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不说,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你讨厌的样子

原标题:什么也不说,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你讨厌的样子

你应该去学学化妆。

你应该去箍牙。

你是隆胸了吧。

腿好短。

这是一个时尚博主也就是我,日常收到的评论中的部分内容,有不少的女性持续关注在我的外在,而且很多是先天带有的外在条件,很随意的进行评价,在没见过我真人,不了解我的情形下。

有很多善意的评论,赞美我喜欢我,感恩在心。

这篇文章也不是为我一个人写的,而是为一种现象。

我发了微博,回复了女孩。

别人说我太过于敏感。

我说,是啊我是敏感不然我没法写东西。

你瞧瞧,发声就是敏感,尽管敏感在这里是个还算中性的词语。

那是不是我不应该发声呢?

我不认为,如果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对于眼前面对的现象都不发声,这个世界会一步步变成你不喜欢的模样。那些在这个世界各个角落里努力为自己为一个群体奋斗的人们,她们站出来发表的言论,难道都是因为敏感?

如果不敏感,难道要活得麻木?

这个世界上有你知道你知道的事情,你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我们每个人都在带着偏见阅读这个世界,阅读每个人。

如果不发声就永远没有交流,不会进步。

如果不发声一切都会变成理所当然,那些被bully还在suffer中的人,也许会选择极端。

女性外貌焦虑这个问题,我觉得已经是现象级,在亚洲,甚至更多地方。在我眼里这简直成为一种怪象,尤其是我们的同类,她们一边埋冤着别人对自己外貌的苛责,一面又在将这种苛责施加于别人。

于是医美成为女生最热衷的话题,改变自己的外貌成为主要追求。

因为太多女性都已经舒适于将自己放在第二性的角度上,并且默认外貌是女性价值最重要的部分,这是整个社会,历史,男性,这是女性让整个社会觉得最舒服的存在形式,没有威胁没有游行没有挣扎,似乎就没有矛盾。让这个世界继续成就男性天然具有的成就感,只因为性别。

你不说,我不说,这个世界似乎风平浪静。

然后你会突然在新闻上到,有人被霸凌自闭了。有人因为被职场性骚扰,抑郁了。有人因为网络暴力,自杀了。

这时候,我们在网络上说着,好

然后过了几天,我们继续在网络上轻易的judge别人。

我们都有可能是刽子手啊。

这个世界不停的在压抑我们去表达,去为自己发声,去维权。因为反抗的成本太高,反抗就一定会有人来跟你对抗,抗必然会有血雨腥风,必然会有自我怀疑和情绪波动,抗一定是破坏了某些人的利益。

于是这个世界越来越安静,越来越缺少勇敢。

最后,这个世界把我们都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凭借着这种消费来创造一份收益来养家糊口,继续穿戴得体,生活体面。我在这其中获得了太多的温暖和关怀,所以我想要用更有价值的内容来回报,让这场游戏变成一种双向的关怀,让一切变得有来有往,天然且可爱。

看到某种现象,某种不公允,我愿意发声,不是单单为了我一个人,而是为了这个群体,那些不被人听见的群体,那些被选择忽略或者自我选择忽略自身的群体。

你永远都不知道,一句话对别人的改变有多大,你也永远不知道自己随便撒下的一粒种子会

就像我们不知道,一句话也许会毁掉别人的信念。

这不代表着那些不同就是不对,每个人不管是你是我是她,都有着自己选择存在的意义,双向的关注也不是谁勉强谁,都是因为有所获得,心情或者是眼睛。

读到网络上有女孩说,为什么身边那么多优秀的女孩还在自我怀疑,而那些其实挺普通的男性却异常自信。有些东西是性别赋予我们的,生理构造是by default的存在,我们情绪化我们感性,但不代表我们要屈从于此,沉默乖顺,怀疑自我并且改变自己成为别人喜欢的样子。

我们从来都不想要对立男性和女性啊,有时候恶意来源于我们的同类女性,有时候关怀来源于男性的理解,gay蜜或者是直男,性别从来不是我们诟病的对象,区分的理由。

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说,然后在悲剧之后,我们又都变成了键盘侠,站在道德高地来审判那些罪犯,而实际上每个人都应该先审判自己对别人带去的伤害。

对于所有的伤害我们有权拒接,我拒绝也有权利拒绝,社会对于女性的妆容打扮压迫,同时带来的压迫感和焦虑,我有权选择化怎样的妆,或者不化妆。

我不能要求这个社会,但我愿意拥有更广袤的vision,活着并且拥有purpose使命感,去完成我人生中的每一天。

有太多人介绍我的时候说我是网红。有人甚至怀疑我写的文章都是代笔,认真问我,是你写的吗?有人见到我就把我当成那种依附于男人的小女孩,随时可以被带走,随意摆放。甚至我妈说,你不要太强势表达自己的想法了,这样更嫁不出去。

我愿意对全是教学女性变美,而从不去关注女性内心和引导她们学会尊重自己的主体性,挖掘自己除了外貌以外的价值,我想对这些内容说,不!

我想对那些视奸别人生活,躲在后面羡慕或者以找到污点为乐的人生,说不!

我想对那些把人腿拉到两米的审美,说不!

我想对那些对我的天生的外貌指指点点的人,说,不!

我昨天出租车回家,稍有醉意,周老师帮我叫的车,司机在我上车下车时候不停扫视我的身体,带着不尊重的表情,我说请不要看了,大力关门回家投诉。

今天有女孩给我留言说,在我的鼓励下穿上了吊带裙出门,却被人说太暴露了,她说需要更多鼓励,当我想要去回复这条留言的时候,她已经删除了(翻半天没找到)。我想要鼓励你,在安全的情形下,你有权利穿自己想穿的衣服,就算你没有完美的身材,就算你身上有瑕疵。

说到底,读多太多不一样的声音了,真的对我的生活没啥影响,但我还是想要发出声音,因为这时候保护的是一个人,也许以后就是保护了一群人。

一个未经审察的生活是不值得人过的生活。

——《苏格拉底的申辩》

愿你敏感,也会自我治愈。

愿你审察,更愿意为权益发声。

同时,请期待下一篇文章,继续探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