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借冻结资产 力帆主动放弃汽车主业

原标题:假借冻结资产 力帆主动放弃汽车主业

文 | 李响

来自吴声汽车报道

或许,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早已将市场看空、股价暴跌、股权冻结等结局尽收眼底,因此将风险成功转移,自己全身而退。

6月15日,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股份”或“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2019司冻 0613-02 号),公司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一下简称“力帆控股”)持有的力帆股份无限售流通股6.04亿股股份被冻结,占力帆控股持有力帆股份全部股份的97.28%,冻结期限3年。

经力帆股份核实,此次冻结是由于公司全资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向横琴金投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横琴金投)通过融资租赁形式融资1亿元,现有部分已逾期,横琴金投向法院申请对贷款担保人--力帆控股所持有的无限售流通股进行冻结。

不过,吴声汽车了解到,在冻结的股份中已质押股份数约5.93亿股,未质押股份数约1050万股。

对此,资深分析师方正证券吴经理表示,“通过质押股权数,可以推断,这次冻结的影响没有集中在大股东身上。因为力帆将所有有利于自己的行为都在冻结前完成了,这次冻结不应该被看做是力帆雪上加霜。”

力帆之难

力帆股份成立于1997年,最初主要从事摩托车的生产和销售,2006年进入乘用车行业,同时涉足通用汽油机业务等。

可是近期力帆汽车的表现除了在资本市场遭遇股价下滑外,力帆股份6月14日晚的产销公告也暴露了力帆汽车在终端市场销售的“坎坷”。

5月,力帆传统乘用车销量为1024辆,同比下降86.63%;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08辆,同比下降64.24%;摩托车销量为65617辆,同比下降6.98%。同时,2018年力帆汽车全年销售1.02万辆,创造了近四年内的销量最低。

同时根据力帆汽车年度业绩显示,其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10.06亿元,同比下降12.66%;利润总额达3.0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高达20.43亿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仅有1.87亿元,同比跌幅高达991%。事实上,亏损不止停留在2018年。据财报,今年一季度,力帆股份总营收为22.47亿,同比大跌31.07%;净利润为亏损9720.47万,上年同期为盈利7449.89万。

销量暴跌造成应收巨幅缩减,导致力帆汽车现金流一度紧张。资料显示,力帆曾为挽救资金做出质押股权、卖地、卖资质的行为。2018年2月力帆发布公告,计划在重庆两江新区范围内择址修建新厂区,并对力帆乘用车现有乘用车生产基地进行搬迁,以此获得约15亿~25亿元的土地出让收益。2018年12月,力帆股份将旗下子公司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以人民币6.5亿元的价格将100%股权让给了车和家,随后又将15万辆乘用车生产项目基地以约33.15亿元的价格进行出售。

值得注意的是,力帆汽车也曾想通过燃料电池转型给自己带来生机,在4月13日,与武汉泰歌氢能汽车有限公司达成合作,研发氢燃料汽车,因此,力帆汽车连获5个涨停板。不过,由于力帆汽车尚未在氢能源汽车上有实质进展,力帆股份也被市场冠以“蹭氢燃料热点”的标签,6月3日燃料电池概念股被重挫,受此影响,力帆股份开市一字跌停。或许我们可以推断,这一次跌停让力帆的希望再一次破灭。

同日,力帆发布公告称,力帆控股未来三个月内将减持不超过3%(约3947.21万股)的股份,可是目前力帆控股手中可减持的部分只有1050万股。在业内看来,力帆控股要清仓力帆汽车股份,由此可以推断,力帆控股已经不看好力帆汽车了。

股权质押成力帆控股变现方式

尽管如此,卖地、卖资质也并未能解决力帆资金问题。在今年5月31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股东力帆控股与重庆发展投资有限公司解除质押的85000000股,同时又质押了85000000股,该项交易于5月30已完成。经统计,此次股份解质及质押后,力帆控股质押股份数余额为593,270,848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59%,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5.16%,均为无限售条件流通股。

股权质押又称股权质权,是指出质人以其所拥有的股权作为质押标的物而设立的质押。按照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有关担保的法律制度的规定,质押以其标的物为标准,可分为动产质押和权利质押。股权质押就属于权利质押的一种。因设立股权质押而使债权人取得对质押股权的担保物权,为股权质押。

值得注意的是,债务人不履行责任时,债权人有权依法将质物折价或者拍卖,并对所得价款优先受偿。也就是说,力帆如若不履行职责,那么被质押股权所带来的风险将全部由承接单位来承担。

与此同时,吴经理表示,“当债权人认为该股票出现风险的时候,会追加出质人的保证金,而保证金的形式可以是现金也可是股权。但是我们看力帆,剩余股权已经被冻结,无法以保证金的形式再度质押,而力帆现金流也很难担负起保证金。”

此外,吴经理还推断,质押股权成为了力帆控股变现的方式。他补充道,“股票变现的方式在此前只有减持,只不过,减持需要时间,在解禁期内是不可以被交易的。但是,通过股权质押的方式是可以间接完成股权转让,并且不收到解禁期的限制,速度快,在时间上要优于减持。我们可以发现冻结的时间点很有意思,在冻结之前,力帆控股就已经几近清仓力帆汽车了。”

因此有业内人士推断,力帆控股或者说尹明善早就已经将这一结果尽收眼底,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如何将自己的损失降到最低套现离场。

不仅如此,在众多分析人士看来,力帆减持正是清仓预兆,只不过这一次冻结影响到了减持一事。但是从规模上看,以当前4.39元/股的股价为准,力帆控股要承担的损失仅有4000余万元,更多的压力还是在承接单位上。

而外界对冻结一事还存在另一个疑问,为什么一亿元融资部分逾期就能够牵扯6亿股的股份?

一亿融资引六亿股冻结不稀奇

针对这一问题,吴声汽车咨询了方正证券吴经理,吴经理表示,“目前我们只看到了这一次逾期,但是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力帆已经质押的近6亿股股权中,力帆未来的偿还能力有多少?此前,乐视就是一个例子,在第一次逾期后,接二连三的逾期将乐视的市值打到谷底,至今乐视仍旧有欠款未还。资本市场也不愿意看空力帆,毕竟力帆是中国第一家上市A股的民营乘用车生产企业,在承担亏空面前,这些都已经变得不重要。”

吴声汽车还了解到,力帆汽车曾收到过上交所问询函31问,其中涉及了“是否涉关联方利益输送”。

力帆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0.1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2.6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8.34%;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21.5亿元,上年同期为-1.87亿元。截至2018年年末,力帆股份总资产279.0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2.9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方面,力帆股份2018年为5695.4万元,上年同期为-3.28亿元。力帆股份称主要原因系本期加快货款回收和存货周转。此外,力帆股份2018年财务费用达12.4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1.67%。这些数据在上交所看来,上市公司巨亏但关联公司大赚。

力帆年报披露显示力帆股份报告期末存放在关联方重庆力帆财务有限公司(力帆财务)的存款期末余额26.70亿元,收取的利息或手续费9122.81万元;向力帆财务取得的贷款期末余额7.67亿元,支付的利息或手续费9860.23万元,上交所要求力帆股份说明在财务费用同比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公司仍将大额货币资金存放在力帆财务的具体原因及商业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向其他关联方输送利益、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况。

上交所规定力帆需在5月24日前回复,但是力帆在5月25日发布了延期回复问询函的公告,其中具体回复时间也并未确定,截止发稿,力帆股份尚未进行回复。

对此有行业人士表示,“这一次的冻结可能只是力帆的冰山一角,未来或许还会有更多的关于力帆的爆炸性报道。”吴声汽车将持续跟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