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高空坠窗致男童死亡案件法律全透析

原标题:深圳高空坠窗致男童死亡案件法律全透析

一、事件引入

2019年6月13日,深圳福田一小区发生高空坠物事件。被砸男童庄某经抢救无效死亡。经警方调查,玻璃窗系从该小区20楼一住户家中坠落,在该房屋居住的是租户。本案已排除该事件为刑案的可能,系一起意外事故。

高空坠物致人损伤或者死亡、财产损失的案件,近年来屡见报端,并不鲜见。这一“悬在城市上空的顽疾”,久治不愈。于受害人而言,用“飞来横祸”四个字形容,再贴切不过。

天空飘来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可一旦天空飘来的是高空坠物,往往造成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于本案中与男童同行的母亲而言,大概是毕生不能忘却的疼痛。

据此,笔者将结合新闻报道中已知的事实,对本案的法律关系进行全面解析,仅供参考,以求警醒涉案各方,重视高空坠物的危害,积极作为,履行相应义务,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

1、本案涉及的人身损害侵权赔偿责任纠纷

(一)索赔项目:包括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

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16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另根据本法第22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在本案中,男童经抢救无效死亡。因此,权利人有权要求侵权责任人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

(二)索赔权利人:男童父母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18条规定,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条规定,民法通则中规定的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

本案中,作为近亲属,男童的父母、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是否均有权索赔呢?笔者倾向于仅男童父母有权索赔,理由如下:

1.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丧葬费等,系需要实际支出的费用。本案中,男童父母尚在,作为法定监护人,在男童重伤不治发生上述费用的情况下,相关费用应由其父母支付。其他人(非侵权责任人)代为支付的,可要求男童父母予以偿还。因此,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丧葬费等,在实际支出之后,应由男童父母作为索赔权利人,要求侵权责任人赔偿。

2.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条规定,自然人因侵权行为致死,或者自然人死亡后其人格或者遗体遭受侵害,死者的配偶、父母和子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列其配偶、父母和子女为原告;没有配偶、父母和子女的,可以由其他近亲属提起诉讼,列其他近亲属为原告。

本解释第9条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以下方式:(一)致人残疾的,为残疾赔偿金;(二)致人死亡的,为死亡赔偿金;(三)其他损害情形的精神抚慰金。

从上述规定可知,死亡赔偿金属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一种。且就精神损害抚慰金的索赔,规定了请求顺位。即第一顺位为配偶、父母、子女;第二顺位为其他近亲属。本案中,男童父母尚在,因此,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的索赔权利人亦为男童父母。

(三)赔偿义务人:涉案房屋业主、租户,也可能包括物业公司

在过往的新闻报道或者案例中,我们常常看到的是,发生高空坠物致人损害时,往往整栋楼的业主均被起诉。本案是否也是如此呢?答案是否定的!

本案中坠楼的窗户,已经查明系从涉事小区20楼一住户家中坠落,在该房屋居住的是租户,能够确定具体侵权人。因此不适用《侵权责任法》第87条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的规定。

本案直接适用《侵权责任法》第85条,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

1.房屋所有权人,即业主。虽然将该房屋的使用权租与了他人,从而失去了对该房屋的直接控制,但此种情况并未改变其作为房屋所有人的性质,故其对该房屋相关设施的安全使用仍负有相应的管理与监督的责任。结合到本案,业主未尽到相应责任,该房屋专有使用部位构件掉落致男童死亡。因此,业主对男童的死亡应承担一定赔偿责任。

2.租户,即涉案房屋的直接使用权人。租户对房屋相关设施的安全负有直接的管理和监督责任。其未尽到相应责任,该房屋专有使用部位构件掉落致男童死亡。因此,租客对男童的死亡应承担一定赔偿责任。

3.物业公司。根据《物业管理条例》第47条规定,物业服务企业应当协助做好物业管理区域内的安全防范工作。发生安全事故时,物业服务企业在采取应急措施的同时,应当及时向有关行政管理部门报告,协助做好救助工作。本案中,虽然涉案窗户系房屋专有使用部位构件,非属于公共区域,物业公司不负有直接管理责任。

但是,物业公司作为小区的物业管理单位,有协助做好与物业管理区域内安全防范工作的义务。因此,除非本案中的物业公司有证据证明已经履行了安全防范义务,比如,在小区内开展高空坠物危害性宣传、设置相应警示标志、定期进行安全排查等,否则,应当对男童的死亡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四)责任减免:如果男童或者其父母对事件的发生存在过错,则一定程度上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责任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26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根据目前已经见报的新闻报道,暂时无法判断男童或者其父母是否对事件的发生存在一定的过错。如有,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责任。

二、本案涉及的房屋租赁合同履行纠纷

根据上述分析,业主和租户均可能需要对男童的死亡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然而,业主或者租户在赔偿之后,是否有权向对方追偿呢?

能否向对方追偿,取决于双方在房屋租赁合同履行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或者违约行为。对此,分析如下:

(一)无效的房屋租赁合同

若租赁合同无效,则根据我国《合同法》第58条规定,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因此,在房屋租赁合同被认定为无效的情况下,业主或者租户在履行赔偿义务后,能否向对方追偿,取决于其对房屋租赁合同无效是否存在过错。

(二)有效的房屋租赁合同

根据《合同法》第220条、221条规定,出租人应当履行租赁物的维修义务,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承租人在租赁物需要维修时可以要求出租人在合理期限内维修。出租人未履行维修义务的,承租人可以自行维修,维修费用由出租人负担。

因此,除非业主和租户之间有明确的约定,否则,业主应当对涉案房屋履行维修义务。业主怠于履行维修义务,租户可自行维修。

双方均未履行维修义务,导致窗户意外坠落致使男童死亡的,双方均存在过错,需根据过错责任大小判断其是否有权向对方追偿。

此外,若房屋租赁合同中明确约定由租户承担房屋修缮义务,则,租户怠于履行导致窗户意外坠落致使男童死亡的,由租户承担赔偿责任。业主在向男童家属赔偿之后,有权根据《侵权责任法》第85条的规定,向租户追偿。

以上分析,只是笔者综合各大新闻媒体的报道,根据已知的事实作出的法律分析。不排除案件实际情况、各方法律关系与分析情况或有不同。因此,分析仅供参考!案件最终处理结果,以实际情况为准。

作者:甘丽妮律师/北京大成(武汉)律师事务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