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上影节观察 | “最亮的星星都是闪耀在最黑的天空中”

原标题:上影节观察 | “最亮的星星都是闪耀在最黑的天空中”

作者 / 许阳

许老板不是影迷,但他依然喜欢上海电影节,这给他带来了不少生意。

他在淮海中路上经营着一家烧烤店,开了四年,原本六个员工,卖的都是常见的烤肉、烤串、小龙虾和啤酒,上海夜里选择多,他的生意说不上差,但也不算火爆。

不过2019年6月15日开始,店里来了越来越多的外地人,“大多是北方口音,穿得还挺正式”,晚上八九点开始来人,一直玩到两三点,许老板不知道他们聊的内容是什么,只知道都跟电影有关系——“每年这时候都这样子”。

每年这时候,是上海电影节的开始。按照惯例,那些在北京原本有机会天天见面的人,集体来到上海,发发感慨,谈谈生意,看看电影,到了晚上就找个营业到深夜的地方,和朋友一起吃顿小龙虾,电影节因此也就成了热闹的“小龙虾节”。

平时很少同台的大佬,也终于在上海电影节上,齐齐坐好,指点整个行业。“电影公司要为BAT打工”、“中国电影市场即将超美”,这些论断都在先前的电影节上诞生了。

但许老板觉得,今年这些人说话声音小了很多,来的人也少了,原本他都得添人帮忙,今年靠着以前的人手,差不多也能撑下来。

“什么生意都不景气。”许老板最终归结到大环境里,他说自己打算省钱,今年就没去过电影院,春节时候想去,但票太贵,“坑死人了。”

1

不论是官方的论坛,还是私底下的聚会,都能听到相似的感慨:今年真是近年来最冷清的一次电影节了。

对影迷来说,电影节依然是一场盛宴,票务数据可以告诉你,影迷依然深深爱着那些平时无法在银幕看到的影史经典,一张4K修复版的《海上花》,转手可以买到两千块钱。

但电影公司的热情却大不如前。

依然有人会回想起2016年电影节的热闹。那时候,几乎每天都至少一个电影公司的发布会,有的用来公布片单,有的用来宣布新公司成立。电影节请来了李安,野心勃勃地讨论着中国电影超越美国之后的未来。

那年以后,中国电影便结束了高速增长。

自然,票房还在增加,尽管都是跌跌撞撞,都在最后一刻撞线;电影类型也越来越多,还有了《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流浪地球》等热度、票房和口碑都不错的作品。

只是,相比去年,今年愿意去看电影的人越来越少;资本也在离开影视,一年的时间里,影视板块市值蒸发1600亿,数家公司市值腰斩。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感概:“资本对这个行业几乎放弃的状态,大量影片找不到足够的资金拍摄。影视板块从2015、2016年最高点市值,到现在平均下跌72%。这样跌幅的情况下,资本没办法进入。”

社会形象上,电影公司也正变成“反面角色”。2018年年中开始的“阴阳合同”事件,最终演变成波及整个行业的风暴,王长田在电影节的第一场论坛上说,去年以后,在电影行业里,“每个人好像看上去都是违法者”。

“在座的各位可能都受了很多委屈。”博纳总裁于冬也在同一个论坛上发言,“在税收秩序大整顿中,大家都主动地自查自纠。很多老板都要去新疆,顶风冒雪,到霍尔果斯缴税。”

2

于冬原本不想来上海的,但是又不得不来,“不在这么一个重要场合亮相的话,都以为你有事儿了。”

他不仅要来亮个相,表明自己和博纳都没事,而且作为中国最大的民营影视公司之一,他还得和其他人一起,给行业鼓励,增加信心。

过去几年,电影节的高频词是“资本”、“互联网”以及“超过美国”,到了今年,关键词则成了“信心”,也正是到了这个时候,内容以及长远的内容思路变得更加闪闪发光

“最近在上海,我参加了不少电视节和电影节的活动,见了许多朋友,聊了许多话题,但谈论最多的,还是信心问题。”腾讯影业CEO程武表示在2019年度发布会上说。

这个词看起来有些鸡汤,看起来有些虚无缥缈,但几乎每个人都觉得,这才是当下中国电影最紧缺的东西。

“一个是中国观众的信心,观众要意识到中国电影行业的进步,意识到中国电影行业仍然能够做出非常好的产品。另一个是资本的信心。对目前的中国电影人来说,应该多拍一些影片,通过市场的机制进行淘汰,我觉得这可能是好的方式。”王长田说。

他觉得,现在电影工业其实比以前已经好了很多,在过去,他往往一年也就能看到三五个还不错的剧本,但现在几乎每个月都能看到合适的剧本。《流浪地球》导演郭帆也说,自己拍摄这部科幻电影的时候,工业体系不完善,只能靠人肉去摸索,而前不久他到乌尔善《封神》剧组里探班,已经震惊于他们在工业上的进步。

“整个行业正在经历一场非常深刻的变革,产业增速放缓,许多问题和挑战也都浮出水面。”程武说,“几年前我们刚进入这个领域时,就谈过这个问题,我记得当时说的是‘相信’,今天,我的答案依然是‘相信’。”

3

其实,比起前些年,这反而是鸡汤最少的一届电影节,发布会的密度比起往年稀疏了很多,但几乎每个项目都不只是PPT上的名字,其中不少已经有了明确的档期,而在这些项目里,“主旋律”成了最重要的题材,像腾讯影业这样的互联网影企也正在发挥越来越大,越来越积极的作用。

6月17号,腾讯影业发布了六大文化产品系列共34个项目,其中时代旋律项目有十五个,占比接近一半,包括即将开拍的《我们的西南联大》,也包括已经定档国庆的《我和我的祖国》,以及已经定档2020年春节的《紧急救援》

程武在媒体采访时说,时代旋律主题下的现实题材,对于产业和社会都非常重要,“不管是出于创作需求还是时代使命,现实题材承载着一代人真实的记忆,承载着一个时代的情感共鸣、主流价值观,只要有好故事,就能激发出极大的能量。”

事实上,在“大IP+小鲜肉”模式失灵之后,现实题材成了中国电影势头最猛的类别。

2016年国庆,《湄公河行动》成了票房黑马,其后的《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等电影,无一不与时代主题紧密联系,引发了社会共鸣,从而收获了票房的成功。

现实题材的崛起,也代表了电影的功能也在转变。

一百多年前,《火车进站》放映时候,观众纷纷躲避屏幕上呼啸而来的列车,自那时起,电影便与“奇观”联系在一起,当社会娱乐手段缺乏时候,去电影院,将自己丢到一个陌生的世界里,感受特效铺就的奇异世界,无疑是最好的娱乐方式之一。

不过,2003年,中国电影市场化刚刚起步时候,电影票房不过9亿,如今已经来到600亿时代,电影也需要重新考虑自己的社会定位,正如上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所说,电影行业要考虑在历史的地位问题了,“能够为后人在观看的时候能够看到那个年代我们艺术家的创造,而不是简单的制造。”

中国电影市场已经足够大,足够让一些电影继续用奇观来取悦黑暗里的观众,而让另一些电影去记录时代,去传播文化,在程武看来,后者也是电影必须承担的任务,“因为有着形象、生动的艺术表现形式,影视天然承担着文化表达的重任,以及记录时代、书写时代的使命,这也是为什么腾讯要做影视业务的原因。”这应该也是作为中国龙头企业的腾讯,需要去承担的社会责任,毕竟“科技向善”,影视可以说是弘扬真善美最好的载体了。

4

巴菲特说要在别人贪婪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时候贪婪。而中国电影市场,已经由三年前的贪婪时代,迅速转为恐惧时代。

在这个时代,更需要一些实实在在的行动。对于行动者而言,这可能是个好时代,毕竟,一个好的市场,尤其是增长巨快的市场,掩盖了许多东西,它提供了信心,热情和更急迫抢市场的冲动和盲目的资本。只有过了盲目期,竞争更激烈或者市场增长遇到问题的时候,才会有公司沉下心来思索真正的问题。

不过,思考和行动时候可以审慎,但不应该因为恐惧而蒙上阴影,毕竟“难以名状、盲目冲动、毫无缘由的恐惧,可以使人们转退为进所需的努力全都丧失效力”。

这是富兰克林·罗斯福在他第一次的就职典礼时的讲话,那时候美国正面临大萧条,银行破产,工人失业,整个世界看起来一片灰暗,没人在乎未来,也没人怀有信心,他们所有的只是贫穷、迷茫和恐惧。只是,当知道了如何行动之后,只用了三年的时间,美国便已经恢复了元气,并随后不久成为超级强国。

不论残酷的当下还是不确定的未来,都不需要去恐惧,罗斯福知道,“唯一值得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我们也应该知道。

“最亮的星星都是闪耀在最黑的天空中。”这是电影《大黄蜂》的台词,以此献给中国电影公司,中国电影人。

商务合作 / 转载 / 加入社群 / 约稿

请联系微信ID:

yinkai315 yqpdy2018

1028627745 64977817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bat 海上花 程武 乌尔善 腾讯影业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