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GBN日常 | 对话卢茨:推动变革需要像艾柯卡、马尔乔内和戈恩这样的人

原标题:GBN日常 | 对话卢茨:推动变革需要像艾柯卡、马尔乔内和戈恩这样的人

谈福特,谈通用,谈FCA,谈戈恩,谈强势管理者以及困扰汽车行业的问题。

作者 | Richard Truett

编译 | 杨玉科

编辑 | Jane

来源 | Automotive News

来自帮宁工作室(gbngzs)的报道

算起来,距离上次和鲍勃·卢茨(Bob Lutz)深谈已经有段时日。最近,我们有幸再次采访卢茨。卢茨今年已87岁,状态不错,还没完全退休。

卢茨是一位产品开发奇才,在近60年职业生涯中,他几乎改变了为之效力的每家汽车制造商的命运——宝马、福特、克莱斯勒和通用汽车。

他担任总裁的VLF汽车(VLF Automotive)位于底特律北部。今年,搭载corvette动力的高性能豪华车Destino结束了生产。目前,VLF汽车正在筹划下一款产品。

VLF汽车是卢茨和著名汽车工程师、企业家吉尔伯特·维拉里尔(Gilbert Villarreal)于2012年创立,当时名为VL Automotive。2015年底,随着菲斯克汽车创始人亨利克·菲斯克(Henrik Fisker)加盟并担任设计总监,公司更名为VLF汽车,其中V、L和F分别为三人姓名首字母缩写。

我们连珠炮似地向卢茨——这位曾经的海军陆战队中尉——抛出一连串关于2019年困扰汽车行业的问题。对于他的回答,我们只是稍作编辑。了解卢茨的人都知道,他会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即便这可能会惹恼他的朋友和前同事们。

所以,请系好安全带,开始感受一段颠簸旅程。

1.关于菲亚特克莱斯勒Ram销量超过雪佛兰Silverado

Ram的内饰相当迷人,相当华丽。在这方面,我认为(雪佛兰)的产品本可以做得更好。我在通用汽车工作9年时间,我认为,我已经扭转了他们想从内饰方面削减成本的倾向,并说服他们意识到:内饰才正是你要花钱的地方,因为顾客可以看到,感觉到和触摸到。

我丝毫不怀疑Silverado是一辆很棒的卡车,但它在某些方面让人们失望了。它没有新Ram或F-150的视觉冲击力,而且大家一致认为,它的内饰非常令人失望。这是一个原本可以避免的错误。

我早就试图让通用汽车相信一个事实,内饰才是买家接触得最多,也是感受最强烈的地方,而不是外观。这非常重要。

如果你看看现在安装在福特和Ram大尺寸汽车上的内饰品质,相比之下,我没法相信通用汽车正为摆脱低成本内饰努力,这跟多年前我到通用汽车时完全一样。

另一方面,通用汽车坚持认为,Ram的花费远远超过雪佛兰,并且在购买市场份额。我没有深入统计比较过这些数字,所以无法验证事实是不是这样。但我看到的事实是,雪佛兰Silverado排在第三位,而且很难销售,这让我非常担心。

2.关于特朗普政府试图冻结燃油经济性标准

这是明智之举。随着市场开始转向电动汽车,对石油的需求将保持稳定。这样一来,美国不再依赖中东石油,这至少给了我们一个节油的政治理由。

不过现阶段,我们在石油和天然气方面基本自给自足,所以不能以国家安全的政治理由来为更严格的燃油标准辩护。你能提出的唯一论点就是,可以(减少)二氧化碳和温室气体。在这方面,世界各国意见一致。

现在是稳定燃油经济性标准的时候了,我不确定把标准改回去是不是个好主意,毕竟供应商和汽车制造商都押注于一定水平的燃油经济性标准上。

以欧洲为例,修订这些燃油标准是强制性的,一直以来他们都这样做。其实,对汽车经销商来说,任何厂家都无法达到这个标准,他们只能缴纳数亿欧元的罚款。

3.关于设计,通用汽车VS福特汽车

在我的职业生涯里,这是第一次这样公开进行对比。我认为,目前福特对设计有很好的把握。最早可追溯到2013年,当时Fusion和林肯就体现了这一点。后来野马设计明显优于新一代Camaro,这在销量上也有所体现。林肯跨界车设计做得更好,其中Corsair几乎接近完美。Aviator不仅在设计上,在各方面都出类拔萃。

如果想赢得市场份额,赢得对手,就得这么做。不这样做,那就只能做出毫无竞争力的东西,否则我们还能怎么做? 你先出去消灭了破烂内饰再说。内饰才是关键,只有在内饰上,你只需多花几百美元,就可以让顾客感知到几千美元的价值。

很明显,在设计方面,福特更成功。多年以来,在美国,通用汽车已经习惯做设计的领导者。可以说,几年前确实是这样。但现在,通用汽车需要改变这种思想惯性。毫无疑问,当前福特做得很好。

4.关于业务,通用汽车VS福特汽车

过去几年,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业绩差距很大,一定程度是因为通用汽车受益于新产品——全尺寸皮卡、Colorado和Canyon。当然,相对比福特汽车,通用汽车的SUV更新更好。我估算,拥有Tahoe、Yukon和Escalade车型的通用汽车,在这一细分市场大约占75%市场份额。相比之下,福特汽车在该领域的车型年龄太大,大到可以去参加投票了。

好在福特有了新Expedition,这是一辆好车,还有林肯Navigator。当我看到Navigator时,我想这就是宾利Bentayga该有的样子。强有力的动力系统、华美、全球标准的精致内饰,以及不俗的外观。此外,那种宾利式的格栅也很协调。

我认为,通用汽车正处于现产品年代的尾端,而且在(全尺寸)皮卡上也遇到一些麻烦,这必然会影响盈利。此外,在中国,福特汽车和通用汽车的盈利能力都有所下降。我预计,相对于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将实现财务反弹。

5.关于戈恩事件

如果说他是无辜的,我不会感到惊讶。但基于对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多年的观察,我知道,他确实有点自我膨胀。如果说他确实做了那些可疑的事情,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6.关于强势高管,如像戈恩、像马尔乔内这样掌控汽车制造商的高管们

像这样强势的领导会层出不穷。事实上,当前在我们中间就有这样一个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我认为,这些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应该是能把事情做好的人,是真正推动变革的人,是真正有伟大想法并且能对公司产生革命性影响的人。那些通情达理的、友好的、甚至说话都轻声细语的高层很适合既定管理制度,但他们不擅长推动变革。

推动变革要像李·艾柯卡(Lee Iacocca)、塞尔吉奥·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和戈恩这样的人。他们完美吗?不。他们通常有卓越品质的一面,也有怪异行为的另一面。这就是我的书《偶像与傻瓜》的主题——其中一些人物的性格多么扭曲。但正是他们人格构成中的优质一面推动了公司发展,对于他们怪异的另一面,只要不违法,你要学会接受它。

7.关于VLF汽车

我们希望事情赶快好起来。当中国人接管菲斯克(Fisker)并将它重新命名为Karma时,尽管有书面协议,我们还是被剥夺了车身和底盘的使用权,我们无法生产汽车。

在其他问题上,我们也有过一些错误,现在公司还活着。我希望,我们能够生产并实现相对广泛的经销。但我们真正面临的问题是,我们还想再投入多少钱?

8.关于贸易关税事件

特朗普属于我们之前讨论过的那类人,像艾柯卡、戈恩和马尔乔内那样。他制定自己的规则,在某些领域他非常出色。

通常我总把特朗普区分成两个人看待:总统和统帅——这是一个身份,发推特的特朗普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他们生活在同一个身体里,也许人们无法理解这一点。发推特的特朗普无关紧要,但作为统帅的特朗普很重要。

……

9.关于FCA合并的冲动

菲亚特克莱斯勒有足够规模自行生产,他们不是一家小公司。

菲亚特规模也足够大,但目前在欧洲和拉丁美洲面临盈利能力不足的问题。菲亚特在美国基本已崩溃,陷入自我封闭。阿尔法·罗密欧(Alfa Romeo)可能会填补这个空缺。当然,两家也会有一些不可抗拒的交叉。

由于电动汽车备受瞩目,它成为最新商机。你可以直接去博世或日本电装告诉他们:“我们想要一款中型电动跨界车,你们可以提供吗?”(他们会说)“当然,我们会带你看一下目录。您订购这样尺寸的发动机,这样的控制系统,等等。它们就会直接与日立或LG化学的电池组连接。”

不再需要多么深奥的创新,就像以前雪佛兰Volt那样。如今,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供应基地完全有能力提供生产电动汽车所需要的一切。因此,FCA不需要与任何人合作。

只要FCA关注成本,继续摆脱那些赔钱的车型,投资像Ram和Jeep这样高利润品牌和产品。Ram和Jeep这两款车就是FCA的大金矿。

10.关于雪佛兰即将推出的中置引擎车Corvette

它将在一定程度上取得成功,但所有两座跑车都面临有限的未来。Corvette最初会做得很好,但它必须挖掘旧客户群。在我看来,没有人会从保时捷911上走下来,去买一辆Corvette。Corvette品牌面临的问题之一,与Harley-Davidson面临的问题一样:车主的年龄越来越大,没有年轻人加入。

另外,这款车的研发时间太长,以至于下个月上市时,它的设计可能不再那么新颖。如果我还在通用汽车,我现在的愿望是,不要试图把凯迪拉克推向高端市场。

但Corvette品牌会有上升空间,会有无限的阳光。如果我还在那里,我要做的就是,开发一款中型CorvetteSUV,使用专用架构,超轻,超强悍。类似保时捷cayenne,只要做到比它更好更大。

做到中等销量,全球目标2万~3万辆,起价10万美元。给它配备华丽的内饰,不要v6发动机,没有低配版本。它将成为美国制造的一流高端运动型多功能车。是的,Corvette可以做到这一点。

关于卢茨,你还可以知道更多

1962年:获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MBA学位;在纽约开启汽车行业职业生涯,加入通用汽车公司,从事销售和市场营销方面工作。

1971年:加入宝马公司,成为销售和市场总主管,后进入机动车改装部门,开始开发3系列和6系列,其中,3系列成为“终极驾驶机器”。

1974年:跳槽到福特汽车,晋升为福特欧洲区域总裁。1980年代初搬回美国,开始研发福特探索者(Explorer)。

1986年:加入克莱斯勒汽车,担任产品开发总监。期间领导几个团队,分别开发驾驶室前倾的LH型汽车、大型卡车风格的1994 Ram、吉普大切诺基和道奇Viper。

1998年:成为电池公司Exide首席执行官2001年:以产品开发副总裁开始在通用汽车第二个任期。努力开发更好的内饰、更简洁的造型和更先进的技术,其领导开发的雪佛兰Volt、ontiac GTO以及G8和Solstice都是冠军。

2012年:与合作伙伴Gilbert Villarreal共同创立VL 汽车,基于Fisker Karma打造Destino高性能豪华车,后Henrik Fisker加入,公司更名为VLF汽车。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gbn 卢茨 艾柯卡 马尔乔内 fca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