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月薪三千却能办14张信用卡、授信77万?广东银保监局介入调查

原标题:月薪三千却能办14张信用卡、授信77万?广东银保监局介入调查

信用卡无故被刷19000元 真相出人意料

  月薪3000多元,名下却有14张信用卡、授信额度超过77万、合计欠款达87万多元— 珠海女子陈某5月28日烧炭自尽的遭遇引发关注。

收入不高的陈某怎么能办下这么多信用卡,又为何能有这么高的额度?

“月收入只是作为持卡人获取授信额度其中的一个考量指标”,一名受访的股份行信用卡部负责人昨天告诉南都记者,银行还会根据客户的用卡情况,包括用卡时长、还款是否正常、是否有办理分期业务等多方面,来判断是否给客户提升额度。

家属质疑发卡银行过度授信

陈某生于1991年,自2010年中专毕业后,一直在珠海某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助理。其母吴女士给南都记者提供的劳动合同显示,陈某月薪仅3000多元。

据南都记者了解,这14张信用卡是陈某工作后陆续申请的。陈某第一张信用卡办于2010年,当前授信额度为3.7万元。而授信额度最高的3张信用卡,分别为21万余元、14万余元、9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4月以前,陈某名下已有13张信用卡,授信额度逼近60万元。但是2018年1月,陈某又办理了一张信用卡,额度为5万元。

吴女士及其他亲属共同通过银行网点及客服电话查询,发现陈某名下的14张信用卡全部欠款,其中欠款最多的一张信用卡,金额高达25万余元;另一家银行的一张信用卡欠款为14 .67万元,14张信用卡合计欠款总额达87万多元。

因女儿月薪3000余元却有77万余元的授信额度,吴女士及其他家属质疑银行方面发卡不严谨、过度授信、异常交易管控不力等问题。为此他们找到多家发卡银行,希望能获得解释,并于6月12日投诉到中国银保监会。6月17日,中国银保监会广东监督局回复受理告知书,并称将在30日内完成投诉调查和书面答复。

调查:一张信用卡办过几次提额

南都记者了解到,在陈某持有的14张信用卡中,授信额度最高的是21万余元,为某股份制银行发放。该银行方面昨天向南都记者表示,客户在申请信用卡时,授信额度是依据家庭情况、个人收入、财产情况等确定,后期会依据客户的还款能力、诚信度,经过客户申请来调整授信额度。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陈某征信报告中,其职业信息记录显示工作单位是珠海某劳务派遣公司,职务为高级领导。该数据由某银行广州分行于2017年4月20日更新。但吴女士表示,女儿陈某学历低、不具有律师资格,无法进入律所的编制,故编制挂在劳务派遣公司,是基层员工。

此外,陈某在该股份行的信用卡额度也经历过几次提额,不过南都记者向该银行提出查询相关提额记录时遭到拒绝。该行表示,涉及到客户个人隐私不便提供。南都记者进一步了解到,陈某今年4月、5月仍在正常还款,截至目前,银行并未向其催缴过欠款。

昨天,另外一家银行卡中心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如果客户在正常用卡期间办理了大额分期业务,且处于正常还款状态,银行会根据历史用款情况来给客户提额,而且这个提额的空间还比较大。

银行:征信没问题可申请多张信用卡

但这只能解释随着用卡实现额度提升的情况,为什么银行会给已有较多信用卡的持卡人签发新卡?特别是信用卡相关记录均纳入人行征信,并不存在小贷或其他民间金融等因征信缺失而存在多头授信的可能。

对此,某大型银行广东地区银行卡部负责人昨日告诉南都记者,过去有不少银行会有以卡发卡的营销策略,至今仍有中小银行沿用该策略,也就是申请人只要提供身份证+他行信用卡+征信基本无污点,就可以向客户发一张信用卡。

“特别是通过快速发卡渠道,这背后是银行信用卡审批的一套模型,甚至不需要通过人工审核。那么,如果这个审批模型对持有多张信用卡、累加额度、工资流水等要素设置得不严格,是有可能。”前述某大型银行广东地区银行卡部负责人指出。

另一家股份制银行信用卡部分管风控的负责人也进一步指出,银行在信用卡审核过程中会查看申请人征信,如果申请人征信没有任何问题,而且额度的使用频次也比较低,那么即使申请人已经有多张信用卡,银行还是会正常批卡。

对于是否存在过度授信和多头授信,上述人士表示,这得交给监管部门来评判。

监管:建“刚性扣减”机制提示风险

事实上,监管部门曾三令五申防控信用卡业务风险:2011年1月13日,原银监会颁发的《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要求,信用卡申请人在征信系统中有多家银行贷款或信用卡授信记录的,应当从严审核,加强风险防控。

落地到各地监管实践中,不少银行信用卡中心位于上海,早在2014年,原上海银监局就提出建立“刚性扣减”机制,即商业银行授信审批和额度调整时,要在本行核定的总授信额度基础上扣减申请人在他行已获累计信用卡的授信总额。

据悉,去年三季度上海银保监局对辖内19家主要发卡银行信用卡“刚性扣减”监管要求执行情况进行了稽核调查,并于12月25日下发了结果通报,提示部分银行信用卡授信管理、总授信额度风险控制存在诸多问题。

信用卡专家董峥指出,“刚性扣减”只是针对单家银行授信额度的把控,但过度授信的问题在于多家金融机构累计授信,现在监管部门并没有给出单个客户的授信总额。

而在前述某大型银行广东地区银行卡部负责人看来,正常商业银行的经营,是基于自身经营及风险偏好给予授信,不能一刀切,所以也不太可能出现统一的授信总额。

采写:南都记者 吴梦姗 李洁琼 田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广东银保监局 广州分行 上海银监局 刚性扣减 董峥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