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梵净山金顶后,这个人去了湘西凤凰,寻找心仪的翠翠

原标题:登上梵净山金顶后,这个人去了湘西凤凰,寻找心仪的翠翠

某年秋,本博博主老鼠皇帝和网友草民、草儿、Top007一同经历了一段辛苦加闲适的旅行生活。

上图为在深圳开往湖南怀化的火车上遇到的小美女思琪。她妈妈是个瑶族美女,二女此行是回湘西老家看姥姥。小思琪很快就和老鼠皇帝热火得不可开交。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只有5岁的她竟然咬着皇帝的耳朵轻轻的问:

“叔叔,你说我和妈妈谁更漂亮”?

天啊,俺咋到哪儿都能惹出争风吃醋的景象捏?

次日早分别时,得知俺要在外流浪一周时间,小美女给俺画了7头肥头大耳的猪猪,还嘱咐俺每天吃一头。

俺真给她磁磁实实感动了一把!

我们12日中午乘火车到达湖南怀化,立即登上开往贵州铜仁的班车。行车途中,草民因晕车吐得翻肠倒肚,并为制止吸烟而与同车旅客发生争执,所幸未引起群殴。我呢,在阿拉盖完邮戳后将本子忘在了车上。还好,在铜仁和江口汽车站工作人员的热情帮助下失而复得。

待等来到梵净山脚下时天已成墨,一番斟酌后还是决定不冒险在晚上登山。

于是住进了一座竹楼,无比清新的空气和床上处女般洁净的被褥带给我一个极其香甜的睡眠。

雨应该是在后半夜开始的,很有规模,早上醒来时仍在尽情撒泼。

幸运的是,约9时它便姗姗的去了。

吃罢早饭,一行人整装出发,辛苦也就从此相伴。

梵净山海拔2752米,共有7896级石阶。进得山门,先要乘坐中巴车蜿蜒9公里方能到达得登山起点,据说这里的海拔在600米左右,所以要净登2000余米的高度,如此高度无论何种级别的驴子都该称得上辛苦啦。

四人中也就俺老鼠皇帝算得上老驴,连俺都说辛苦,余者的痛苦可想而知。

那一日整日阴雨,山上雾气翻腾,大小瀑布也都欢快的唱起了跳跃的歌儿。在第一波20余人的登山驴群里,我们四个一直走在最前面,边走边玩儿边补充体力,大概用了4个多小时登上了梵净山金顶,又用了3个多小时原路返回。

金顶不仅是梵净山的制高点,更以奇形险峻为特色。金顶其实是一块巨大的独立石崖,从攀登起点到顶点的垂直高度大约在20-30米。由于崖壁几乎成90度角,所以登顶的石阶是螺旋形向上开凿的,为防不测还加了双铁链。即便如此,胆小者还是只能望"顶"兴叹,跟我们一起爬山的来自广西的一位雄驴因为胆怯而没能到达顶峰。

烟雨葱茏,拾级梵净,腾云驾雾别样情。

11月14日,我们拖着疲惫之躯捱到了凤凰古镇,住进了位置最佳的取景楼客栈。

之后的日子便可用“闲适”述说了。

11月15日,我租了一本沈从文文集,横在床上花5个小时一口气读完了“边城”。并非华丽然却因纯朴自然的描述和不时出现的点睛之笔而显得美丽异常的爱情叙述让我深为感动。也正因为如此,此后的沱江“踱步”才得以“携爱” 同行,甚至在最后一天荡舟沱江时与并行船上的人们对歌时竟情不自禁地用“刘三姐”的调子唱出了爱的咏叹:

“哎、、、、、、

我来沱江寻翠翠哎

嘿,吆吼嘿。

不知你是哪一位耶

嘿,吆吼嘿。

大老二老任你挑哟

千万不要闹误会耶”

对方船上两个都市女子虽也略俱姿色,然则因未能洞悉沈老的精粹而显得颇为木呐。

美丽是要用心体会的。

我觉得,正因为有了“误会”才使得沈从文笔下翠翠和二老的爱情在遗憾和残缺中显得无比美丽。

其余时间多半是沿沱江漫步、观赏美女、去老洞苗寨探寻古朴的美丽和登顶南华山感受沱江的窈窕身姿和动感的妩媚。

闲适,很值。然而,没能遇到我的翠翠是唯一的遗憾。

曾几何时,吊脚楼传扬着一个个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图

没用多久,俺老鼠皇帝就成了房东的家庭成员。

上图为来自河北艺术学院环境艺术系的美女在江边写生。且不点评她的涂鸦,光是女孩儿略略羞怯的谈吐已足够勾起我对翠翠的联想。

上图为来自长沙某高中的女生在江边素描。相比之下,她的作品更显专业。深秋初冬,正是凤凰难得的偷闲季节,难得的还有这位来自都市的花季少女如此恬静的心态。

在凤凰的四天里,除非远行,每天我都会到葫芦丝大王的小店里与主人共同切磋演奏技艺,而且还在他那里以极优惠的价格买到了一支竹笛。上图为我与64岁的戴恩豆老人(葫芦丝大王)共同演奏葫芦丝。

11月15日晚,我观看了当地歌舞团的民族歌舞表演。其间有一个观众参与的节目是“穿苗衣”比赛,在图中美丽的苗族少女帮助下,我在三个参与者中第一个装扮妥当,二人配合之默契程度竟如多年夫妻一般!从上图可见,咱两口子都开始拍“昏照”了,身后那对儿可怜见儿的还未拾辍停当呢。我就纳闷儿啦:同是汉苗捉对儿竞技,速度的差距咋就这么大捏?

沱江荡舟,水花朵朵溅日月。

长笛曼舞,妙曲袅袅绕山河.

11月16日,我去了老洞苗寨。

去老洞苗寨真不容易。先是要乘车沿沱江上行20多公里,在电站大坝下车上船,40分钟后下船,沿峡谷中的江边小径徒步约半个时辰,转而再上大巴车,20分钟后才进得苗寨。

上船前,戴上苗人的帽子(那帽子是用黑布条缠绕而成的,遇到攀岩时可将帽子散开当绳子用呢),叼着苗族男人常用的木质大烟袋,俺看上去至少像半支苗儿吧。

苗寨欢迎仪式的第一项就是这群十几岁的女孩儿们向游人敬酒,酒是苗家自酿的糯米酒。当地的规矩是,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喝得越多主人越高兴。

在别人忙着拍照之时,俺连着烘干了三碗尚且散发着苗女体香和体温的糯米酒。真甜啊。记得有部电视剧叫“没事儿偷着乐”,俺这叫“没事儿偷着喝”,哈哈。

能跟90多岁的苗族寿星合影(左侧那位),缘分啊。每日上朝,文武百官都会高呼“万寿无疆”,可您瞧瞧图中老鼠皇帝那副傻样儿!与老人家相比,俺活得实在不成样子哩。

寨子里人畜共用的“公路”上,并排走着牛哥和猪弟猪妹(俺是根据二猪的亲密动作猜出它们的性别来的)。许是要区分出尊贵,主人远远落单在后面.

午饭后,寨民们为我们表演苗家的传统娱乐节目,有竹竿舞、踩高跷和各种名目的鼓舞。100%的原汁原味,游人还可随时参与。

千百年来,苗人就是在这简陋的织布机上编织着简陋的生活。

摇动木轮,纺出一线希望。

为防止小便污染室内环境,竟能先将鞋子踢落摆好做夜壶,好聪明的婴儿!

我心中的翠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