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慢慢写心经,静静修心

原标题:慢慢写心经,静静修心

在一个缺乏耐心的年代,人往往变得浮躁,生活中的压力让人坐不住,心绪难宁。抄写《心经》,是一种收摄心神的好方法,一笔一划中,就是与智者对话的过程,就是修行的过程,就是开启智慧的过程。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简称《心经》,是佛教大乘教典中,一部文字最短少,诠理最深奥微妙的经典。仅以二百六十个字,浓缩了六百卷大般若经的要义。

历代帝王、将相、高僧大德、书法家、文学家,大多崇尚写《心经》。她从此处出发,抵达彼岸。这犹如打通武术境界,让人忽然明白,到底一个人所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一、晋 王羲之《心经》(怀仁集王羲之书《心经》)

《圣教序》全名《大唐三藏圣教序》,由唐太宗撰写。后由怀仁禅师从王羲之书法中集字,刻制成碑文,称《唐集右军圣教序并记》,或《怀仁集王羲之书圣教序》。此碑历经24年之久而成。

王羲之《心经》局部

王羲之《心经》局部

碑文由怀仁禅师选自王羲之各帖,如知、趣、或、群、然、林、怀、将等字皆取自《兰亭序》。由于怀仁对于书学的深厚造诣和严谨态度,充分地体现了王书的特点与韵味,达到了平和简静的境界。

王羲之《心经》局部

二、唐 欧阳询《心经》

欧阳询楷书严谨,笔力险峻,世所无匹,被称为唐人楷书第一,此心经小楷虽可能是他人伪托(历来被当真迹,姑且视作欧阳询作品),却也别具趣味。

细品此帖,有卧听清泉的高士之风,每日一见可惊心宁神,如生檀香。

细想古人在抄写的过程中,要做到沉思和安心估计也实在不易:身正不易,笔画端直、流畅不易,不走神不易。汉字组合而成的经文,是古人慧观和智观成果天人合一的转换记录,是慧智文章。但在不一会儿就手酸中,让人兴叹久违的汉字,在瞬间陌生变为亲切,满心欢喜,满心感恩。

三、唐 张旭草书《心经》

“草 圣”张旭性格豪放,嗜好饮酒,常在大醉后手舞足蹈,然后回到桌前,提笔落墨,一挥而就。有人说他粗鲁,给他取了个张癫的雅号。其实他很细心,他认为在日常 生活中所触到的事物,都能启发写字。偶有所获,即熔冶于自己的书法中。当时人们只要得到他的片纸支字,都视若珍品,世袭真藏。

张旭草书《心经》局部

他的心经,虽然难辨写的什么,却严谨有序,可称作是“最写意的心经”。用心草亦得法,经在心中,又何草之有?

张旭草书《心经》局部

张旭草书《心经》局部

此《心经》,自由放纵,却又法度森严,恢宏大度之间飘舞着幽森的娇艳。既有钟馗食鬼之果敢气魄,又似罂粟般勾人蚀骨。堪称鬼神之作。

张旭草书《心经》局部

四、元 赵孟頫《心经》

赵孟頫(1254-1322),字子昂,湖州人,“楷书四大家之一”。

赵孟頫《心经》局部

南宋以来,书画早已失去了北宋的生动神韵,呈现衰退之势。生活在元代的赵孟頫,如同中国历史上常见的托古改制一样,力图矫正时弊,有所作为。他在书画上,提倡“贵有古意”,来振兴颓势。书法上,他求从魏晋人的作品中吸取营养,产生了一种貌似古人的新的书风。

赵孟頫《心经》局部

赵孟頫用行书写《心经》。在写经史上也算是一个创例了。

赵孟頫《心经》局部

佛家一直把抄经看作一种修行,认为抄经可以净身心,增福慧,消业障,惠及冥界众生。抄经就是用心、修心、养心,抄经就是与佛心心相印。

五、明 文徵明《心经》

文徵明的小楷笔划婉转,节奏缓和,与他的绘画风格谐和,有“明朝第一”之称。

他的书风较少具有火气,在尽兴的书写中,往往流露出温文的儒雅之气。

也许仕途坎坷的遭际消磨了他的英年锐气,而大器晚成却使他的风格日趋稳健。

六、明 董其昌《心经》

董其昌《心经》局部

董其昌《心经》局部

董其昌《心经》局部

抄经要做到敬、静、净。敬,就是恭敬、诚敬,一分诚敬,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十分利益;静,就是安静,平静,心安理得,静定安乐;净,就是干净、清净,环境干净,字写得干净,内心更要清净。

七、明 傅山《心经》

傅山的书法被时人尊为“清初第一写家”。他的字画均渗透自己品格孤高和崇高的气节,流溢着爱国主义的气息。

傅山《心经》局部

傅山《心经》局部

傅山《心经》结字、用笔,意趣皆高古醇厚,可视之为成功实践了毋巧得拙、毋媚得丑、毋轻滑得支离、毋安排得真率理想的一件精彩之作。

傅山《心经》局部

傅山《心经》局部

八、清 乾隆《心经》

乾隆每年春节都例行抄写《心经》一册,这是皇帝在春节期间为老百姓发表新年贺词的方式。

九、民国 弘一《心经》

弘一,原名李叔同(1880-1842),著名音乐、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后剃度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后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

弘一《心经》局部

弘一《心经》局部

心经,须以心写,弘一法师是然。

弘一《心经》局部

十、民国 溥儒《心经》

溥儒(一八九六—一九六三),字心畲,道光帝曾孙,为近现代著名书画家、收藏家。与张大千并称为“南张北溥”。

溥儒笃信佛教,侍规至孝,此卷《心经》,是为其母刺血而书,清正端庄,是稀世珍品,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溥儒《心经》局部

溥儒《心经》局部

溥儒《心经》局部

虽然说是一番抄抄写写,但是净心生智慧,有快乐。抄经时将整个身心都投入其中,集中精神。断除各种杂念,使心念专注于经文上,达到一心不乱的境界。一心不乱 就是定,所谓制心一处,无事不办。一心不乱的同时,保持当下的觉照,就是观,一笔一画都要清晰明了,逐渐深解义趣,则是智慧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王书 世所 慧智 张癫 赵孟頫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