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大海为什么不悲伤

原标题:大海为什么不悲伤

邱华栋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

邱华栋小说集《唯有大海不悲伤》将作家的视角楔进探险体验之中。我在阅读时,常被他叙事中的激情所感染。作家邱华栋本就是一个激情四射的话语光源,而这次的写作冲动源于世界的远方与人的极限,分明是他那光源的绝佳燃料。3个中篇小说,3个极为好看的故事,分别写了深海潜水、抓巨型鳄鱼和攀登雪峰。3种极限运动,也是他创设的3种极限的心灵语境。

第一篇小说《唯有大海不悲伤》写个人心灵的创伤。孩子被大海吞噬,导致主人公胡石磊的家庭遽然崩溃。胡石磊无法从中解脱,干脆选择了潜水。在大海的深处,他看到了那种生命的狂放:一个物种为了繁衍可以瞬间产卵弥漫视野,但很快又被捕食者吞噬一空。自然生存的残酷时时刻刻在上演,他逐渐理解着自然与生命的原始本能,受过创伤的心也被一点一滴疗治着。

有时候人走得越远,反而离自己的心灵更近,这其中充满了神奇的辩证关系。在《唯有大海不悲伤》中,人对于空间尤其是大海这一高密度空间的观察与探询,唤醒的不止是人所固有的创伤记忆,而是我们心中那深不可测的大海。

其实,空间上的探寻对人类来说从来都不是游戏,而是对应着一种历史文化上的深层建构。一个当代中国人对这种空间疆域的体认,是需要一个强健的精神胃口才能反刍和品味的大餐。邱华栋的生机勃勃转化成了文学上的盛宴。《鳄鱼猎人》充满了紧张与动作,追捕白化巨型鳄鱼与追捕奸杀了华人少女的白人谋杀犯并行,构筑了某种当代寓言。民族主义与全球化扭结在一起,本身就是我们今天的现实。《鹰的阴影》中,讲述了一个当代中国人的复杂心绪。

在邱华栋的叙事中,我对那些遥远的地方从陌生到新奇,产生一种微妙的变化。当中国文明与世界文明像今天这样密切地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一个中国人走向世界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一个心灵空间不断拓展的过程。这种拓展是一种生命的积累,也是一种生命的修复,这个时刻我们所说出的,将不仅仅只是为了表达我们所看见的,而且更是为了表达我们所不见的、所想象的。就像是那不悲伤的大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邱华栋 胡石磊 鳄鱼猎人 鹰的阴影 民族主义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