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锷绝非《〈中华民国宪法史案〉总序》的作者——与曾业英先生商榷(二)

原标题:蔡锷绝非《〈中华民国宪法史案〉总序》的作者——与曾业英先生商榷(二)

摘 要:1916年1月28日《贵州公报》上连载一篇《蔡松波先生〈中华民国宪法史案〉总序》的文章,曾业英据此认定此文系蔡锷所作。然而,大量史实证明,此文的作者是李根源,而非蔡锷。

蔡锷(1882-1916),字松坡,号击椎生

二、从情理上看,蔡锷不可能是《总序》作者

李根源编纂的《中华民国宪法史案》分制宪、干宪、宪哄、宪祸、攘宪等五章,收录了“自国会制定宪法草案起,讫改造约法止(1913年10月—1914年1月)”这段时间内,袁世凯违背民意,修改约法、破坏制宪而发布的命令、布告、咨文以及相关人物和机构附合袁世凯改造约法、解散国会的文电等史料,反映了袁世凯破坏民国宪法、破坏民主共和制度的完整过程。

众所周知,“二次革命”之后,蔡锷于1913年10月奉调入京,此时由于国会因袁世凯宣布取消国民党籍议员资格而陷于瘫痪,袁世凯于11月26日下令组织政治会议,作为国家政治咨询机构,并特派蔡锷为政治会议议员,与李经羲、梁敦彦、樊增祥、宝熙、马良、杨度、赵惟熙等人合组政治会议机关。12月29日下午,政治会议首次正式开会,讨论袁世凯本月18日及22日提交的“救国大计咨询案”和“增修约法程序咨询案”,议长李经羲指派蔡锷、孙毓筠等15人为审查员,蔡锷为审查长,负责审查两案。随后,蔡锷主持审查会,对袁世凯提交的两案进行审查,审查意见为:对于“救国大计咨询案”,建议大总统暂停两院议员职务,由政府酌情给资回籍。议员是否回籍,政府可以不问。但暂不解散参、众两院,以存国会之名。对于“增修约法程序咨询案”,鉴于政治会议既为政府之谘询机关,即无参预增修根本法律之职责,建议于现在之咨询机关及普通之立法机关以外,特设造法机关,以改造民国国家之根本法。1914年1月9日,政治会议召开大会,审查长蔡锷派顾鳌为代表,在会上作审查报告。会议对这个报告仅作了些文字修改后即予通过。11日,袁世凯又发布命令,责成政治会议就建议中的造法机构名称、组织方法、议员选举方法等尽快议决,并做出明确的答复。议长李经羲又指派蔡锷、孙毓筠等15人为审查员,蔡锷为审查长,负责审查造法机关之事。19日和23日,蔡锷主持审查会,议定造法机关的名称为约法会议,其职权为增修《约法》及附属于《约法》的重要法案,并指定顾鳌、朱文劭、邓榕、方枢等四人为起草员,负责起草《约法会议组织法》草案。次日,政治会议开第5次常会,蔡锷向大会报告了审查会审议结果,会议将蔡锷所提《约法会议组织法(草案)》改名为《约法会议组织条例(草案)》,并对其条文做了一些文字的修改后即全案通过,送呈袁世凯。26日,袁世凯发布命令,公布了《约法会议组织条例》。

蔡锷上述活动的资料都被李根源收录于《中华民国宪法史案》的《攘宪弟五》之中。其中第181页的《政治会议呈复咨询救国大计文》中记载蔡锷被指令为审查袁世凯“救国大计咨询案”的审查员;第187页的《政治会议呈复咨询增修约法程序文》中记载12月29日的政治会议上蔡锷被指令为审查员,第203页的《政治会议呈复议决组织造法机关各项大纲文》中又记载1914年1月19日和23日的政治会议上,蔡锷主持审查袁世凯“增修约法程序咨询案”。(详见以下三图)

以上史料证明,李根源所编《中华民国宪法史案》一书,就是袁世凯解散国会、设立其御用的约法会议替代国会的“罪证”,也是袁世凯的御用机构政治会议及其“钦定”的重要人物蔡锷等参与袁世凯解散国会活动的“罪证”!这样一来,李根源会傻到把收有蔡锷参与袁世凯解散国会“罪证”的《中华民国宪法史案》一书送给蔡锷审阅并向其索序吗?蔡锷也会傻到欣然为载有自己“在袁世凯解散国会、修改临时约法这一历史重要转折时期”参与袁世凯解散国会、修改临时约法活动的“罪证”的作品作序吗?梁启超的高足、从小就有“神童”之称的蔡锷会明知自己被别人卖了还去帮别人数钱吗?

所以,从情理上分析,蔡锷也是绝不可能为《中华民国宪法史案》一书作序的。(未完待续)

(原载:《邵阳学院学报(社科版)》2019年第2期)

李根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