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5000党员干部,他们为何主动投案?

原标题:5000党员干部,他们为何主动投案?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图片网

6月2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河南省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河南省人大民族侨务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王耀(正厅级)涉嫌违纪违法,已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河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又一位主动投案的官员。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今年5月在题为《主动投案是选择了唯一正确的出路》的文章透露,十九大(2017年10月)以来,全国共有2.7万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了违纪违法问题,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

主动投案者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官网发现,今年上半年主动投案的也着实不少。单就该网公布的案件信息看,截至6月25日,约有50多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其中就包括秦光荣和刘士余这两位省部级高官。

秦光荣,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如果从1999年任云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算起,到2014年卸任云南省委书记,他在云南官场已深耕十五年了。谁想到退休数年后竟然主动投案。

值得一提的是,他是继白恩培之后,又一位落马的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在云南官场产生了极大的震动效应。

短短十五天后,与之工作交集颇多的云南城投董事长许雷也投案了。

中国新闻周刊之前的报道曾指,多位湖南、云南政商界知情人士透露,此前已经有多个事件指向他,其儿子出事是压垮秦光荣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对于刘士余、证监会的原主席,曾屡屡放出狠话“抓妖精”、“不让资本大鳄为非作歹”,推行强监管。在其转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主任后数月即主动投案。《中国经济周刊》报道称在刘士余任内,江苏企业开启了IPO(上市)盛宴。财新指南京银行“债市一姐”戴娟或为刘士余被调查的导火索。

包括秦光荣、刘士余在内,已有数十位党员干部先后主动投案。这些官员来自河南、山东、四川、陕西、浙江、黑龙江、云南、安徽等地,级别上涵盖省部级、厅局级以及普通公职人员。

警示与震慑

促使官员主动投案的因素非常多,警示和震慑是其中之一。

5月初,浙江开展了一场“警示教育月”活动。浙江省纪委监委的网站信息显示,浙江省委要求浙江各地各单位要做深做实“七个一”规定动作,即组织一次警示教育参观活动,召开一场警示教育大会,剖析一批严重违纪违法典型案例,开展一次廉政风险排查和防范化解,组织一次党风廉政专题培训,召开一次专题民主生活会,开展一次清廉文化创建活动。

效果颇为显著。5月10日上午,浙江衢州市供销社副主任高金坚主动投案,一到地方就说“我过来把我的问题交代清楚”,边说边从随身的黑色公文包中掏出整整齐齐的一叠现金和一张银行卡。

高金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交代完自己的问题后,晚上睡觉也踏实了”。

这也是该省开展警示教育月活动后,浙江首个主动投案的处级领导干部。截至5月底,浙江省各地共有17名干部到纪检监察机关主动投案。

4月中旬,安徽省纪委监委在安徽全省部署为期一个月的打击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关系网”集中统一行动。第二天安徽省纪委监委即对外发出通告,敦促涉黑涉恶腐败及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主动投案。

在不断加大政策宣传的同时,安徽省先后宿州、滁州、芜湖、六安、蚌埠、马鞍山、亳州等地20多起典型案件进行曝光,加大对“保护伞”的震慑力度。随后不久,一批“保护伞”自己主动投案。安徽省纪委监委透露,今年3月下旬以来,安徽已有14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主动投案。

外逃无门

年初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指出,要“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不断深化标本兼治”,“有力削减存量、有效遏制增量,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

反腐学者、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李永忠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官员主动投案这一现象,印证了中央的判断,即反腐败已是压倒性胜利。

但他同时强调反腐败斗争仍然没有结束,后续还面临着如何遏制增量削减存量的问题。

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吴建雄对此表示,反腐高压下出现主动投案现象是必然的。他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原因主要有三点:

一是十八大以来反腐强高压,打破了一些官员所谓“做做样子”的幻想;二是反腐无禁区,无时限,无论多高级别,无论是否退休都有可能被查处;三是体制效能得到发挥,尤其是监察体制改革后,常规高效的监管制度得以建立,覆盖范围广,党纪和国法双重监管共同发力。

李永忠也认为,主动投案的背后一是腐败官员没想到,高压反腐持续了六年多,很多人还认为反腐只是“一阵风”;二是反腐领域的“光电效应”得到了显现;三是外逃越来越难,制度的笼子越扎越紧。他尤其提到了脸谱识别技术的应用,这让官员外逃越来越难。

所谓“光电效应”其实借用了一个物理概念,是指“在高于某特定频率的电磁波照射下,某些物质内部的电子会被光子激发出来而形成电流,即光生电”。

李永忠还补充称,海外追逃“反腐第二战场”的开辟,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政府都是要追赃追责追人,尤其是“红通人员”已经归案过半,这给外逃的官员以极大的震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秦光荣和 秦光荣 白恩培 许雷 ipo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