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院士:兰州无烟立法与执法值得学习,为全国无烟立法奠定基础

原标题:院士:兰州无烟立法与执法值得学习,为全国无烟立法奠定基础

近日,原卫生部副部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华预防医学会会长王陇德带队调研兰州公共场所无烟立法与执法情况。调研后,诸多专家“点赞”兰州经验,认为兰州等出台无烟立法的城市已用大量实践证明,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有利于执法,更能够全面有效保障公众健康,这些实践为《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第85条的修订、为实现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提供有力支持。

兰州宾馆“禁止吸烟”标识随处可见。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何琳参与此次调研。她说,控烟工作与公众健康密切相关,吸烟以及二手烟会引发诸多慢性病,这会让一座城市的公共医疗经费支出造成巨大负担,“兰州市人大、政府支持控烟,就是算了一笔很好的经济账,为保障公众健康、减轻公共医疗经费支出发挥了巨大作用。”

《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已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两次审议,即将进入第三次审议。调研专家组建议应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简称《公约》)的要求,将草案第85条“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强化监督执法,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 直辖市制定”,修改为“室内工作场所、室内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禁止吸烟,强化监督执法,具体办法由法规、规章另行规定。”

王陇德说,应借助制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这个重要契机,全面加快推动我国控烟履约工作,加快全国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出台,尤其是要强调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

在兰州的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标识随处可见。

兰州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成为西部地区标杆

在甘肃兰州,“禁止吸烟”的标识在医院、宾馆、餐饮店等室内公共场所随处可见,这些标识不仅附带了举报投诉电话,还注明了违法吸烟的处罚金额。这些室内场所里还设有佩戴着醒目黄色标识的控烟监督员,一旦发现有人违法吸烟,他们负责上前劝阻。

6月18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跟随调研组在兰州外国语学校随机询问了几位在校学生,他们都能说出吸烟的危害,也知道一旦在餐饮店等室内公共场所发现吸烟不听劝阻者可以拨打“12320”举报电话。

“你们怎么知道拨打这个电话呢?”王陇德问。

“桌子上禁止吸烟的牌子上写着的。”一位学生答。

“你们跟家长出去吃饭,周围还有吸烟的人吗?”

“没有了”“明显少了”“这两年变化特别明显”……学生们的回答可以明显看出兰州近年来控烟工作的努力和变化。

这些青少年感受到的变化得益于兰州无烟立法的实施。2013年4月27日兰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批准发布《兰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简称《条例》),并于2014年1月1日生效实施,兰州成为西部地区第一个通过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公约》的省会城市。

2014年3月,兰州市政府发布《兰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实施细则》(暂行)规定了2016年1月1日起,兰州全面取消限烟场所,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

更明显的变化发生在2018年。为了提高执法效力、降低执法成本,2018年5月8日兰州市人大常委会通过并发布新修正的《兰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简称新《条例》),于2018年5月31日生效实施。新《条例》取消了“警告”的缓冲环节。这一针对执法程序的修订,为加大《条例》处罚力度、提高法律威慑力提供了有力保障,被评为西部地区最严格的“控烟令”。

同年12月1日,《兰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实施细则》由市人民政府印发施行,为强化《条例》的贯彻实施提供了更强的可操作性和针对性。2018年新修正条例实施后,兰州市控烟行政处罚场所32家,罚款99500元;处罚个人113人,共计罚款11960元,超过条例修正前四年处罚总额。

兰州市人大法工委主任张福寿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兰州在制定公共场所无烟立法之初,曾担心《条例》执行时难以一步到位,因此在公共场所设置了缓冲区,走了“弯路”,但兰州的实践证明缓冲区的设置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既增加了公共场所的经营成本,也加大了执法难度。”

张福寿说,新《条例》实施后,兰州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执行起来更容易,便于公共场所经营者执行,也便于执法者监督检查。

张福寿一直是兰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参与者亲历者。

他体会到,室内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是全社会的事儿,不是卫生部门一家的事,兰州市人大每年安排执法检查并下发了通知,只要立法、执法部门形成合力,控烟效果还是很有效的。他还认为,兰州市多部门执法要采用“车轮战”的方式,实施一两年后,就会形成一个比较好的控烟执法环境。

“我们去深圳培训,一到宾馆就被警告说,宾馆里千万不能吸烟,深圳在公共场所吸烟处罚方面很严格,我们也要学习深圳的经验。”张福寿说。

在兰州的餐饮、医院等室内公共场所都配有控烟监督员,对在室内吸烟的消费者进行劝阻。

九成公众支持室内工作场所、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禁烟

“兰州市人大对人民健康额外重视,对控烟工作额外重视,还两次下发执法检查的通知,这都是值得全国推广的非常好的经验。”调研过程中,王陇德“点赞”了兰州的控烟工作。

他说,“(兰州的控烟工作)继北京、上海、深圳之后全国排第四这是很不容易的,这是关系到人民健康的重大问题,如果控烟工作做不好,《“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就落实不好,设想一下慢病发病率降不下来,能叫健康中国吗?”

通过与兰州市各部门座谈,实践证明餐饮、娱乐场等公共场所所控烟不会影响经营者的收入。王陇德认为,兰州的经验表明,兰州能做到,全国大部分城市都能做到。

在调研座谈会上,王陇德说,国际社会通过大量研究和实践充分证明烟草对于人类健康和社会健康可持续发展构成了重大威胁,是造成非传染性疾病的广泛流行的主要危险因素之一。烟草使用危害家庭幸福,导致社区贫困,加剧不平等性,损害经济和社会发展。如不能切实解决烟草流行这一问题,将影响让中国和世界更公平、更健康和更可持续的愿景实现。

“有些疾病是导致贫困的主要原因,目前随着脱贫攻坚战的深入推进,贫困总人口在大量减少,但是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比例在增加,特别是有些疾病,一旦致贫是很难脱贫的,它不像有些技术、能力、知识的缺乏可以教育、培训让他在具备这些技术能力的过程中就可以脱贫,疾病造成的贫困是非常难脱贫的,特别是像脑卒中(中风)这类疾病在我们国家发病率高且呈年轻化趋势,很多中年人没有关注好自己的健康状况,一旦因为脑卒中发病而致瘫痪、失明或失语,自己不但丧失劳动力,而且还给家庭社会造成很大的负担。”王陇德说,对贫困不能只关注存量,还要关注增量,烟草流行引发的慢性病人数的增加会增加社会福利和卫生系统的需求。

王陇德表示,截至2019年5月,全国已有北京、上海、深圳、兰州等二十几个城市实施了控烟地方法规并取得积极效果,这为《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第85条的修订,为实现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提供支持。

此外,多年的控烟工作,大量的控烟宣传及倡导行动,为公共场所禁烟建立了民意基础。中国控制吸烟协会于2016年10月至12月,选取北京、上海、西安等10个城市的11523名公众进行了问卷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91.9%的公众支持室内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内全面禁烟,表明出台全国性的无烟立法时机成熟;公众对室内无烟环境的满意度普遍较低,其中公共场所最低为49.3%,工作场所为64.4%,公共交通工具内为69.0%,表明公众普遍渴望无烟环境。

王陇德说,《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即将进入第三次审议,应借助这个重要契机,全面加快推动控烟履约工作,并加快全国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出台,尤其是要强调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何琳说,《“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了到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降低到20%的目标,室内公共场所无烟立法将为这一目标的实现提供了最基础的法律保障,此外还应加强对青少年的宣传教育,严防青少年吸上第一支烟,防止吸烟人群的增加。

“不对后备军进行控制,想让吸烟者戒烟是非常难的。”何琳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王陇德 兰州宾馆 何琳 兰州市人大 兰州室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