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章莹颖案嫌犯被判有罪,章父:这是伸张正义的第一步

原标题:章莹颖案嫌犯被判有罪,章父:这是伸张正义的第一步

章莹颖案被告审讯录像曝光 嫌犯表述不一多次改口

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失踪整整2年后,被告克里斯滕森方在6月12日的庭审中,终于承认了这一杀人事实。

文6165字,阅读约需12分钟

当地时间24日,大众陪审团裁定,布伦特·克里斯滕森2017年绑架和谋杀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罪名成立。

据美国伊利诺伊州《新闻公报》(the news-gazette)报道,由于辩方律师在开案陈词中承认克里斯滕森杀害了章莹颖,预计大众陪审团会判定克里斯滕森有罪。若是判定有罪,大众陪审团还需要判定克里斯滕森是否应该被判处死刑。量刑阶段庭审预计将持续两周。

章莹颖案嫌犯终被判有罪!2分钟回顾9天庭审焦点。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在8天的庭审阶段,检方向大众陪审团展示了章莹颖进入克里斯滕森汽车的监控视频,还展示了克里斯滕森前女友偷录的一段录音,克里斯滕森在录音中描述了他杀害章莹颖的可怕细节。此外,检方还展示了克里斯滕森卧室以及棒球棍上找到的章莹颖DNA证据。不过,章莹颖的尸体一直未曾找到。

章莹颖案嫌犯被判绑架杀人罪 章父:这是伸张正义的第一步。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检方揭露了何种残忍细节?

据《新闻公报》报道,美国联邦助理检察官尤金·米勒在12日的开案陈词中首先以“他绑架了她,他谋杀了她,他掩盖了他的罪行”掷地有声开场,随后用45分钟的发言揭露了克里斯滕森的残忍作案细节。

米勒指出,案发当日,被告克里斯滕森假扮成卧底警官,说服因错过公交车而在路边等待的章莹颖上车,随后将其绑架回自己的公寓,对其实施强暴、掐喉,并在用棒球棍多次击打其头部后将其弃尸他处。整个过程中,章莹颖不断反抗、挣扎,试图逃命。

虽然至今没有找到章莹颖的尸体,但检方认为克里斯滕森的话证明章莹颖已经确认死亡。米勒在开案陈词中表示,在克里斯滕森女友提供的窃听录音中,克里斯滕森曾参加了2017年6月29日的章莹颖校园祈祷会,他当时对自己的女朋友称,“她永远也不会被找到了……她已经永远消失”。

在克里斯滕森女朋友提供的另一份窃听录音中,克里斯滕森还自称章莹颖是他手下的第13个受害者。不过,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称这是被告在醉酒状态下说的话,此外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系列调查也未曾发现任何和其他受害人相关的证据。

章莹颖案残忍细节曝光:嫌犯勒脖长达10分钟。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在检方的开案陈词后,克里斯滕森辩护律师塔瑟夫也发表了开庭陈词。他表示,“布伦特·克里斯滕森杀害了章莹颖,我们在这一庭审阶段做的任何事、说的任何话都不是为了回避或否认,布伦特·克里斯滕森应该为章莹颖的死负责这一点”。

6月12日控辩双方的开案陈词是定罪阶段的开场。如果克里斯滕森最终被陪审团认定为有罪,庭审将进入第二阶段,也即量刑阶段。同一批陪审团将决定,是否应判处克里斯滕森死刑。

具有纽约州律师执业资格的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邓矜婷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美国死刑判决有两个阶段,一是定罪、二是量刑,也即首先要判定被告犯了故意杀人罪,其后再看被告是否具有判处死刑的加重情节,确定是否判处死刑。克里斯滕森辩方律师在此时承认被告应该对章莹颖的死负责,可能有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是辩方认为,面对检方提出的证据,要否认杀人事实已经不大可能;二是辩方可能会认为,若是再纠结于是否杀人这一点,会引发陪审团的反感,从而在量刑阶段对被告不利。

邓矜婷表示,辩方目前虽然承认被告应该对章莹颖的死负责,但并未承认检方的所有指控,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争取非死刑判决。

章莹颖遭绑架前在MTD Teal Line公交监控摄像头中记录的视频截图被曝光。图/视觉中国

寻找章莹颖的21天

▲章莹颖生活照。

从2017年6月9日章莹颖在美国香槟市失踪,到2017年6月30日晚美国警方公布案件最新进展,已过去21天。

这焦灼的21天,家人、朋友、帮忙的陌生人等各方寻人者心里起起落落,被一个接一个信息碎片填满。寻找章莹颖成为举国关注的事件,大家都期待她能平安归来。

但美国警方表示:基于调查过程中发现的事实,我们认为,章莹颖已遇害。

这种“认为”并不能令亲友们信服,他们坚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在案件侦破的过程中,很多网友对美国警方的效率提出了质疑。在知乎上搜索章莹颖的名字,排名第一的问题是:如果章莹颖绑架案发生在中国,举国关注,48小时破案概率有多大?

短短的一句对生死的认定,几乎击碎了很多人仅存的希望。他们忍不住一遍遍复盘事件经过,设想许多“如果”——如果她没有错过公交车;如果警方能够更早发布汽车视频,早点发现嫌疑车辆有天窗,更早识破嫌疑人的谎言……那么,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反方向的公交车

2017年6月9日,章莹颖像往常一样,八点半出发前往实验室学习。她在美国的生活很规律,一般早上七点起床,晨跑过后给自己做一份简餐,吃完直奔实验室。

这个被朋友们称为“学霸”的女孩,本科就读于中山大学,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在中国科学院客座学习过一年,今年4月26日到达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做国际访问学者。

这个来自福建南平的姑娘很珍惜出国学习的机会。她家境并不富裕,父亲是司机,每月收入两三千元,家中还有母亲和弟弟,没有固定收入,她曾因不愿花费家里8万元,放弃前往加拿大留学的机会。

此前一个多月,章莹颖初到美国,住在学校公寓里,每月租金700美金,节俭的她想换成四人合租房,每月租金400美金。

失踪当日,她专程腾出时间,约了当地一位租房办公室经理于下午两点签订租房合同。

下午一点三十九分,她感觉有些赶不上,和对方表示自己可能会迟到十分钟左右,预计两点十分到达约定地点。

一点五十二分,章莹颖在下车换乘,太阳灼人,午后的十字路口,她走反了方向。

四分钟后,她等的公交车来了,由于站在了公交车的另一个方向,公交司机并未理会她的停车手势。

距离约定的时间只有14分钟,等下一趟车,可能需要再花30分钟。这个不爱迟到的姑娘沿着道路走,并在路口东南角的巴士站简短停留。

三分钟后,一辆黑色土星牌阿斯特拉轿车由西向东行驶,路过章莹颖身旁。开车的人名叫布伦特·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在许多照片里都有一张灿烂的笑脸,他只比章莹颖大一岁,在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尚佩恩分校做物理系助教,并在执教的每个学期都获得“最佳助教”的称号。他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以及一个以他为傲的母亲。

▲章莹颖乘坐黑色Saturn Astra汽车离开。图片来自网络

这个人第一次路过并没有停车,而是在附近兜了三分钟圈子,再绕回章莹颖所在地点,减速停在她身旁。

当天夜晚约九点二十四分,一位伊利诺伊大学的副教授向伊利诺伊大学警局报警称章莹颖失踪。警局搜查了她的公寓,是空的。

深夜,章莹颖失踪的消息渐渐传到国内。大学室友房丽莎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她看到微信推送里“章莹颖失踪”这几个字,以为是同名同姓,点开看到照片后,还是有些不太确信,“是不是美国人比较少,迷路了找不到人借电话”。

好友蔡烨记得,章莹颖有几次在车上睡觉睡过站了,“这一次是这样就好了”。

他们都觉得章莹颖有基本的警惕性和判断力,出国之前,这是一个“出门都会给大家报备,晚上也会早早回来”的姑娘。

▲嫌疑人克里斯滕森在Facebook上的照片。

上百名香槟市的志愿者们分组在学校周边街道、餐馆等公共场所,以及香槟市区的重点区域(共计划分37片区域)搜寻莹颖下落并分发寻人海报,一天发出寻人海报超过1200份。

失踪第三天,美国警方公布事发当天下午两点左右的街道监控录像,人们开始寻找当地的土星牌阿斯特拉四门轿车。

警方搜索伊利诺伊州车辆数据库显示,在伊利诺伊州注册的,且符合监控录像里描述的车辆,共有18辆。

2017年6月12日晚上约八点十分,警方去了克里斯滕森位于Springfield西大街2503号的公寓,那辆搭载了章莹颖的2008年款黑色土星牌阿斯特拉轿车就在公寓停车场,有人注意到,这辆车配备了一个天窗。

面对警察的盘问,这位物理系高材生并没有说实话,他先说自己不太记得四天前到底做了什么,随后改口称,“我那天整天都待在公寓里,要么是在睡觉,要么是在玩游戏”。

▲嫌疑人克里斯滕森在Facebook上的照片。

又过了两天,美国警方对监控视频进一步分析发现嫌犯车辆有天窗,且右前轮轮胎保护盖有破损,与克里斯滕森的车完全吻合,才锁定为其车为“嫌犯车辆”。

2017年6月15日,章莹颖失踪第六天,克里斯滕森在香槟区FBI办公室接受问话。

这一次,克里斯滕森承认了故事的开头——“我搭载了一位背着背包亚裔女性,她站在街角,神色焦急,说自己有约迟到了。在我的邀约下,对方上了车,并用手机地图软件指了自己的目的地”。

取证艰难,FBI探员开始检查嫌犯持有的手机。

他们发现,早在2017年4月29日,章莹颖抵达美国的第四天,克里斯滕森访问了一个名为“绑架101”( “Abduction 101” )的网站,里面有许多关于“完美绑架幻想”和“策划绑架”的信息。

他还访问过一个叫做fetlife的网站,fetlife的首页写道:这是一个关于绑缚与调教、支配与臣服、施虐与受虐的社交网站,它就像Facebook一样连接你我,但是比Facebook更加有趣,不是吗?

▲fetlife的首页写道:这是一个关于绑缚与调教、支配与臣服、施虐与受虐的社交网站。

克里斯滕森Facebook封面图,画着一个男生牵着一个女生走在深渊般的螺旋式楼梯上,这是日本动漫作家伊藤润二的恐怖漫画《漩涡》里的一个画面。

他点赞了《美国杀人魔》,这本书讲述的是一个拥有双重性格的华尔街骄子疯狂杀人的故事。

而他黑色轿车的副驾驶位置,比车辆其他部分清理得都要干净。警方认为,这是一种试图隐瞒和摧毁证据的行为。

种种迹象表明,克里斯滕森极有可能是绑架章莹颖的嫌疑人,但苦于没有证据,2017年6月16日起,执法部门开始对他实施监视,进行艰难取证。

取证期间,官方信息几乎陷入了停滞,警察局官网上关于搜寻的信息从每天更新变成了两天更新一次。

根据警方最新建议,美国的志愿者制定了新的搜寻计划,将排查的重点放到香槟各大公园、树林、水域等。

漫长而煎熬的等待时间里,中国的亲友们没有停下来,他们每天都在朋友圈转发关于寻找章莹颖的倡议,互相鼓励,“这是我们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2017年6月17日,章莹颖失踪的第8天,父亲章荣高和小姨叶丽钦来到美国。

这是章荣高第一次出国,护照、签证什么的他都不懂,只能不住感激,“多亏校友们帮忙”。那天,校方组织为家人募捐,家人通过FBI悬赏1万美元寻找有关章莹颖的信息。

两天后,被捐赠金额超过5万美元,悬赏数字也提高到5万美元,这是当地31年来最高金额的失踪案悬赏。

越来越多陌生人加入到“寻找莹颖”的队伍中来。

一位英文名叫Christian的华人男性在微信上看到了章莹颖失踪案,感到焦虑。他记得,那天下午,夏天有点热,自己看着外面的树叶摇来摇去,内心的焦虑感越来越强。

Christian住在芝加哥,开车到章莹颖失踪地有几小时车程。他猜想,这个失踪的华人女孩很有可能经过、甚至就在芝加哥,决心组织几个朋友,一起去加油站张贴寻人启事。

2017年6月18日,章莹颖失踪的第9天,Christian沿着芝加哥到香槟市的路线,每隔一段路,便找加油站停车,在加油站便利店留一张寻人启事,征得对方同意后,在外面柱子上也张贴一张。

▲章莹颖失踪地为黑色标记,红色标记为Christian张贴过寻人启事的地点。

他的母亲曾有过担心,这样高调的寻找是否会激怒歹徒,对被绑架者不利?

他安慰母亲: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你不贴,难道歹徒就会把章莹颖放出来吗?如果失踪的是你,你不希望有人站出来做这件事情吗?

加入寻找莹颖的队伍当中,让他感觉到一种身在异乡的团结,“我们就像大海里抱成一团的蚂蚁,不断随风漂浮”。

“放了我女儿”

2017年6月21日,章莹颖失踪12天,距离其家人到达美国已经过了三天。

那位沉默坚韧的中国父亲,令他动容。一天,他车里的地毯上有杂草忘了整理,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什么都没说,默默弯腰将地毯拿起来,认真清理好再放回车里,一边道谢,一边坐下。

▲章莹颖的父亲非常憔悴。

2017年6月22日,章莹颖失踪第13天,校方举办论坛与多方团体公开商讨对搜寻章莹颖的支持。

在知乎上搜索章莹颖的名字,排名第一的问题是:如果章莹颖绑架案发生在中国,举国关注,48小时破案概率有多大?

关于各方质疑,FBI只说,为了维护调查的正当性,为了最大化找到莹颖的概率,我们不能透露更多案件调查的细节。“我们征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技术和人力来处理此案。FBI 已将此案列为全国首要任务。”

父亲章荣高说话简单质朴,“放了我女儿,放了,我们也不想追究,我的目的,就是为了,为了找回我的女儿。”说完,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没忍住,低下头来,用手背擦了泪。

2017年6月29日,伊利诺伊大学的校友为章莹颖举办步行活动和音乐会,邀请公众参加。

校方发言人Robin Kaler表示,在这充满挑战的时刻,我们站在一起,我们肩并着肩,等着莹颖回来。

晚上六点四十五分,人们从克兰纳特出发,前往特纳大厅,那是章莹颖平常工作的实验室,接着走到北古德温大道,一直走到章莹颖6月9日失踪前最后出现的地方,最后,再绕回克兰纳特,那里准备了一场给莹颖的音乐会。

章莹颖喜欢音乐, 她弹吉他,曾经在一个叫做“可爱马”的乐队中做主唱。她最喜欢的歌曲是Bette Midler的那首《玫瑰》。

晚上七点半到八点,40多名在伊利诺伊大学就读的中国学生演奏了中国民间音乐和西方古典音乐。

在陌生的舞台上,侯霄霖抱着吉他,唱了一首他写给莹颖的歌,名字叫做《孩子一样的梦想》,他闭着眼,用力弹唱:曾经的曲折,难言的快乐,还有这首,曾为你写的歌……我有孩子一样的梦想,我也能飞到远方,就算黑夜再漫长,我也能等到阳光。

学校为章莹颖举办音乐会时,是章莹颖失踪第21天,那天警方查到拿到证据——联邦特工听到了嫌疑人有关绑架章莹颖的相关信息,克里斯滕森在一段音频记录中提到,他绑架了章莹颖,“把她带回了公寓,囚禁了她”。

据新华社报道,义务为章莹颖家人提供法律咨询的华人律师王志东介绍,该案的起诉方是美国联邦,而不是伊利诺伊州,这是因为伊利诺伊州没有死刑,以联邦和联邦法院的名义起诉,可以绑架致死的罪名将罪犯判处死刑。美国检方这是在寻求对嫌犯施以最严酷的刑法。

美国警方表示:基于调查过程中发现的事实,我们认为,章莹颖已遇害。这种“认为”并不能令亲友们信服,他们坚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人还没找到呢,希望消息不对。”

大学室友房丽莎已经怀孕,仍然每天转发寻找莹颖的各种信息。

好友蔡烨记得,章莹颖不小心弄坏了她的本子,专门去买了一本很好看的,还在上面写了很多暖心的话。她们互相称呼对方为“lady”,蔡烨总说,“我的lady,你快回来。”

本科毕业时,她曾对朋友提起自己未来规划,非常明确——大学还是有一些自己不太满意的地方,能不能靠自己的力量,把一些不太好的东西稍微弥补一些,读硕士,读博士,以后做一个培育学生的人。出国前,房丽莎试图劝过章莹颖,要不要考虑现实的问题,比如结婚,但她坚定的要出国,“以后想回高校,做一个好老师”。

过去太过于美好,以至于寻找者们忍不住一遍遍复盘事件经过。 人们开始思考:到底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安全?

她刚来美国,家境普通,下面还有个弟弟,她需要精打细算节省300美元的房租,需要独自去签合同,在误了公交时她很着急。那天是周五,阳光正好,有一个热情的同校博士生在她着急得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在她身边停下了车。

知道为什么留学生都这么心痛这么感同身受吗?不是因为留学生在美国呆傻了没有安全意识,而是我们初来乍到的时候都穷过,都心疼家长赚人民币我们花美元,若干年前都是另一个章姑娘。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罗芊 潘佳锟

本文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剥洋葱peopl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章莹颖 章父 张正义 克里斯滕森方 大众陪审团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