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故宫修文物的匠人走了,无数文物上有他的印,三代单传的手艺下落未知……

原标题:在故宫修文物的匠人走了,无数文物上有他的印,三代单传的手艺下落未知……

作者/陈浩

这些天,在各种娱乐新闻刷屏的时候,

许多人没有注意到,

有一位师傅离开了人世。

他就是在《我在故宫修文物》中,

出境的摹印师,

故宫第三代摹印传人:

6月15日去世,年仅55岁。

3年前的《我在故宫修文物》,

也许是沈师傅最大的一次媒体曝光。

深宫高墙,刀笔玉石,

才是他的日常生活。

但谁也未曾料到,

千呼万唤的纪录片续集没出来,

这位老师傅却先一步离去。

许多人对沈师傅会有深刻印象

与纪录片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旁白在介绍各位工匠时,

对其他老师傅的用语是:

“对传人的事情很乐观。

而在沈伟登场时,

旁白用的话是:

“他是现在故宫唯一的摹印传人。”

他还没有徒弟。

故宫摹印,三代单传。

在中国印坛,

曾有南陈北金的说法。

金,指的是金禹民大师,

北派篆刻代表人物,

更是故宫博物院摹印的开创者。

金禹民只有一个徒弟,名为刘玉;

刘玉只有一个徒弟,便是沈伟。

中国的书、画、印三者是一体的,

尤其是印,不可或缺。

让一个中国人看一幅字画,

无论他能不能看懂,

如果落款处没有红色大印,

总会觉得少些东西。

可见这份审美已经刻入骨子里。

由此可见刻印师傅多么重要。

凤篆龙章信手生,

雕镌印信更分明。

人称玉臂非虚誉,

艺苑驰声第一名。

这位玉臂匠——金大坚

便是擅刻印之人。

所以在的书画修复工作中,

沈伟最后的盖印是重中之重。

他成功了,一切大功告成;

沈伟自然比谁都小心,

盖章时要比着镇尺

生怕出一点意外。

即便如此,他还是说:

“人家辛苦几个月修复的,

这盖印就几分钟,

盖坏了都得重新做。

对于自己负责的这一部分,

他嘴上说的云淡风轻,

手上从没有丝毫懈怠。

这份认真坚持了三十多年

读印、临摹、刻印、盖印。

这些步骤看着简单,

但大多数人在读印上就认输了。

故宫随便拿出一幅书画,

往少了说也有百年的历史。

尘封这么久,

早已破败不堪。

有时候连人脸都看不清楚,

更别提角落小小一枚方印。

有时修复书画多年的老师傅,

到章这里的时候,

也不敢轻易下手,

要找沈伟来看一看。

印章的字可不是简体字。

繁体已经很难辨认,

更何况还是篆书。

遇到有千年历史的文物,

上面盖的章更是多达百个。

比如故宫藏的《兰亭序》本,

上面足足有148方印章。

每枚印章本身有特定的朝代特点,

印随人走,刻印人的不同,

导致了不同的风格、体、布局。

而像沈伟这样的摹印人,

就需要能读懂每个印上,

刀手法的轻重、疏密之别,

以及各种细小的差异。

沈伟手里有许多印章合集。

四字的、七字的、八字的……

最大的一个印上有25个字。

从大到小,从多到少,

从皇帝到太后,

全都收录其中。

他的读印数量,

不亚于读万卷书。

当年在纪录片中,

他还说要放到电脑中存起来,

方便以后查找。

知他的愿望是否已经实现。

刻印是一门手艺,

更是一门艺术。

天气、心情、氛围,

都会影响工匠的发挥。

所以沈伟很在意修身养性。

平时在故宫里撸一撸御猫,

种一些西红柿、茄子,

摆弄修剪下盆栽

对他来说,

这里真的已经是半个家。

他1983年便进入故宫工作,

之后才被刻章组的师父看中,

收为徒弟。

师父告诉他:

“我观察你很久了,

你能干这个,我不会看错人。”

沈伟懂规矩,更知道守规矩。

故宫里的修复师傅,

沈伟第一年没干别的,

就是磨石头、磨工具。

之后又学了两年写篆字,

这些都做过之后,

师父才让他碰印章。

匠人忌浮躁,

做文物修复的匠人更是如此。

既要能耐得住寂寞,

更要能认真对待

落下的每一刀,每一笔。

沈伟曾经提到过,

就是第四代传人还没着落。

他也怕师父传下来的手艺,

能耐住性子当五年学徒呢?

一不赚钱,二不出名,

对他们来说太难了。

原本以为时间还有,来日可期

他去世的消息先来了。

如今只有他用过的刀具,

记录着他的一片匠心。

------- 完 -------

点最上方寻匠之美” → 点右上角“...”“设为星标

完整版寻匠之美。

本文图片来源: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

微博@梨视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最上方寻匠之美” → 点右上角“...”“设为星标

完整版寻匠之美。

本文图片来源: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

微博@梨视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