家由衰转盛,政治得以平稳。到了2013年,查韦斯去世,马杜罗接任。由于委内瑞拉的财政几乎完全依赖石油,在油价高的时候没有培育和发展其他的经济增长点,遇到了近年来的油价暴跌后,加上马杜罗政府的应对不当,导致了恶性通货膨胀。大量中小企业裁员或者破产,失业率激增,社会动荡,治安恶化,暴力犯罪猖獗。委内瑞拉就这样由贫到富,又由富到乱。

2019年1月21日,因不满现任总统马杜罗的执政而导致的国家现状,委内瑞拉爆发了一场反对现任总统马杜罗的大规模抗议活动。23日,委内瑞拉议会主席、反对党人士胡安·瓜伊多在反对党支持者集会活动中自行宣布就任委内瑞拉“临时总统”,称将领导“过渡政府”重新组织大选。而就在当天,白宫就发表声明,称特朗普“正式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称马杜罗为“前总统”,并表示美国将继续动用经济和外交力量向马杜罗施压。在美国作出表态后,加拿大、巴西、加拿大、哥伦比亚、阿根廷、秘鲁、厄瓜多尔等国家立即表示支持反对派政府,承认瓜伊多“总统”身份。美洲国家相关组织也作出了相同表态。美方还宣布将在“后勤保障允许的情况下”,向“临时政府”提供超2000万美元(约1.35亿元人民币)的人道主义援助。

委内瑞拉连续数月暴乱

当瓜伊多宣布“自立”后,总统马杜罗随即在总统府的阳台,面对着上千名支持者和电视直播的镜头,指责美国不断策动委内瑞拉国内政变,指认反对派发动“政变”,并宣布即日起与美国中断外交和政治关系。要求美方外交人员72小时内离境。24日,委内瑞拉司法部门和军方也纷纷表示支持马杜罗政府。委内瑞拉最高法院24日宣布,仅承认马杜罗为符合宪法的总统,认为瓜伊多自封为“临时总统”是“虚构权力”行为,完全违背宪法。而俄罗斯、中国、希腊、土耳其、古巴等国家则继续承认马杜罗是委内瑞拉当前的合法总统。4月30日,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和他的政治导师洛佩斯与数十名委内瑞拉国民警卫队队员发动了军事政变,政变武装和政府军的冲突导致100多人受伤。据路透社的报道称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军方高层领导人支持政变,马杜罗在军方的支持下挫败了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发动的军事政变企图。

美俄两国博弈:利益驱动下的不同打算

地缘位置决定不会善罢甘休为什么美国紧紧盯着这个后院的南美小国?还是因为石油,从石油储量上看,沙特和委内瑞拉站在第一梯队,委内瑞拉石油储量比沙特还多40%,为世界石油储量第一。美国是委内瑞拉最大的原油进口国。而在2017年,美国每天从委内瑞拉进口石油61.8万桶,约占委内瑞拉出口总量的41%。放弃委内瑞拉石油,特朗普可做不到。而委内瑞拉的地理位置,也决定了美国对其重视。委内瑞拉北边就是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间的战略通道,一旦美国控制了委内瑞拉,就相当于控制了这两条战略通道,而且,委内瑞拉是南美国家中最反抗美国的,美国也想通过控制住了委内瑞拉,控制住整个南美洲“拉美后院”。委内瑞拉位于南美北部,是典型的美国地缘影响力范围;整个西半球也没有其他像样的本土强势大国可对美国形成实质性掣肘;放眼全球,有世界性影响力的国家都集中在东半球的亚欧大陆,对美洲鞭长莫及。而且委内瑞拉人无论从民族还是宗教来说,都不像中东的阿拉伯人和伊斯兰教那样封闭和抱团。这种种因素决定了,美国资本对这里的石油产业进行直接控制,付出的经济和政治成本,以及承担的风险,都远比中东小。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

警告美国不要军事干预自从马杜罗的前任查韦斯1999年上台以来,俄罗斯向委内瑞拉提供了至少170亿美元的贷款和投资。俄罗斯对委内瑞拉高度重视,2006年两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两国在政治、军事、贸易、能源等多个领域开展合作。对于此次危机,俄表示坚持支持马杜罗,呼吁由委内瑞拉人自主化解政治危机,反对外国“破坏性干涉”。俄外交部声明称,在“蓄意和精心策划”下,委内瑞拉出现“二元政权”,美国“立即承认”瓜伊多,旨在加深委内瑞拉社会分裂,搅乱委政局,使冲突升级,完全无视国际法。俄外交部同时呼吁,国际社会推动委内瑞拉对立政治势力达成谅解,反对外部干涉。“只有委内瑞拉人有权利决定他们的未来,”声明称,“不允许破坏性外部干涉”,并警告美方不要进行任何军事干预。2019年3月,俄罗斯向委内瑞拉派出了两架飞机,其中一架安-124重型运输机卸下了大批军用物资,同时还有约100名俄军人员也随机抵达委内瑞拉,这也可视为对美国企图干预的警告。

在观望中不断摇摆然而对大多数国家而言,特别是拉美各国,对于委内瑞拉问题主要持观望态度,虽然部分国家表示支持反对派,但大都摇摆不定,隐晦其词,与其身涉其中招揽骂名,不如静观其变。在这一点上,不仅欧盟各国的表态颇显谨慎,即使是同属拉美地区的巴西、阿根廷、秘鲁等右翼国家,同样停留在对瓜伊多的口头支持层面,尚未采取激进措施。即使拉美右翼国家坚定的“倒马派”,但在部分问题上仍与马杜罗保持着一定程度的默契——同样是表态支持瓜伊多政府,马杜罗当即与美国断交,却并未对任何一个拉美国家采取激进措施,而后者也只是相对乖巧地喊喊话,不再过多招惹马杜罗。这一现象主要有两方面因素:一是拉美大多数国家都有委内瑞拉的大额债务问题,过激表现极有可能迫使马杜罗“不认账”;二是大多数拉美国家至今仍对美国这个强势邻居有所忌惮,特别是在军事干涉方面,招来美国军队或许能解决委内瑞拉问题,但请神容易送神难,与其引来不可控的威胁,还不如稍安毋躁,静待委内瑞拉发生变化。

反对派领袖瓜伊多

大国“入局”:委内瑞拉局势将何去何从

这是俄罗斯最愿意看到的局面,俄在委内瑞拉的能源、军事、贸易领域都有利益存在,委局势持续动荡可能导致俄利益受损,俄希望通过谈判解决危机,巩固马杜罗政权。俄罗斯采取军事合作举动也是对美方对委高悬动武利剑的某种反制和弹压。俄方已反复警告美方不要武力介入委内瑞拉,但美国势必会横加干涉,美国的目的就是推翻马杜罗总统领导的政府,在委建立傀儡政府,对委内瑞拉进行全方位改造,将委打造成符合美国利益的国家。因此,美不会轻易同意瓜伊多与委政府和谈。尽管马杜罗曾于2月初表示,政府已准备好与反对派对话,希望国内各政治派别可以达成和解,实现国内和平。但在美俄博弈的大背景下,马杜罗通过谈判解决危机的机会还比较渺茫。

从前当前局势看,马杜罗政府政权较为稳固,尤其是在军方的大力支持下挫败了一次军事政变,可以说其对国内局势掌控问题不大。但随着事态发展,特别是美国直接插手干预,马杜罗政府后续将面临严峻挑战,委国内矛盾激化爆发冲突甚至内战的可能性依然存在。3月7日,委内瑞拉全国21个州停电长达6天,给委经济造成巨大损失,并引发了社会恐慌。马杜罗总统指责美国攻击了委国家电力系统导致大规模停电,如果这类事件频繁发生,极有可能导致民众对政府的不满,进而引发对立和混乱。美国总统特朗普还亲自上阵呼吁委内瑞拉军队倒戈,并威胁称,委军方如果继续支持马杜罗政府将“失去一切”。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属于典型的“鹰派”人物,甚至故意向外泄露美国将派5000名士兵到哥伦比亚的消息,可见不能排除美国实施军事干预的可能。尤其是美驻委外交人员全部回撤,美采取行动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加。一旦瓜伊多等反对派力量增强,符合美国扶持其执政的标准,或委国内出现重大流血事件等突发情况,美国便会动用军事力量介入。俄罗斯也必然不会坐视不管,这样委内瑞拉民众就要饱受战争之苦,成为大国博弈的牺牲品,这也是我们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俄罗斯的一架客机抵达委内瑞拉

目前看维持现状的可能性最大。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自封“总统”获得美国等西方国家承认,马杜罗政府难以对瓜伊多实施强制性措施,只能任其在国内从事反政府活动,控制瓜伊多可能会给美国动用军事手段提供借口。马杜罗政府也得到了俄罗斯、古巴、墨西哥、伊朗、土耳其等多国的政治支持和国际社会的大量经济援助,并且在国内有军方的大力支持,委国防部长已明确表示军队将坚决支持政府并挫败一切政变阴谋。政府和反对派实力难分伯仲,一个国家两个总统的局面必然将持续较长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政府和反对派将会进行多次较量,事实上这样的较量已经进行多次。比如,瓜伊多方面,已任命多国大使,还派代表控制了多处委方在美国的外交资产。马杜罗方面,成功挫败美跨境救援物资“闯关”图谋,赢得“关键日”的较量。接下来,反对派在美国的怂恿支持下,可能频繁制造事端,引发社会混乱,向政府施压。马杜罗政府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可能会见招拆招,继续维持政府的合法性存在。大国博弈下的委内瑞拉局势将保持某种意义下的平衡,而民众将在维持现状的情况下接受生活的持续动荡。

美国和俄罗斯依然是矛盾重重,即使特朗普有意改善美俄关系,但由于美国国内反俄势力异常强大,美俄关系不可能在根本上改善。对于俄罗斯来说,它也不会牺牲或出卖马杜罗政府,俄非常需要委内瑞拉来对美进行有效牵制,以缓解美国和北约对俄的巨大战略压力。委内瑞拉危机虽然没有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那样危险的程度,但美俄博弈下的委内瑞拉僵局如何化解,还将取决于美俄两国领导人的政治智慧和决策。

版权声明:本文刊于《军事文摘》杂志。作者:张清亮、吴云崖。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转自《军事文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瓜伊多 两次世界大战 胡安·瓜伊多 伊多 委内瑞拉国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