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李少红直面质疑:我和年轻观众没有代沟

原标题:李少红直面质疑:我和年轻观众没有代沟

梅晓鸥是社会的折射

谭飞:欢迎少红导演,你的新作品《妈阁是座城》刚刚登上了大荧幕。我们看到很多评价是很好的,当然也看到有一些评价有着一些其他的看法。作为一个观众来看,我觉得我这个年龄阶段的有一些阅历的男人,觉得是真的蛮喜欢的,是真的拍出了那种滋味和味道。我听到有人说白百何演的梅晓鸥,是一个白莲花,一个女人跟六个男人的纠葛不清。

李少红:小说里面还要多。

谭飞:其实这样的电影最近是挺少的,因为电影本身的篇幅就是有限的,你还需要反映那么多情爱,那在取舍上,导演是怎样的一个考量?

李少红:电影其实就是要有一个篇幅的取舍。在原著小说里面,确实是可以称为梅晓鸥和她的男人们。梅晓鸥的工作可能接触的人比较多,社会面也比较广,尤其又是在经济变革的这二三十年当中,她的职业,完全可以算是一个客户经理。

谭飞:客户经理,赌场的客户经理。

李少红:对,什么形形色色的人都能见到。所以我觉得她这个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职业,这个职业恰恰能够成为整个社会的反光折射镜,因为这个职业跟情感是非常矛盾冲突的。按她自己的说法来讲,这个职业是不能参与任何情感的,跟这些人的关系只能是客户关系,如果超出客户关系就麻烦了。她实际上就是一个掮客代理,财务中介,所以她不能掺杂任何情感。但恰恰因为她是一个女性,所以她又很容易在情感和理性中间有这样子的一个冲突。

谭飞:所以我看这个主题宣传词是男人赌钱,女人赌爱。

李少红:对。你不管她叫白莲花,还是一些网文的玛丽苏什么的,这其实都是现在年轻人的一种表述方法。好像也有人觉得她像圣母,地母,反正就是母性大发的那种,对吧?但这也仅是针对她的情感的部分。而且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评论,都不像咱们这个年龄层的,都比较有点...

谭飞:比较直接。

李少红:他们就都特别直接。直接直给,甚至在你观后去观众见面会,他直接就会说撩汉。现在的女人就是这种生活,养娃、挣钱、撩汉。其实你仔细想想,也没什么错误,只是撩汉这说起来有点粗,不斯文,但实际上它也就是一个谈感情呗!不管是白莲花,还是圣母,还是玛丽苏,其实它表达的意思就是它有点女性主义,它是女性至上。白莲花,或者是网络文学都讲的是玛丽苏,就是说好像人人都爱她。

谭飞:满朝文武都爱我。

李少红:都爱我,然后她来挑。它实际上表达了一个需要爱的一种欲望,或者是她爱情至上的一种欲望。

从观众中来,到观众中去

谭飞:你觉得这几个演员的完成度怎么样?白百何、吴刚、包括黄觉?

李少红:我觉得他们的完成度都挺高的,因为写得非常现实,实际上就是展现我们身边的人和事。我们经历了这一二十年代的社会环境,所以很容易找到这种感觉。所以我们一直就讲,就最真实地表现,不要去有任何粉饰。

谭飞:很多人会认为可能从年龄上来说,您是第五代导演,第五代导演拍这种题材,很多人会说年轻观众还买账吗?你是怎么去完成这种无缝链接的?有没有做一些什么其他的下功夫?

李少红:这可能跟我这几年一直不停地在拍戏有关,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电影虽然不多,但是电视剧和网剧这些,我一直都在运作。所以我觉得我离观众的距离还算是比较近的。

谭飞:从来没特别远过。

李少红:没有很远过。而且一直在拍戏和接触社会的状态中,你就慢慢地能找到脉络,从了解和慢慢地和他们融入在一块,都会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这种化学关系。另外我们这几年也在做这个青葱计划,培养年轻导演,不断地跟这些年轻的创作人员接触。

谭飞:你其实经常跟他们在一起。

李少红:对,会看他们的东西,去听他们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潜移默化中就会慢慢地体会到他们的考虑。其实他讲的东西都是一样,就是在表述他们的感受,但感受的点恐怕是不一样的。所以慢慢地,可能也能够帮助到我们,我觉得其实这些东西对我都是有着挺大帮助的。

影视人仍在努力

谭飞:但是我们可能也会看到一个比较严峻的现实,《妈阁是座城》上映了几天之后,票房可能没有达到导演预想的那么高。

李少红:你说反了,我是觉得...

谭飞:你觉得超越你想象了?

李少红:对,超越了我的想象。一个,是我觉得映后观众的反应,不管你到二三线城市还是一线城市,我都吓坏了。我就觉得观后观众怎么会反应地这么强烈,后来我还在讲,我们这个电影特别适合于映后宣传。这是一个。第二个,其实我一开始真没抱什么希望,因为上半年电影市场太冷了,疲软到了非一般的程度。你现在一天只有一个亿的票房,你知道按前两年来说,这个月份起码都是一天三四个亿。

谭飞:暑期档。

李少红:这个大盘,我觉得在同比放映的档期里面,真的还是很好的了。包括把进口的那些片放在里头,有好多还不如我们这个,所以我觉得这已经是让我很意外了。 我当然希望更好,因为像前两年,我们这一天有三四千万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现在的问题就是上座率在减低,上座率减低不是因为不看我这部电影,而是谁的电影都不看了。上座率现在低到了负增长,这个是一个大问题,是我们的市场出了问题。

谭飞:进影院的人数在下降。

李少红:下降很大。

谭飞:很多人找了很多原因,比如说现在娱乐样式太多了,或者说是有很多可以转移的焦点,不像原来就只能看个电影。现在看电视、视频、手机,去旅游就能消耗一天的时间,你觉得中国电影面对现在这种冷,它应该怎么去吸引人?

李少红:我觉得反正这是现实,我们就一定要挺过去,还是要努力地做。我觉得市场还是要靠内容、靠电影,靠我们的努力才能改变,如果大家都不努力,它就没有改变的可能。

谭飞:你现在真是从外表和感觉就都挺年轻的。

李少红:希望我能年轻,能多拍一点。

谭飞:有一个冻龄感,所以也希望导演...

李少红:冻龄感?哪个冻。

谭飞:就是希望导演能越来越青春。

李少红:这样的我可以多拍一点。

谭飞:对,一直拍到你累了为止。

李少红:对,拍不动为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梅晓鸥 谭飞 少红 妈阁是座城 李少红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