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28岁的ofo创始人戴威,目前欠36亿巨债,他能还得清吗?

原标题:28岁的ofo创始人戴威,目前欠36亿巨债,他能还得清吗?

近两天,来自天津法院的一纸判决,将戴威和他的ofo又推上了风口浪尖,因为根据法院的认定ofo目前已经没有任何资产,虽然银行账户里还有钱,但那些钱早已被其他法院所冻结。

因此,戴威和其他的小黄车高级管理人员,纷纷被列为老赖,这也意味着今后,戴威不仅会被限制乘坐高铁,飞机等高消费,还会在今后的工作中受到各种限制,直到他将欠款还清。

戴威究竟欠了多少钱,具体数目外界无从获得准确信息,不过目前等待退还押金的人数仍然有将近1600万人,以每个人99到199不等的数额来计算,退还的押金在20亿以上,除此之外加上欠供货商的自行车货款,恐怕这笔钱是永远还不上了。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有关戴威的那些事。

戴威2009年进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读金融系的本科,加入北大后,他加入的第一个社团就是北京大学自行车协会,那时候他们经常骑着自行车进行拉练,一般都会从北四环的北大出发,骑行到西山一带的凤凰岭,从此他就爱上了这项运动,这也为他后来的创业打下了基础。

之后,他还进行过几次长途的骑行,最远甚至超过了2000公里。2013年他本科毕业,离入学研究生还有一年的时间,这时他选择到青海支教。

那个地方非常偏远,距离小镇和县城之间山路崎岖,他就拿一辆山地车作为交通工具,每个周末都会在县城与小镇之间穿梭。这种机会让他领略了青海的壮丽山河,因此他成为了一名重度的骑行爱好者。

后来,他开始读北大的研究生,这个时候正好赶上了共享经济的兴起。于是他创立了ofo,直到2016年他们的小黄车已经遍布北京的大学校园。而正在此时,他们遭遇到了现在的竞争对摩拜单车。

那一天,还在北大附近办公的ofo突然发现,门口已经被摩拜单车所包围,不服输的戴威决定打开校门,让小黄车走出大学校园正面与摩拜单车竞争。

那时候公司扩张的速度极快,他们搬入了中关村租金最高的理想国际大厦,要知道这栋大厦里,曾经入驻过新浪、爱国者等红极一时的大公司,他们租下了4层楼,还按照Google的标准设计员工食堂,用戴威的话来说他们要网罗最优秀的人才。在这个新装修的办公室里,办公桌椅一套2000块钱,马桶都是电动加热的。有的高管甚至还调侃,如果投资人看到这个场景,恐怕都不敢继续投资了。

那时候,公司的人数一下就从800人涨到了3000人,在急速的扩张中薪水也是远超其他行业的,他们的一个中层员工,甚至会在国贸的77层请,客过一个五一假期会去美国的山谷中度过。

一切都说明,那时的ofo正在一个高速增长的行业里航行,有句话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这句话放在ofo身上非常恰当。

他们可以花费几千万请鹿晗做代言,在海外他们会花费几千万美元在网站上买流量。与同行之间的竞争,似乎也显得你死我活。那时候在上海,ofo运维人员在与摩拜方的搏斗中头破血流。在北京,一个区域主管不得不频繁去派出所“捞人”,最多时一星期去了4次。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伴随着高速增长,企业的管理却显得出奇的粗放。

而粗放的管理,终究原因恐怕还是戴威担任北大学生会主席时候养成的。比如,他招聘的原则是投脾气,志同道合的人要在一起,这就使得后来,公司的人员完全成了戴威的附庸。

ofo的公司内部,更像一个松散的学生会,大家随意且快乐,却弱化了公司的章法和准则。有人甚至可以没有发票就报销几万块钱的现金。还有一次,那是在2017年的2月,一位员工因为年会背诵了《滕王阁序》,戴威当场奖励了这名员工一万块钱。在这场年会上,他对另外一名员工说,我知道你有一个梦想,我今天就实现你这个梦想,就这样,这位员工获得了一台梦寐以求的牧马人汽车。

2017年4月,戴威参加博鳌亚洲论坛,和当时的摩拜首席执行官王晓峰住在同一个酒店。前往会议地点的路上,戴威看到摩拜老总从远处迎面走来。随行人员劝他避一下,避免被媒体拍到做出各种解读。戴威的反应是,没事这个是正常的。他主动迎面向前,准备和王晓峰打招呼。但王晓峰掏出手机放在耳边,转身走了。

而共享单车在经历了前期的疯狂之后,迅速的走向了衰落, 人们通过网络,看到了上万辆的共享单车叠放在一起,就像一座座小山,这些小山似的单车还会不时的发出滴滴的声音,这是电子锁发生故障的声音,如果一声两声那还好,但是几万辆车在一起,就会像潮水一般的冲击着别人的耳朵。

2017年下半年,对于戴威来说诸事不顺,政府采取了对共享单车的限制措施。同时,戴威赶走了他亲自请来的滴滴团队。过去人们认为是ofo一些高管的蛋糕被触动后,高层向戴威抱怨的结果。实际则不然,真正的原因是,滴滴代表带领普华永道的尽调人员对押金部分进行账目处理时爆发了矛盾。主管安全的法务副总裁将所有人赶出门外。

那时,大家就知道了ofo对押金有了挪用,因为担心暴露,戴威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滴滴高管出走ofo后,带走了手下的精英。一群人跑到三亚海棠湾去度假,越是提到戴威越是生气,觉得“竖子不足与谋”!程维一怒之下拍板决定,投资十亿美元自己搞共享单车。为了应景就取名“海棠计划”。这就是后来青桔单车的雏形。

他们还找摩拜商量合并事宜,在一次合并案上一位投资人苦口婆心的劝戴威,合并吧,戴威完全听不进去。

从此之后,大家突然发现,戴威变了,首先是身材开始越来越盘,他的助理说,他太焦虑了不吃饭就会很难受,2018年,他可能一下就胖了50斤。

其次,戴威的脾气变了,以前,单纯善良,突然之间,人们发现,他好像变得不相信任何人,认为别人的话都是骗他,而这点在旁人看来,越来越像是个小孩子,有人给他出了个主意,他就开始折腾了。

如今的戴威,正在四处苦苦寻找这ofo的出路,他在金融界的威斯汀酒店见过滴滴的老总,想让滴滴收购ofo,而滴滴老总给他扔下了一句,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就匆匆离去。

不满28岁的戴威 ,按照百岁的人生坐标,还有70多年可以折腾,而他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先把ofo欠下的那些巨款还掉,否则他的后半生注定要在老赖的名声下,处处碰壁。

想获取更多财经资讯,请关注公众号:呱呱财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天津法院 北四环 威斯汀酒店 凤凰岭 滕王阁序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