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维京人和他们的暴力文化

原标题:涨姿势!维京人和他们的暴力文化

当挪威地区的维京人在公元8世纪第一次袭击欧洲沿海地区时,他们的领导者不是国王、王子或贵族,而是被称为自由民(hersir)的中等级别的战士。当时的自由民通常是独立的土地所有者或地区的头领,他的装备通常优于他的属下。到了10世纪,独立的自由民已经不复存在,此时的他们通常是挪威王的臣仆。这个时代的自由民武士的装备和地位相当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君主或英王的直属家臣,举例来说,类似于黑斯廷斯之战(1066年)时代的臣仆(Huscarl)。

我们知道,早在公元792年,奥发王已经开始准备抵抗海上异教徒对肯特地区的侵扰,很可能奥发王所要对付的就是斯堪的纳维亚海盗。到这一时期结束,异教徒、海盗和海上民族已经成为维京人的同义语。对林迪斯法恩岛上的修道院(793年)和爱奥那岛(Iona)上的修道院(795年)所受袭击的明显关注,可能遮蔽了当时维京人对其他地方的破坏行径。

维京人在欧洲大陆的袭扰情况显示,这些行为并不是针对宗教的带有偏见性的攻击。例如,袭击者在799年驶离卢瓦尔河(Loire),并无记录显示他们曾试图进攻修道院社区。丹麦人在810年攻击了加洛林王朝的弗里西亚省(Frisia),在820年再次攻击该地,目标可能指向的是重要的贸易中心。无疑,到了9世纪30年代中期,经济繁荣的居民点已经成为维京人关注的主要目标

古代英国人对类似事件的记述充满了基督教会对于北欧人侵袭的偏见,这反映了8世纪时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和基督教的欧洲大陆之间的文化差异。即使在丹麦这一斯堪的纳维亚最进步的民族中,社会基本单位和精英阶层之间的关系也跟欧洲西北部的情况存在相当差异。统一教会或者甚至共同宗教信仰的缺失,使得维京社会中不太容易出现单一民族的君主制国家。

中央权威的缺乏,造成了个人、部落或家族借助暴力解决问题被当成了惯例,被人们接受为不可避免的事情。而在欧洲西北部,各个英格兰王国不断强化的君主制政府则可以通过获得教会认可的立法来防止暴力事件的出现。教会和国家的亲密关系以一种维京文化所做不到的方式限制了攻击性行为的发生。结果,当环境变得许可之际,斯堪的纳维亚人大量地侵入崇尚和平的欧洲大陆,无限制的暴力行为(维京人日常生活的特色之一)找到了有利可图的释放途径。

在早期的斯堪的纳维亚社会,通常的军事单位是部落。次一级的单位是家庭或家族。古代斯堪的纳维亚语将这些扩大的家庭集团称为“aett”,意思是“家族”。在那种以家庭为基本作战单位的文化中,一般来说,军事训练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无血缘的忠诚关系主要建立在可能最好被称为“贡赋经济”(Gift Economy)的基础上,这种经济形态主要存在于领导者和追随者之间。这种关系通常会上升为更常见的依附关系。实际上,这导致了“人为家族”(artificial clans)的形成。这种类似家族组织的其他形式可能存在于关系疏远、没有土地的年轻人中间,他们聚集在社会的边缘地带,以抢劫和打仗谋生。这些元素可能构成了古代斯堪的纳维亚熊皮战士(berserkir)传说的基础。熊皮战士是一种凶暴、可能存在精神问题的古代武士。在某些有关熊皮战士的古代萨迦中,熊皮战士以一群流浪的法外之徒集团的面目出现。在中世纪早期的冰岛社会,定居生活非常依赖家庭、占有土地和有着明确定义的权利,熊皮战士被看成是无根的局外人。

维京青铜长矛,带有装饰性的银柄。

家族集团的另外一种人工扩容方法是收养。人们可以把儿童或青少年送到别的家庭生活。这样的安排通常发生在大家族内部,最常见的形式是让孩子们为叔伯们的家庭所收养。早期日耳曼语言中有几个词,用于描述收养制度所造成的非常特别的关系。在养父母的家庭里,年轻小伙子的待遇跟亲生的无异,其中包括接受作战训练。

在维京时代早期,青少年所接受的全部训练因家族或拟家族而异。年纪大的家族成员会把自己的作战技巧知识传授给年轻的家族成员,有时采取正式训练课的方式,有时仅通过传统的口传。后一种方式可能表现为讲过去的伟大业绩或英雄人物的生活故事,重点讲述战士的责任。

图示的七名武士据信为维京人,见于林迪斯法恩岛上修道院的一座墓碑。

随着挪威地区的独立小邦不断遭受侵蚀,留给那些不愿意臣服于哈拉尔·哈法格雷(Harald Harfagri)王朝的维京人还有几个选择。第一个是定居在欧洲的其他地区,那里的统治者不那么强大,或者是可以被推翻的,例如在各个撒克逊王国或在纽斯特里亚(Neustria) 的“诺曼人”区域的情况。对于既有中产阶级来说,殖民荒无人烟的冰岛是很有吸引力的。他们拥有一定的可带走的财富,也有一定的进取心。对于无地的武士来说,传统形式的结成松散团队的劫掠方式正在变得越来越行不通。西欧地区的防御这时已经能够击溃维京人的进攻,除非维京人的规模非常大。维京雇佣兵团(Jomsvikingelag或Jomsvikings)属于一种人为组织起来的部落,是一种对于社会阶层固化的反拨。由于当时水平更高的组织形式和训练方法开始在维京人中间采用,他们可以通过结成大型军团的方式突破英格兰各个王国的防御。

(全文改编、摘录自《维京人传奇:战斧和长船征服世界的历史 》一书)

《维京人传奇:战斧和长船征服世界的历史》:勒内·沙特朗、马克·哈里森 等/著,夏国祥/译,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

作为一本精美的插图版维京世界指南,本书试图为读者揭开维京人神秘而恐怖的面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