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从来佳茗似佳人”,历史上的著名诗人苏轼原来是位茶道高手

原标题:“从来佳茗似佳人”,历史上的著名诗人苏轼原来是位茶道高手

宋代书法四大家都和茶有缘,其中蔡襄本身就是制茶专家,对茶的了解自然精到,但在“博”上却仍不及苏轼。苏轼品茶、烹茶、种茶样样在行,对茶史、茶功颇有研究,又创作出众多的咏茶诗词。

长期的地方官和贬谪生活,苏轼足迹遍及各地,“尝尽溪茶与山茗”:“白云峰下两旗新,腻绿长鲜谷雨春”,是杭州所产的“白云茶”;“千金买断顾渚春,似与越人降日注”,是湖州产的“顾渚紫笋茶”和绍兴产的“日铸雪芽”;“未办报君青玉案,建溪新饼截云腴”。

这种似云腴美的“新饼”产自建州(今福建建瓯);“浮石已干霜后水,焦坑闲试雨前茶”,这谷雨前的“焦坑茶”产自粤赣边的大瘐岭下;还有四川涪州(今彭水)的“月兔茶”、江西分宁(今修水)的“双井茶”、湖北兴国(今阳新)的“桃花茶”等等。

苏轼爱茶至深:“戏作小诗君勿笑,从来佳茗似佳人。”,知茶的功用:“何须魏帝一丸药,且尽卢仝七碗茶。”,茶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之物。过路讨茶解渴:“酒困路长睢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夜晚办事要喝茶:“簿书鞭扑昼填委,煮茗烧栗宜宵征”;创作诗文要喝茶:“皓色生瓯面,堪称雪见羞;东坡调诗腹,今夜睡应休”;睡前睡起也要喝茶:“沐罢巾冠快晚凉,睡余齿颊带茶香”、“春浓睡足午窗明,想见新茶如泼乳”。

苏轼字帖苏轼对烹茶十分精到,认为好茶必须配以好水,曾以诗索惠山泉水: “精品厌凡泉,愿子致一斛。”

“活水还须活火烹,自临钓石取深清。”,烹茶的水是亲自在钓石边从深处汲来的,并用活炭火煮沸的。

宋时烹茶辛劳,诗人常常亲自操作:“磨成不敢付僮仆,自看雪汤生几珠”。对烹茶煮水时的水温掌握十分讲究,《试院煎茶》说:“蟹眼已过鱼眼生,飕飕欲作松风鸣。

蒙茸出磨细珠落,眩转绕瓯飞雪轻。银瓶泻汤夸第二,未识古人煎水意。君不见,昔时李生好客手自煎,贵从活火发新泉。”煮水以初沸时泛起如蟹眼鱼目状小气泡,发出似松涛之声时为适度,最能发新泉引茶香。煮沸过度则谓“老”,失去鲜馥。

对煮水的器具和饮茶用具,苏轼也有讲究,此贴就提及不少茶具。“铜腥铁涩不宜泉”,“定州花瓷琢红玉”,用铜器铁壶煮水有腥气涩味,喝茶最好用定窑兔毫盏。

苏轼在宜兴时,还设计了一种提梁式紫砂壶“东坡壶”,“松风竹炉,提壶相呼”,即是苏轼用此壶烹茗独饮时的生动写照。

苏轼贬谪黄州时生活困顿:“磋我五亩园,桑麦苦蒙翳。不令寸地闲,更乞茶子艺。”自身躬耕更知茶农之苦,对龙凤团茶的繁琐费工颇有微词:

“君不见武夷溪边粟粒芽,前丁后蔡相笼加,争新买宠各出意,今年斗品充官茶。”并直言:“我愿天公怜赤子,莫生尤物为疮痏”。但从《致季常尺牍》可知他也挡不住团茶的诱惑!

苏轼《水调歌头》,记咏了采茶、制茶、点茶、品茶,绘声绘色,情趣盎然。词云: “已过几番雨,前夜一声雷。旗枪争战建溪,春色占先魁。采取枝头雀舌,带露和烟捣碎,结就紫云堆。轻动黄金碾,飞起绿尘埃。

老龙团,真凤髓,点将来。兔毫盏里,霎时滋味舌头回。唤醒青州从事,战退睡魔百万,梦不到阳台。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

杭州得道高僧辩才是苏东坡的诗友,退居龙井后就不再出入。苏轼到龙井拜会辩才,煮茗论道,千言恨少。

惜别时辩才常忘情破例送客过溪,事后以诗相和,“煮茗款导论”(辩才)、“永记二老游”(苏轼)。辩才还在老龙井旁建亭纪念,名为“过溪亭”,也叫“二老亭”’。

诗中字里行间表达了苏东坡对辩才旷达高行的无限崇敬之情,与辩才交往排遣了他才大难用、难容的情怀。寄托了苏东坡对这段感情的追忆和希望,同时表现出大千世界如在掌握,人间离愁别苦何足忧的豁达胸怀。

这幅作品落笔沉着、从容,已没有十年前书写《黄州寒食诗帖》时的激宕,墨色浓重却透着清雅之气,虽丰腴浑厚却不失秀逸之质。有种“豪华落尽见真淳”的境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咏茶 尝尽溪茶 白云峰下两旗 谷雨春 顾渚春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