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青草公益向芯:如何为孩子们创造一个安全的空间?

原标题:青草公益向芯:如何为孩子们创造一个安全的空间?

看点:近日,青草公益联合创始人向芯受邀在哈佛中国教育论坛演讲,题为《我们共同的困境》,分享青草在支持流动儿童应对困境方面的思考和经验。

以下为发言稿正文:

大家好,我是向芯。我现在在哈佛教育学院读博士,同时也是青草公益的联合发起人和理事长。

青草是我和几个朋友10年前高中毕业时发起的,它是一个扎根广州的公益组织,关注流动儿童——也就是在广州生活但没有广州户口的随迁子女。我们的使命,是支持流动儿童在大城市立足、发展。

今天我们这个分论坛的主题是抗逆力,抵抗和应对逆境的能力。虽然青草不是一个专门做抗逆力和心理健康教育的组织,但是如何支持孩子们积极应对逆境,对我们工作来说至关重要,是我们团队经常讨论的问题。

不过,在讨论这个How的问题之前,我觉得我们得先讨论一个更为基础的问题:孩子们需要抵抗和应对的,到底是怎样的打击和逆境?它产生的原因是什么?

我想跟大家分享两个小故事,两种我观察到的最常见的逆境。

第一个故事就发生在哈佛校园里。我有个朋友,从小到大成绩都很好,在国内一路念名校,然后来哈佛读硕士。结果第一个学期,有一门专业课她拿了个B+,在班里排名靠后。她哭得停都停不下来,真的就觉得自己糟糕透了,学不下去了,人生没有希望了。她用了整整一个学期才慢慢缓过来。

在哈佛十年,我其实见过蛮多类似的故事。为什么这一个B+对她打击这么大?因为从小到大,大多数的老师、同学、家长、亲戚,都是用成绩来评价她的。她所受到的表扬、赞赏、羡慕,和她对自己能力和自己未来的信心,都建立在“成绩好”这个基础上。所以,当她突然成为了班里的后进生,她的整个信心、自我认同都崩塌了。

第二个故事,来自青草的“升学和职业发展”项目。这个项目专门支持初中年龄段的打工子弟探索社会,思考初中毕业后的升学和职业发展选择。

我们经常在打工子弟学校问初三的同学,你毕业后想要做什么。不少同学会看上去无所谓地说,“不知道。反正我这么垃圾,以后只能去搬砖啦”。

但是,我们要是在同样的学校问读小学、初一的同学,你以后想要做什么,很多人会说大老板、时装设计师、作家,等等等等。可能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但你能感觉到他们对未来的向往。

但这些缤纷的向往,是怎么变成“反正只能去搬砖”的?

首先,广州的公办高中对录取非户籍学生有限额,只有14%流动儿童能考进公办高中。因为户籍的原因,他们上高中的机会,不到本地户籍学生的1/4。

其次,打工子弟学校师资都很紧张,为了把好老师用在刀刃上,他们会从初一开始就被不断把学生分流,根据成绩,根据孩子父母有没有居住证、有没有资格在广州考高中。

到初二的时候,那些被分在了“非中考班”、“中职班”的同学已经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了——他们是被“淘汰”的,他们的老师没那么好,考试的时候他们全班基本上都不及格,大家都觉得他们是差生、是loser。

那既然最后都是输,干嘛还要投入那么多?还不如把时间拿来打打王者荣耀,打一个通宵说不定能从铂金升到钻石,多有成就感。

这两个故事里所描述两种逆境,看上去很不一样,但他们是有共同的原因的。

我们的教育系统,强调的是竞争和筛选。从小到大,孩子们不停地被拿来跟其他人比较,就像商品一样。我们被一次次告知,你要比别人优秀,才值得被关注、被尊重、被认可,不然就会被淘汰。

我们的成就感、自信心、自我价值感,来自于“我考得比别人高分”,“我拿了作文比赛一等奖”。

在这样一个以竞争和筛选为基本逻辑的系统里,有赢的就有输的。有成功者,就一定有更多的失败者。每一个人的成功,都是建立在很多其他人失败、被淘汰的基础上的。

一路赢上来的“精英们”,赢了一场还得要再赢下一场,一旦遭遇失败,自信心和价值感可能就会崩塌。

更多的孩子,就像青草在非中考班里遇到的孩子们一样,从小到大,一次次被贴上学渣、学弱的标签,被判定为平庸甚至蠢笨,被指责不够努力。

时间久了,这些标签就会被内化。反正都是loser、学渣、屌丝,反正都要被鄙视,为什么还要努力、为什么还要在意?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表现出来的“自暴自弃”、“不在意”,其实是对这残酷的竞争和筛选机制的一种适应,一种自我保护。

这可能有人会说,现在的中国社会就是竞争这么激烈、这么残酷的。这个社会环境和教育体制不会改变,所以我们只能尽量锻炼孩子们的抗逆力,让他们尽早适应这样残酷的竞争。

确实,教育领域里竞争和筛选逻辑,是跟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体制的底层逻辑紧密相连的。孩子们在学校里面对的竞争和筛选,是现实社会的一个缩影和预演:功成名就、身家过亿的企业家是大众偶像,而大量的环卫工人、农民工们则被时代抛下,除了物质困苦外,还被嫌弃“脏”、“低素质”,承受歧视与羞辱。

所以,才会有孩子在青草活动里,指着大酒店门口的乞丐跟实习生说,我得要好好学习,不然以后就会成为这样的人。

但是,如果我们不去反思竞争和筛选逻辑带来的问题,不去改变我们它在我们的教育体制和社会中的地位,而只是尝试去提高孩子个体的“抗逆力”,那就永远是杯水车薪,治标不治本。

打个比方,我们的饮水源被病菌污染了,导致整个地区爆发消化道传染病。如果我们只是组织人们锻炼身体、提高免疫力,而不去治理水源的污染,那这个问题就永远得不到解决。

可是到底怎样去做,才算是开始解决水源污染的问题呢?青草也还在不断摸索,但我们有一些思考,找到了一些努力的方向。我们觉得,必须要从“竞争和筛选”的逻辑里跳出来,把教育变成一个互相支持、共同成长的过程。

具体来说,青草想邀请你跟我们一起做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是一起给孩子创造一个安全的空间,a safe space。什么是安全的空间?这里没有人是要被淘汰的垃圾;不管你是不是聪明、听话、成功,不管在外面别人怎么看你,在这里你都是珍贵的,值得被尊重和关爱的。

举一个例子。我小时候其实很害怕考试的。刚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测验考得非常糟糕,就把成绩单藏起来,不敢跟爸妈说。当然了,事情很快就暴露了。但是我爸妈没有批评我考得不好,而是很认真地告诉我,学习自己尽力了就可以了,不管我考第一名还是倒数第一,我都是他们最珍贵的女儿,他们都是一样爱我。这就是我从小到大最重要的safe space。无条件的尊重和珍爱,会慢慢充盈人内心的力量,遇到失败、打击的时候不会觉得自己真的就是“垃圾”。

我的这个例子里的safe space是家庭,但它也可以是其他空间,可能是一个社团,一段关系。在青草,我们努力地在每一场活动里营造这样的safe space,我们会在每场活动开始前跟大家一起制定规约,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无条件的互相尊重。所以我们经常能看到,平时在学校里自卑、被边缘化的孩子,在我们的活动里表现出了积极主动、有领导力的一面。但是,我们做得还远远不够。我们团队很小,大部分活动周期短、依靠学生志愿者,很多活动里创造的safe space很难持续陪伴在孩子身边,这是我们也是绝大多数公益组织面临的一大难题。

第二件事,是转变我们给予他人鼓励和肯定的模式。不是鼓励跟别人比较、超过别人,而是鼓励他们突破自己、为他人和社群做贡献。

举一个例子,青草的羊城游学活动里经常会设置采访陌生人的任务,目的是锻炼孩子们跟人沟通、寻求帮助的信心和能力。这类型的任务是有奖项的,但我们奖励的不是谁完成任务最多、最快、最好,而是谁在今天突破了自己、迈出了第一步,谁鼓励和帮助了遇到困难的同伴。

通过转变我们给予鼓励和肯定的方式,我们其实是在逐步引导他们重塑自信心和自我价值感的基础——我很棒,不是因为“我比别人好”,而是因为我能够不断解决问题、突破自己,我能够为他人和社群做出贡献。

第三件事,是反思我们对竞争、对输赢的态度,对待社会中最“弱者”的态度。我们会不会因为服务员小妹写错了菜,就骂他们蠢笨、没文化真可怕?在路边遇到无家可归者,我们会不会不自觉地加快脚步,跟孩子说“你如果不好好学习,以后就跟他一样”?

这些看似不经心的言行,都强化着竞争与筛选的逻辑,都在告诉孩子,如果你学习不好、不成功,你就不值得被理解、被尊重。

如果我们尝试去理解为什么服务员小妹15岁就辍学打工,如果我们能够跟孩子一起思考,为什么这个社会里有人一掷千金、有人无家可归,有人辛勤劳动几十年也没法在城市里安身立命?如果我们真正去关注那些被困在社会底层的人们,直视他们的困境和苦难,尊重他们和我们共同的人性,那么改变其实就已经开始发生了。

我想邀请在座的每一个人跟我们一起做这三件事,也欢迎更多认可这个理念的人加入我们的团队、成为我们的月捐侠。因为我真诚的希望,我们的孩子不需要上哈佛,也能够被尊重、认可,追求自己认为有价值的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向芯 哈佛教育学院 b+ 水源污染 羊城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