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埃塞俄比亚未遂政变,是因为这一“世仇”

原标题:埃塞俄比亚未遂政变,是因为这一“世仇”

埃塞俄比亚发生未遂兵变 多名高官丧生

▲资料图。图片来自埃塞俄比亚使馆微博。

6月22日,非洲大国、非盟总部所在国埃塞俄比亚,发生了一起规模很小、但具备极大震撼力的未遂政变。

一、小规模大杀伤

这次政变主要发生地并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而是埃塞俄比亚九个自治区之一、人口在省级行政单位中居第二位的西北部阿姆哈拉自治区。

迄今为止,被确认卷入政变的不过寥寥数人,却造成埃塞俄比亚总参谋长塞拉·梅孔嫩、阿姆哈拉自治区行政长官阿姆巴切夫·梅孔嫩及其顾问等四人,在事发时当场遇难,自治区司法部长科比德在医院不治身亡。

在最初混乱且自相矛盾的种种传闻沉淀之后,更多细节逐渐浮出水面。

政变中的致命袭击实际上发生了两次,第一次是在22日晚18时30分左右,地点是阿姆哈拉自治区首府巴赫达尔。

当时阿姆巴切夫·梅孔嫩正召集自治区领导召开重要会议,一名或数名负责保安的突击队员突然向会场开火,导致行政长官等多名地区政要伤亡。

第二次则发生在几小时后的亚的斯亚贝巴,当时已得知巴赫达尔出事的塞拉·梅孔嫩正在家中频繁进行通讯联络,以协调善后应对,其保镖突然开火将他当场打死。

6月24日传出的消息称,包括塞拉·梅孔嫩保镖在内直接参与未遂政变的人都被逮捕,23日官方称,政变头目是当地治安负责人西格准将。

据当地媒体报道,他畏罪潜逃后,于24日在埃塞俄比亚西北部城市曾泽尔玛附近的巴希尔达尔地区被追捕人员击毙。

埃塞俄比亚国家机构23日对未遂政变遇难者降半旗致哀,议会发言人称“这是埃塞俄比亚国家的重大损失,如此多的爱国者丧失了宝贵的生命”。

国防部长梅格雷萨当晚称,未遂政变令埃塞俄比亚“陷入困境”。

二、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

6月22日,埃塞俄比亚政府发言人色尤姆解释事件性质时说成“地区性质的政变”,而24日埃塞俄比亚总理艾哈迈德则称之为“精心策划的阴谋”。

已被击毙的政变策划者西格,是一名资深军人,曾参与推翻门格斯图政权的起义。

作为一名阿姆哈拉民族主义者,他对联邦政府任由邻近的提格雷地区独立,并令埃塞俄比亚丧失宝贵的出海口十分不满,早在2009年就密谋政变,结果被逮捕并一直关押到2018年。

埃塞俄比亚是非洲人口第二多的国家,境内多山、缺乏矿产等资源,是个多民族的农业国,土地、生产资料、生活资源争夺成了国内矛盾永恒的主题词。

阿姆哈拉是全国人口第二多的民族,仅次于奥罗莫族,因为地处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边界,这一矛盾尤为突出。

连年动荡导致逾百万人流离失所,而奥罗莫-阿姆哈拉两大主体民族间的不断冲突和由此导致的政治动荡,更在2017年令秉持高压政策的前总理德萨莱涅下台。

取而代之的艾哈迈德,希望通过宽容、和解化解紧张的国内外矛盾,他推动了一系列“宽松化”改革,包括释放因民族冲突而被捕者,放松新闻管制,以及寻求和厄立特里亚和解等。

到头来,一方面,埃塞俄比亚的国内外矛盾的确大有缓和,国家形象也得以提升。

另一方面,宽松的环境也让那些最极端的民族主义者获得了空间--政变领导人西格就是在这次“宽松化”浪潮中于2018年获释,并进而位居要职的。

▲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阿里。资料图。图文无关。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三、埃塞俄比亚该如何应对民族“世仇”?

西格的目标很简单:自治区行政长官阿姆巴切夫·梅孔嫩是总理艾哈迈德的坚定盟友,必须立即除掉,最干脆利落的办法莫过于袭击高层会议现场。

而亚的斯亚贝巴得知阿姆哈拉出事后,一定会做出反应,那就再搞一次直捣黄龙的“斩首”行动--而完成这一切,只需要买通几个保镖即可。

于是惨剧就这样发生。但西格虽成功买通了几个保镖,却并未能动员更多军人甚至平民参加,巴赫达尔军民在一片恐慌、莫名其妙和不知所措中度过了一整夜。

他们看到了宵禁和街头、机场的军警,听到了广播里的声明。24小时后紧急状态解除,政变粉碎,但他们连政变的细节都还莫衷一是。

如此缺乏基础的政变,注定不可能成功。但成事固然不足,败事依然有余,事件对埃塞俄比亚政坛和国内稳定的冲击和影响,恐怕不能忽视。

艾哈迈德总理在事发后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此时此刻他也许很困惑:“民族和解”因未遂政变而遭遇重创,而前任推行的“民族高压”也早已被证明此路不通,接下来该怎样应对错综复杂、由来已久的民族和区域矛盾?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王言虎 校对:吴兴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塞拉·梅 孔嫩 阿姆巴切夫 科比德 阿姆哈拉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