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回 2 0 0 0 年”

原标题:“我 回 2 0 0 0 年”

刚刚播出的《乐队的夏天》中,盘尼西林乐队和猴子军团乐队都改编了朴树的歌。分别是《Newboy》和《生如夏花》。这两首歌曲,在当时都是张亚东操刀制作的。

在听完盘尼西林改编的《Newboy》后,节目中一直冷静克制的张亚东在点评时,没说几句话就泪流满面。

他说:

1999年1月,朴树的首张个人专辑《我去2000年》发布。朴树凭借这张专辑成为了当时中国最火的歌手。

21世纪已经快过去了20年,2019、2020一度是充满科幻感的年份。在我们的期待中,现在的天上本应有会飞的汽车,太空旅行也不再是梦

而今,我们回过头看20年前我们的期待和幻想时,一种淡淡的幻灭感难免萦绕在我们心头。

唯一改变的是,生活节奏在以疯狂的速度加快,年轻人对新世纪的期待终于成了中年人对过往的感叹。

而当我们听到来自20年前的歌声时,会不会想起世纪之交时的迷惘与狂热呢?

1999年,一支中国台湾的年轻乐队加入了著名的滚石唱片,并发行了第一张全长专辑《第一张创作专辑》。

这支乐队叫做五月天。

不过,当时的五月天还属于乐坛晚辈。他们的成功,和一位大哥的提携密不可分,那就是在90年代后期开始红遍两岸三地的歌手任贤齐。曾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五月天都是任贤齐演唱会的表演乐手。无论任贤齐走到哪里,身边总是跟着几位年轻人。

在90年代被四大天王统治的华语乐坛,任贤齐奇迹般的杀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大街小巷都播放着“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1999年,他登上央视春晚演唱了《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每个人一定都能哼出这首歌的旋律吧。

2019年,五月天已经是华语乐坛的最重要的乐队之一,年过半百的任贤齐正在准备自己的演唱会,他们的歌都影响了一代人。

同样在1999年,一支北京的少年乐队在成立一年后,发表了首张专辑《幸福的旁边》,彼时乐队成员的才十七八岁的年纪。但是他们的歌曲让一批同样年轻的人对摇滚乐产生了兴趣并拿起吉他。这支乐队叫做花儿乐队。

花儿也曾是其中的一员,不过北京的地下音乐圈流传着一句玩笑:“每个玩朋克的都打过大张伟”。

后来的花儿乐队早早脱离了地下圈子,取得了商业上巨大成功的同时,也深陷在一些负面的消息里。

2009年花儿乐队宣布解散,曾经的朋克少年大张伟单飞,成为了一名综合性的艺人,频频出现在公众面前。

2019年,他参加了《乐队的夏天》的录制。在现场,关于花儿乐队重组的问题,大张伟说:“花儿是一个信念,那个(重组)可以再去聊。”

2009—2019,花儿乐队解散整10年,一些人的青春终会成为另一部分为青春的回忆。

1999年,四大天王之一的刘德华的大热歌曲《爱你一万年》发布。

拒绝过这位可怜年轻人的还有张惠妹,她回绝了一首叫做《双截棍》的歌。

其中一位叫做王力宏,那一年他接到了人生最为重要的一个代言:娃哈哈纯净水。“爱你等于爱自己”这句广告语。和王力宏早期的歌曲一样,成为了时代的记忆。

另一位叫做谢霆锋,1999年他十九岁,他演唱的歌曲《谢谢你的爱1999》火遍华语地区,谢霆锋本人也成为了亚洲最受欢迎的偶像歌手之一。

一年之后,他将发表自己首长个人专辑《Jay》,在21世纪的第一年正式开启华语音乐的新纪元,并在短短几年后,成为华语流行乐的统治阶级。

一股风暴正在1999年酝酿,一些年轻的歌手扎堆发布了自己的首张专辑。

当主流媒体和乐评人担心四大天王无人接班时,他们不知道短短几年后华语乐坛的格局就会被这些年轻人彻底改变。

21世纪的第一个二十年即将过去,这些音乐人开启了华语音乐的最后一个全盛时期。也构成了一代年轻人青春的回忆。

人们担心的问题从谁来接班张学友,变成了谁来接班陈奕迅;周杰伦在演唱会上,被热心的歌迷要求唱“学猫叫”;不会再有第二个谢霆锋,除了狂热的粉丝,已经没有人相信某些“小鲜肉”是亚洲偶像。

朴树的《我去2000年》这张专辑将朴树成为了华语一线歌手。除了《NewBoy》是一首相对阳光向上的歌曲之外,整张专辑都体现出一种忧郁的气质。忧郁、低调的朴树也似乎与光怪陆离的娱乐圈格格不入。

1999年,同样与娱乐圈环境格格不入的窦唯与王菲离婚了。

不过在1994年,还处在热恋期的他们合作写了一首歌《出路》,歌中有对1999年的想象:

“ 听说1999年是世界末日 

并且有个孩子 

在他还没做太多坏事之前  

让上帝把他带进天堂  

我有很多问题  

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缺乏耐性  

这好像是天生的本领.”

现在的窦唯是一段传奇,王菲依旧是天后级别的歌手。他们有了孩子,窦靖童和她的父母一样,成为了新一代年轻人的偶像。

20年后,许志安出轨的新闻,在不少人心里感到难受。

1999年,主唱汪峰离开了鲍家街43号乐队单飞,并在2000年推出了首张个人专辑《花火》。

2000年,新裤子乐队从朋克转向disco,19年后,他们却以朋克的形式演绎了这首歌。彭磊在台上歇斯底里般的演唱将时光拉回到20年前的他们的朋克时代。

作者:寨主,新浪微博@黑龙寨寨主

聊一聊

你的1999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