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阮以敏 / 寿宁行思

原标题:阮以敏 / 寿宁行思

对寿宁的印象,缘起于曾任寿宁知县的明代著名文学家、戏曲家冯梦龙。其所编纂的“三言”:《喻世明言》《警世通言》和《醒世恒言》,是中国古典短篇白话小说的巅峰之作。此番幸得参与实地采风,两天行程,一路踏访,得以有了深刻观感。这一方山水于我,不再停留于浮浅勾勒中。

茶场钩沉

茶叶是寿宁县支柱产业之一,该县县委、县政府把茶产业作为“民生工程”“一号工程”来抓,着力打造“中国名茶之乡”,全县有70%人口从事高山茶相关行业。寿宁产茶历史悠久,据史书记载,自宋朝就开始种茶。明代知县冯梦龙在寿宁期间,通过考察自然生态环境,发现本地适合种茶,便大力倡导推广。其编著《寿宁待志》有“三甲住初垄,出细茶。十甲住葡萄洋,出细茶。”“茶出七都”等记载。有感于山水天成,冯梦龙曾赋联曰:“弥天紫气,祥云龙甲瑞;环郭清流,碧水虎山辉。”后人感念其恩,将他寻茶品茶之山命名为“龙虎山”,茶叶名为“梦龙春”。寿宁“高山茶”以其得天独后的高原气候和原生态环境倍受茶叶界青睐,如今寿宁是“中国名茶之乡”“全国十大生态产茶县”“中国茶叶产业发展示范县”“全国重点产茶县”“福建十大产茶大县”。

武曲龙虎山茶场、张天福生态茶叶基地、天禧御茶园公司、久川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只是寿宁茶产业的一个部分,但却是寿宁茶叶发展的一个缩影。参观了张天福茶叶历史展览馆,我惊悉“茶界泰斗”张天福的寿宁茶缘。当年张天福来到寿宁五七干校,即现在的龙虎山茶场,一待就是六七年,潜心研究茶经。带领职工和组织14位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学习研究推广茶叶科技,改造低产茶园,试验机械采茶,改进制茶工艺,使当时寿宁五七茶场的茶叶产量、质量、效益都名列宁德地区第一,还培养了一批茶叶专业人才。展览馆除了展出制茶工具,还有张天福先生当时制作留下的9罐茶叶样品和16本泛黄的工作记录本,这是不可多得的茶文化原始材料。几栋建筑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风格,两层砖混结构。毛笔字题写的“寿宁县五七茶场”厂名还在,只是不知道那14位曾经在这儿战天斗地的“知青”如今身在何方?想必也已年过花甲,将届古稀。他们曾经把最美的芳华,献给了山乡。开垦、种植、施肥、采摘、炒干、揉捻、烘焙……一道道工序,得心应手。

念念处,他们是否思念并向往重走知青路,重回知青点,重温旧时梦?回味当年酸甜苦辣咸,琴棋诗酒画!

西浦往事

寿宁于明景泰六年(1455年)置县,囿于万山之中,既是交通要道,也是偏僻之所,素有“两省门户,五界通衢”之称。近年,一部非遗故事片《爱在廊桥》在寿宁西浦开拍,让千年古村西浦村声名鹊起。

西浦,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年)西浦村缪蟾获特奏名第一,特赐状元,绍定五年招为皇家驸马,官至礼部尚书、太子太傅。其后,乡村又陆续出了18名进士,故有“状元故里,进士之乡”之美誉,举人、贡生、秀才更是不胜枚举。状元树、状元廊、状元府、状元祠、状元巷……留下了许多传奇故事。

《全宋诗》收录有缪蟾《应举早行》诗:“半恋家山半恋床,起来颠倒著衣裳。钟声远和鸡声杂,灯影斜侵剑影光。

路崎岖兮凭竹仗,月朦胧处认梅香。功名苦我双关足,踏破前桥几板霜。”这是缪蟾成名前的励志诗,正所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功夫还是不负有心人的,历经磨练终结硕果。缪家算是辉煌家族,缪蟾父亲是特奏名进士,曾任黄陂县主簿,3个儿子都是进士,也都有官爵。缪氏宗祠有这样一副对联:“养性修身莫弃渔樵耕读,求知悟道需习礼乐诗书。”可谓缪氏祖训家规之精髓。

最让我感兴趣的是西浦的“官厅”,这是封建社会上级官员到民间巡视、察访等公务驻留场所,也是上级官员到民间办案,开庭审理的地方。一介书生冯梦龙以61岁老迈之身到寿宁出任知县,也许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抱负——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简陋的“官厅”大门上,一副冯梦龙亲拟对联:“讼庭何日能生草,俗吏有时亦看山。”更是让人耳目一新,这是他为官一方的理想与追求,建立大同世界、和谐社会。在《寿宁待志》中,冯梦龙也表达了相同的执政理念:“险其走集,可使无寇;宽其赋役,可使无饥;省其谳牍,可使无讼。”其中包含着三大目标:“无寇”“无饥”“无讼”,打造一个百姓安居乐业的寿宁。处处流露出他的为民之心、忧民之思、怜民之念。

旧时知县最主要工作之一就是断案,既体现能力水平,又关系民心向背,连判决文书都写得极美。冯梦龙曾在西浦官厅断过“二牛案”等著名案例,留下许多佳话。设立这种临时巡回法庭,便于老百姓诉讼,也体现了冯梦龙的勤政亲民。惟其如此,冯梦龙在寿宁留下的清官廉吏美誉,至今依然被邑人所称颂。

仙岩问道

白鹤仙岩景区位于寿宁县与浙江庆元县交界处,海拔1527米。传说有一只仙鹤,飞临此山,美景当前,流连忘返,化作奇石,立于山巅,故名白鹤仙岩。每年五月,景区的万亩杜鹃竞相开放,吸引了无数宾客。十里长阶,布满人流。沿古官道拾级而上,一脚踩在福建地界,另一脚踏在浙江土地。就是那仙岩石,也是两地共有,和平相处。对仙岩花海的描写,文人之述甚多,诗人李白留有诗句:“眼前有景道不得,崔灏题诗在上头”。

单说那一路往返,也是别有趣味。去仙岩的大巴车大多在浙江境内公路行走,途经江根乡江根村小憩片刻。大家赶忙掏出手机、相机,用镜头定格乡间平民纯朴生活。而下山,遇上了大堵车。好在一伙文友纵情野趣,不急不躁,下车自寻乐趣,看山看水看田野花开,看乡间小路蜿蜒,看宗祠文化悠久。恰逢江根乡在箬坑村举办“第二届双苗尖·仙岩景区杜鹃花节暨咸菜茶民俗文化节”,我们便徒步去看热闹,趁机买点吃的。品品咸菜,尝尝小点,简单、实惠,意趣丰盈。

寿宁之行,仅匆匆一瞥。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品读大美寿宁的风土人情,聆听古韵鳌城的低吟浅唱。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切的美好,便永驻心间。

作者简介

阮以敏,古田县大甲镇大甲村人,发表有《山路》《你是月亮,我是太阳》《幽香》等诗歌、散文、小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阮以敏 寿宁 寿宁知县 喻世明言 该县县委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