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从小迷妹到首席黑粉,她对鲁迅态度恶化,只因那晚发生了一件事!

原标题:从小迷妹到首席黑粉,她对鲁迅态度恶化,只因那晚发生了一件事!

苏雪林这人,现在人是陌生的很了。可是她在民国时代,以及在后来的宝岛,始终是文坛学苑非常传奇的大名人,也是以个性强悍著称的奇女子。

电影《建党伟业》中的苏雪林,秦岚饰

她自1930年代起,就向与冰心等并称才女;她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人,生命力如此顽强,悟性是如此高,才情又如此了得,实在值得我们衷心纪念。

只是,不免让人有点啼笑皆非的是,近些年她之所以还偶尔为我们所提起,很大程度上只是与鲁迅的骂战八卦有关。

事件前后的鲁迅与苏雪林

而这起是非,会经常被翻出来作谈资,又多是因了谜一样的困惑所致:

她年轻时,是鲁迅大佬的“死忠粉”,视鲁夫子若神明;可是逮鲁迅双眼一闭,她又翻身充任鞭尸的最狂热分子,被后人说是“用尽半辈子去辱骂鲁迅”。何以会有这么反转的诡异?

其实,就我的阅读,观感挺好理清,认为核心原因有二。 其一,往小谈,是她性格有问题,有大丈夫的偏执,也不乏小女人的褊狭,与鲁迅是致事起于微末,出了小误会,却永远耿耿于怀,衍为情结,终不可解;

1925年,从法国归来的苏雪林

其二,从大说,是双方政治理念有分歧甚至对立所致,越往后越明显,也越有利可图——那地方毕竟是以批鲁为主调的。导致至死不松口,成为“骂鲁第一人”,自谓“反鲁是半生的事业”,无法一笑泯恩仇。

苏雪林和鲁迅关系的凶终隙末,只是因为一次会面的小误会所致,且当首先与她自己一贯的性情有关。人世间有太多大事,其实都起于小事,而这小事会生变,往往都导源自各自性格所驱。

苏雪林少女时代

苏雪林这人,一生言行,都非常极端偏执。这一点,还真跟她前偶像鲁迅是一类人。

她是一个很可怜的旧社会女性。世间一个普通女人最不堪的不幸,她几乎一身集之:原生家庭有残缺、婚姻不幸、常年单身、没有子女,孤独终老。

苏雪林(前排右三)、与陈西滢(圈中)、凌叔华(前排右二)夫妇、及胡适(前排右四)等合影于武大十八栋

是以,她到晚年时,自己说,“在文学和学术界薄有成就,正要感谢这不幸的婚姻”。另有学生问她,怎会作出这么大的成就,写出这么多的书,还什么门道都精通,她的回答是,“婚姻的失败和一生的落寞”。

这些性格点面与情感经历,同为女作家的张爱玲是情况有些近似,表现又完全不同。张爱玲由这些不幸聚为高傲远人的隐忍、与不屑一顾的清冷,是大家女子风范;而苏雪林则更多是外发,是无畏的泼辣,是得理不饶人,性情稍微有点扭曲。

1965年前后,苏雪林在新加坡南洋大学

苏雪林曾经是鲁迅的特粉,很狂热的那种。她比鲁迅小了16岁,不是鲁迅正式的学生,但可称私淑女弟子。据她自述,她在妙龄少女时代,就读过很多鲁迅的文章,内心是非常膜拜的。

后来,她挣扎到北京女高师上学,虽然彼时给她上课的老师,是“周二先生”周作人,鲁迅暂时还没去那里上班,二人一直没有见过面,可苏雪林无时不刻看他刊发的文字,且论渊源也多少也算校友吧。

她在那时,是以鲁迅精神传人自居的,有着一颗狂热的崇拜心。比如,1928年,她终于出了第一本书——散文集《绿天》,想到的第一个要赠书的人,就是素未谋面的鲁迅。她恭敬工整地在封面上题的款,是“鲁迅先生教正 学生苏雪林谨赠.7.4.1928 ”字样。

1928年的鲁迅,在上海寓所

与此同时,那时的她,还在报纸上写了很多评介鲁迅的文章,对其人其文,都推崇备至,视为“最值得敬爱之师”,颂词洋洋乎盈耳。那种小学生式的谦恭、小女子的欲说还遮忸怩、死忠粉对偶像的盲目崇拜之状,甚至是足以让人忍俊不禁的。

好景不长,随着这本书的寄出,他们二人关系的生变,其实也很快而来。我以为,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关键的信息是,苏雪林对鲁迅那般崇拜,可作为“偶像”当事人的鲁迅,似并非感知到这一点。

苏雪林在潘玉良法国巴黎家中,时间不详.前排中坐潘氏,右1为苏

从《鲁迅日记》看,他知晓有苏雪林这么一个人,可这种认识程度,也仅是偶有两三次,在记录书单时,提到“苏女士”而已。他到底是否能把她的全名完整念出,都是让人疑虑的。我自己的推测,问题的症结有可能恰出在这里:二人的关系认知与信息源,并不对等,一方一厢情愿地崇拜,而另一方却漠然无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苏雪林 视鲁夫子 骂鲁 陈西滢 凌叔华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