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峪河 荆山深处的遗世村落

原标题:峡峪河 荆山深处的遗世村落

车沿着若隐若现的公路蜿蜒而行,不时有些颠簸。天空淅沥沥地下着小雨,放下车窗,一阵清新的山风伴着草木的清气,扑面而来。展眼窗外,雨雾缭绕 ,群山翠绿,就像一床无缝的绿白相间的巨毯,披在群山之上。

车停在叫煤炭洞的悬崖公路上,我们不约而同地驻足,不约而同地凝视这荆山深处的大峡谷,四周都是。对面就是青龙山,保康、南漳二县,以此山为界。青山翠立,奇峰叠现,如元宝锥尖的大观顶,似神骏腾跃的天马岩;枪旗岩仿佛风中漫卷的战旗,鸡冠岩酷似展翅欲飞的雄鹰。眼光稍低,蛇行斗折的峡峪河,犹如蜷伏在群山之中的巨蟒一样,逶迤而下,在遮天蔽日的树林中,时隐时现。俯首而望,脚下便是悬崖峭壁,公路凿壁“之”上,不由一阵眩晕,连忙退后几步。

顺河边公路而上,沿途房屋、农田、吊桥、流水、绿柳、芳草、鸡叫、犬吠、蝉鸣……

车停在路边的一户农家的晒谷场上,场外面的香樟树,郁郁葱葱,高大翠绿。抬首,只见河对岸,有三颗需二人合抱的古松树,干似笔直,枝若盘虬,冠如盖伞。古松之下,一片浓郁竹林中, 一栋白墙褐瓦的农户人家,与其碧绿相连,相互掩映。

穿过一片柳林,六七栋农户土房依山傍水,错落有致地呈现眼前,属具有荆山特色的跑马干檐。我们小心翼翼地踩着河里踏石而过,黄土板杵的牛栏,石头垒砌的猪圈,木板钉制的鸡笼……屋前房后,黄的枇杷果,红的石榴花,菜畦里的菜蔬,比比皆是。无不把农家的浓浓的田园气息,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让人仿佛正真融入一幅农家田园水墨画里。

热情好客的女主人,递一杯清茶,敬一支香烟,唠叨着农家的喜怒哀乐。

我们脚踩着咯吱作响的木制转梯,一步步登上站檐楼,木质的楼板,颤微微地,推开木门,木床、木柜、木粮仓、木窗……一切都是旧时的味道,都留下岁月的深赫色,那么单纯,又那么古朴。

沿着农家左边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而行,一座荒废的造纸厂,隐于之中,只剩下断墙残砖,野草从凼池石块周围的缝隙疯长出来,如果不手持竹竿拨开,这些湮灭古作坊,高数尺的蒿草里,是想不到,当初水车旋转,碓声震耳,传统造纸的72道复杂琐碎的工序,舂麻、踩槽、抄纸等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完成。

在造纸厂的引水渠外面,就是小河,水清见底,河里巨石嶙峋,或如鬼怪,或如猛兽,纵横拱立,长年经过河水冲洗,上面苔藓成斑,也偶尔有几簇,从石头缝隙里顽强地冒出的菖蒲草。走累的人儿,在巨石上,或站,或坐,或卧,或仰,都可以欣赏到四周不同的风景。鱼儿在潭里欢快地游来游去,或觅食、或嬉戏。河水在这些巨石、清潭中穿流奔腾,惊涛激岸,泛起阵阵白浪,如雪似珠,并发出阵阵巨响,颇具有“水清鱼读目,山静鸟谈天”之意境。

据说,这里往前走,美景不断,雷击而裂的雷打石,祁雨灵验的老龙洞,300米的大长潭,当地流传观音修仙故事的洞寨仙女洞和打扮洞,惟妙惟肖的马头岩,峡谷与深潭结合的打虎潭……遗憾的是 ,目前还不能深入太远,唯有专业户外运动爱好者,才能通行。

就如同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一样,“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但凡是世上奇妙雄伟、非同寻常的景观,都常常在那险恶、僻远、人迹罕至的地方,这里亦是如此,一般的人很少深入峡谷里面,领略峡谷内全部风景,因为靠近它,需要意志,勇气和体力。

折返,车行几分钟就到了兵马峡,人还没靠近,只感觉一阵凉风从峡谷里迎面吹来,顿感凉风习习,清爽宜人。两边高耸的崖壁,崖缝里不时有紫藤、栌木、崖柏、紫薇、黄杨等顽强的生长着。

行走不远,一股清泉,破壁而出,迫不及待捧水入口,一股清凉自喉间,沁入肺腑,直爽达周身每个毛孔,顿时渴意立消,人也瞬间轻松了许多。

听当地人讲,兵马峡因秦白起将军从此峡谷出奇兵攻打楚都(重阳)而得名,后来清兵与白莲教也由此通过。因为这条峡谷是通往双庙的必经之路,而双庙紧靠南漳板桥镇,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兵马峡峡谷里,还尚存有供行人出入的栈道,石阶 ,后修路被毁。

站在兵马峡里,今天我们可以想象,两千年前,秦国战神白起手执马鞭、身披铠甲、征尘满面的伫立兵马峡口,注目着秦国勇士从兵马峡里奔涌的而出。此时此刻,他的耳畔,一定回荡着在秦王殿前铮铮有声地豪迈誓言;他的胸中,一定激扬着率军征战的浩荡雄风;他的眼前,也一定是一幅秦国勇士浴血疆场、马革裹尸的悲壮画面。

在兵马峡里鸳鸯池、铁鼻洞、孟家寨、一线天、天桥,让人真正感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兵马峡走尽,就进入了双庙湾,这个四面都被青山包围是小村庄,大观顶、孟家尖、枪旗岩、枯桑垭等,九座山将其紧紧裹住。

薄暮时分,眼前,炊烟逐倦鸟归巢;耳畔鸡犬之声遥相闻,这样的一幅祥和恬静的画面,也只有在此地,此时,才真正体会到。

夜晚,几缕灯光,偶尔几声蛙鸣或蛐叫,其它静寂无声,月光静静地浮起在峡谷间,朦胧而又神秘,既像下雾又像飘雨。

女主人心灵手巧,很快准备好一桌当地特色的农家小菜,都是自家地里种的蔬菜,压肉,猪血黄,腊肉炒醡胡椒,木甑苞谷酒……虽然没到品尝当地久闻其名的头碗菜、白蒿蒸肉、等特色菜,但这些新鲜、原汁原味都是城市大酒店里,无法尝到的美味。

夜深,人静,细想,如此大好美景,美味,深藏在如陶公笔下的桃花源般的深山峡谷之中;也如同待字闺中的小家碧玉,以她质朴风韵和乡野气息,令人一见倾心。

作者:张道虎 秦慈坤 潘玉敏 周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从2018年10月开始,襄阳网友自发发起为期一年的"襄村振兴"主题纪实采风,用文字和镜头,从民间的视角记录扶贫攻坚战以来,襄阳农村少为认知的时代变迁细节。目前采风已历时半年,走访贫困村30余,参与网友200余人次。采风仍在继续进行中。。。。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