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北京银行水逆期:康得新122亿存款未了 再遇25亿债权违约

原标题:北京银行水逆期:康得新122亿存款未了 再遇25亿债权违约

作者:松雒

编辑:叶枚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北京银行一向以城商行的榜样出现在大众的视线里,但是进入2019年各种问题频发。

6月21日晚,北京银行(601169.SH)发布公告称,将全额履行中信国安集团25亿元债权违约的本金及利息的担保责任。

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北京银行今年一季报显示,归母净利润63.34亿元,同比增长9.49%,25亿相当于一季度四成净利润。

2019年对北京银行来说是水逆期,前脚刚踩进康得新(现为*ST康得,002450.SZ)122亿元“存款归零”的大坑里还没出来,后脚又陷进中信国安集团25亿元债权违约的沼泽里。

25亿债券违约风波源于何处?北京银行被牵扯进来,是因为该行于2015年7月31日开立该项目保险债权融资计划保函,该保函的申请人为中信国安集团,担保人为北京银行。保函约定北京银行为该项目融资本金25亿元及利息提供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这笔25亿元的债权计划的年化利率为5.6%,还款来源是中信国安集团的综合收益,被中信国安集团用于中信国安棉花片危改项目土地拆迁、归还股东借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当时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出具的信用报告显示,该投资计划收益权信用等级为AAA级,偿债主体信用等级为AA+级。

公告显示,这份保函的到期日为2020年7月31日,实际融资期限5年。那为何现在北京银行就要发布为中信国安集团的25亿债权全额“买单”的通告呢?

值得注意的是,该债权投资计划附有加速到期条款,若中信国安集团于3月12日起,6个月内仍未支付投资资金利息,则该债权投资计划将提前到期,到期日为2019年9月3日。

从2019年以来中信国安集团就风波不断,年初由于中信国安集团遇到了流动性危机,北京银行在3月份已垫付了3945.38万元利息。

也就是说,由于不可撤销的无限连担责任,北京银行将承担该项目下的全部本金及利息,可能面临超过25亿元的大额支出。

那么银行对于提供担保究竟有哪些审核程序呢?风险和收益是怎样定价的呢?在程序选择上是否有违规之处呢?

GPLP犀牛财经就上述问题向北京银行求证,但遗憾的是北京银行没有给出回应。

康得新122亿“存款消失”之谜除了为中信国安接团垫付25亿债权担保外,北京银行还卷入了康得新(现为*ST康得,002450.SZ)122亿“存款消失”事件,但目前该事件尚未“盖棺定论”。

5月8日,康得新公告显示,康得新及其下属的三家全资子公司2018年年末账面显示银行存款总余额为122亿元。但北京银行回函显示的“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09,443,476.52元”。针对122亿银行“存款消失”,北京银行和康德新的拉锯战拉开了序幕。

5月15日,康得新公告称,已于2019年5月14日向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发出《商务函》,指出北京银行的《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因违反法律而自始无效,要求恢复相应子账户的独立性,并保留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维护相关公司利益的权利。同时,康得新公司管理层已将西单支行的违规行为向监管部门进行投诉。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商业银行应当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侵犯,而《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导致康得新及下属3家子公司货币资金损失。所以康得新认为,《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因违法而自始无效。

据业内人士分析,此次北京银行,将来如果要对这份合同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就聚焦在“实际余额”和“应计余额”两个名词的界定之上。

尽管双方各执一词,但122亿现金最后流向竟成了谜吗?

此事的“盖棺定论”,还需相关部门通过进一步的调查确认。

但是,频频踩雷的北京银行该警惕自己的业务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叶枚 gpl p犀牛 pcn 中信国安集团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