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正文

每当我看到这个《美国众神》的海报,我就想起了《风骚律师》Saul

原标题:每当我看到这个《美国众神》的海报,我就想起了《风骚律师》Saul

每当我看到这个《美国众神》的海报

我就想起了《风骚律师》的Saul Goodman。

这个心存善良,却一步步被黑化的角色,最终成为一个大恶大善之人,美国这个多种族,各种信仰并存的社会,这样的人,或许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世俗之神”吧!

今天为大家详细掰一掰美剧《美国众神》第一季。

该剧并不着急告诉观众前因后果、恩怨情仇,而是按照自己的步调在自己的世界里闲庭信步,只把想给人看的东西拿出来。

第三集讲述了好几个相互间关联不大的故事,以影子对于世界认知的渐渐改观为主,往复杂了说,没边,往简单了讲,就是中国人时常溜嘴的一句话“信则有,不信则无!”(先上几张剧照,热一下身)

连哄带骗的埃及古神

片头一集一个古神基本成为了定律,区别是一步步从古代走到了现代。

本集一开始,68岁的法蒂尔夫人不慎摔死,她自己尚未反应过来时,来接她的“神”却已经到了。

阿努比斯是埃及神话中的冥界之神(死神),也有人认为他只是冥界的使者与守护者,负责护送死者的灵魂,于是他又成为濒死者之神,主宰与殡葬有关的事务,人们向他祷告,祈求保护亡者。

听上去没什么问题,可法蒂尔夫人是穆斯林家族啊,为何会是阿努比斯来接?对方回答称“要报答你”:“你曾经是个小女孩,你的奶奶陪着你,她给你讲了许多关于埃及的古老故事, 关于那个尼罗河水还汹涌蓬勃的年代,她给你讲了狼和胡狼的故事,讲了红风和巴斯特女神之子的故事。”

法蒂尔夫人心中有古埃及神灵的位置,这就是原因。

来到“中转之地”后,神灵由黑袍变成了白袍——

从两人的行为来看,现在法蒂尔夫人面前这位应该是变成了透特,埃及诸神之一,计算、智慧之神,拥有仲裁的神力,掌握着善恶之间的平衡。在冥界,他用天平称量死者的心脏,天平另一头是一根羽毛,以此裁定善恶高下。

结果看来,法蒂尔夫人并不算恶人,她得到了透特的认可。

在正式跨进冥界之门前,法蒂尔夫人转身回头,问出了她心中的疑惑:“你确定我可以跟着你走吗?跟随了一个异教的神,我就再也见不到我奶奶了。”

没有回答,那只始终跟在附近的猫把法蒂尔夫人推进了门里——这应该是巴斯特,埃及女神,常化身母狮或猫,或猫头人身的女人,她也是埃及的保护神之一。

好好一出引渡亡者的过程,却处处透露着阴谋与欺骗的味道……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法蒂尔算不上是虔诚的古埃及神灵信仰者,只不过因为小时听过奶奶的故事,让埃及诸神在她心里留有一席之地,众神在她临死之际“抢时间”,连哄带骗把她送进了冥界之门。

如果这种说法成立,那看来这群古神混得也不好啊。

传递“火花”的伊夫里特

本集里最独树一帜的故事,当属推销员和火精灵伊夫里特的颠鸾倒凤了。

花了不少篇幅,给了等一天都没见到客户的推销员,他来自阿曼的马斯喀特,话不多,但一个谦卑、保守、儒雅、内敛的中东裔男人的形象已经跃然纸上。

本该是湿漉漉的沮丧归途,却因为对出租车司机的惊鸿一瞥而改变。

推销员看到了司机眼中的火焰——在第二集中与影子擦肩而过的火精灵伊夫里特,是伊斯兰传说中的精灵,被认为是半人半魔,他们从火元素中诞生,长寿但仍是凡人。伊斯兰传说认为,精灵既善良也邪恶,喜欢惩罚犯了错误的人类,他们还会引诱人类违背真主,走上邪路。

推销员对于伊夫里特的存在深信不疑,因为他的祖母曾发誓见过一个伊夫里特(你们今天怎么都和奶奶杠上了?)……

面对推销员略带迷恋的话语,伊夫里特却无动于衷,还当面泼了桶冷水:你们对我们种族一无所知,认为我们只会实现愿望,真要那么厉害,我还用得着在这儿开出租车?

兴许人是犯贱的,兴许伊夫里特早就吃准了对方的内心:推销员小哥用触摸安抚了他的暴躁,用报房间号明示了自己的倾慕,用牵手表达了自己的渴望……接下去就是洗干净啪啪啪了。

——真希望你能看见我所见的。——我不会替人实现愿望。——你已经实现了。

也不知是推销员小哥一步步把伊夫里特哄骗到了床上,还是伊夫里特慢慢释放了推销员小哥心中的欲望,引导他走向了与自己的媾和。

之后又是一大段不可描述的过程,比起示巴女王的“吸星大法“,伊夫里特的”心火相传“观赏性倒是强多了,虽然我是无感……

一夜风雨之后,推销员独自醒来,伊夫里特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了他的衣物和驾照等身份证明。

推销员在短暂的犹疑之后,便重新以出租车司机的身份离开了。

真相如何?是伊夫里特引诱推销员犯错,在媾和时吞没(or侵占)了他,使他变成了又一个伊夫里特?亦或是单纯与推销员交换了世俗身份?

纠结了好一会儿,我便释然了:自己写剧评从来不是非要找出答案,能引发讨论和思考就足够了,你说呢?

满舌生花的奥丁

在开始影子的主线前,先要说说大神棍星期三。

到晚上已经“下班“了的维切恩亚亚,她本来安淡平静时光被奥丁的不请自来打破。

奥丁还让她给自己算上一卦,维切恩亚亚只说:“你想做的这件事,会失败的,他们会赢。“奥丁却嘴硬说”只是今天“。

软磨硬泡下,维切恩亚亚跟着奥丁出来散步,看着他还不死心的样子,维切恩亚亚实话实说:“这次他们会杀了你。“

警告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奥丁在走一条自取灭亡的道路。可对方依旧不为所动,还用一个吻, 让维切恩亚亚在本该不属于她的时间段里,尝到了不该尝到的味道。

“我能在雨中品味你的味道,还有什么我能品味一下的?”

——多年下来,维切恩亚亚早已乐天知命,淡忘了身为天空和光明女神的高贵与荣耀,她认为没什么不好的……但这一次,奥丁让她品尝到了久违的“神力“,勾起了她心中的期冀。

图穷匕见的时候到了。

我不确定奥丁能不能这么容易就把卓娅姐们拐走——可就算不能,起码他已开了个好头,而且,影子已经同时帮他搞定了岑诺伯格。

摇摆不定的影子

上集卓娅三姐妹中尚未露面的午夜之星波鲁诺什娜亚登场,她是一个少女的形象,和影子说着那些他听不懂的话,诸如北斗七星、大熊座,天上有着类神的邪恶存在,被锁链禁锢在星辰中……

她们三姐妹日夜守望苍穹,为的就是不让邪恶逃脱,否则它会吞噬一切,生灵涂炭,世界毁灭。

这些话是说给观众听的,影子顶多也只能听个一知半解。

重点是该算命了:“你一无所有,你毫无信仰,所以一无所有,你正走在…从一无所有到无所不有的路上。“

结合前后剧情,波鲁诺什娜亚话语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影子不相信这个光怪陆离、神鬼同存的世界,所以他一文不名,可此时他的认知已渐渐动摇,有了从不信转变为相信的迹象,所以他将变得腰缠万贯。

“你曾被给予过保护,你曾获得过太阳,我可以把月亮给你。“

第一集里,疯子斯维尼给影子的那枚金币,其真相也呼之欲出了……没有了金币,现在还有银币嘛,不赖。

在分离前,波鲁诺什娜亚用一个好奇的吻作为和影子的告别,鉴于她之前已经爆料太多,她说啥都难以让我激动了,直到出现这句——

女儿?父亲?好像第一次离真相如此之近。如此说来,众神都对影子这个(看上去的)一介凡人万般在意就说得通了:无论他究竟是谁,他肯定拥有着让所有人都无法忽视的神格或神力。

被波鲁诺什娜亚点醒后,影子似乎开窍了,运气也来了。他说动岑诺伯格与他再下一局跳棋。

这一次,影子赢了。岑诺伯格答应会陪星期三走一遭,但回来后,影子的命仍然是他的。

总之,几位斯拉夫神灵都被算搞定了,接下去该“抢银行“了,插播两个有意思的细节。

一个是星期三和影子去银行里转了一圈,被摄像头给牢牢盯死了。

不难判断,这只眼睛和倒影里的礼帽男应该都是新神,至于是谁,我可猜不准。

另一个是两人在打印店做准备时,星期三毫不掩饰对另一位神的嫉妒:“很多人需要耶稣,所以有很多耶稣。“

这一位可是家喻户晓,如果说古神里有谁能在现代仍然混得风生水起,那肯定少不了耶稣的份——只是,考虑到实际待遇,奥丁不会把他拉进这场自己一手谋划的战争。

然后是本集的重中之重:要有雪,于是就有了雪。

正式行动之前,星期三以“帮你集中注意力“为由,让影子不停去想象下雪……

在星期三的不断提示催眠和影子的自我恍惚下,“雪“成为了他脑海中切实存在的东西,由抽象变具象。

等到影子醒来时,不可能落雪的天空,真的下雪了。

用脑想过就有雪了——这就是星期三的解释。

莫名其妙的影子,接下来又经历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抢劫,守着佯装故障的ATM机就能从储户手上拿钱,这种事找谁说去……找影子,他在一瞬的迷茫后立刻进入了角色,甚至举一反三,反而还想挖警队的墙角。

其实,奥丁从来就没在乎过什么钱不钱的,这不过幌子和手段,他只想告诉影子“信仰”的魔力和“意念”的强大:你完全可以做到,甚至还能做得更好,远超任何人的想象。

可回过神来后,影子还是有些惊惶,星期三却嗤之以鼻:“你可以相信电视里的小人预测天气,但一点点关于你可以控制雪的暗示,就让你感到惊慌失措了。”

这不科学啊!现实和幻想,我认同遵循了几十年的守则,现在就能随随便便打破吗?

晚上,星期三决定再烧一把火。他指出了影子在逃避一个事实,那就是假装自己可以无视心中的疑惑。

“如果你选择相信你弄出了雪,哪里余下的一生就能相信,你可以做出不可能之事,或者你可以相信这是幻觉。“

“没睡着却能做梦,那是件多么美妙的事。“……

始终还差点火候,直到星期三问出了“你相信爱吗?“——在遇见劳拉前,我不信。

“所以在你遇到之前,你并不相信,而世界之所以改变就因为你相信了。信仰只是我们与之为伍的产物,说明我们很容易害怕,而你并不轻易害怕。 “

尽管影子仍然没有给出认可的回答,可这一回,他嘴软了,星期三也知道,火候够了。

也许是双方一直在坦诚交流,真心以待,星期三也不自觉地说出了奥丁的心里话:我怕被人遗忘,很多事我都能坚持下来,唯独被遗忘不行。这大概也是他对于战争如此殚精竭虑的原因。

“记忆最好的地方在于大多数时候都会遗忘。“影子倒是比星期三随性洒脱多了,但基于此时两人身份的不对等,这场讨论不会有什么结果。

霉运不断的斯维尼

把疯子斯维尼放到最后来说,是因为通过影子身上发生事,再来看他的遭遇就很好理解了。

身为爱尔兰矮妖精,“好运气“可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优秀品质,所以当酒吧老板娘拿着枪来赶自己时,他丝毫没放在心上……

嗯?酒呢?真开枪了?说好的炸膛呢?哎呦喂,脸疼……得,连年走运的自己也有错手失蹄的时候。

此时斯维尼恐怕还没把这当回事,等到他坐上热心司机的车,司机却被飞来横祸(钢管)插爆脑袋时,他才意识到出问题了。

摸遍浑身上下,幸运币不见了。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喝醉酒时和影子开玩笑,把幸运金币给了他。

心急如焚的斯维尼赶忙来找影子索要金币,不急不行啊,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都撑不到最后。

影子告诉他,金币被自己丢在了亡妻的坟墓上,要找自己去,斯维尼无奈,只得再一瘸一拐上路,星期三还不忘祝他好运——

但是再想想波鲁诺什娜亚的话,就该明白,这哪是什么意外,分明就是奥丁暗中搞的鬼,为了影子,他直接把手下给卖惨了。

好不容易找到地方,结果却是金币落进土堆,穿透棺材,连同里面的尸体一起消失不见。

所以,劳拉是真的借尸还魂了,而且借的是自己的尸体。

另一方面,刚刚接受过星期三教育洗礼的影子,对一切所见所闻都要打一个问号,那么看到亡妻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问题是,眼前这个“劳拉“,到底是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美国众神 saul 法蒂尔 尼罗河水 法蒂尔夫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