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拜腾“拖欠”一汽夏利3亿款项,另有隐情?

原标题:拜腾“拖欠”一汽夏利3亿款项,另有隐情?

6月25日,一汽夏利(000927)终于公布了《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关于2018年年度报告问询函回复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是份公告迟到了两个星期,是一汽夏利就今年6月4日被深交所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中关于“一元甩卖子公司”一事的补充说明。

你没听错,就是“一元甩卖”子公司。

深交所关注的也很简单,要求一汽夏利说明公司存货跌价准备的计提是否准确合理,公司是否存在潜在的资金链风险和信用危机,以及报告期有息负债的上升等8个问题。

也就说,这是对财报的一种解释。不过很显然,一汽夏利并非是财务操作,而是另有隐情。

在一汽夏利的回复函中称,与南京知行达成了出售华利公司的协议后,南京知行尚有3.1亿元的款项逾期未支付。

南京知行,是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的母公司,也就是说,因为拜腾方面还有3.1亿元的款项没到账,所以影响了一汽夏利的财务状况。

一汽夏利在回复中称:“截至回函日,由于南京知行的还款金额未达到协议约定金额,华利公司仍在我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未进行相关损益的会计处理。”

根据一汽夏利在回函中说道,公司与南京知行于去年10月签订补充协议签署后,收到南京知行支付的股权转让款人民币1元,及剩余债务的10%人民币8000万元;于2019年1月,收到南京知行支付的剩余债务的30%人民币24000万元;于2019年5月,收到南京知行支付的1000万元。

那就是说,截至目前,一汽夏利先后共收到南京知行给付的3.3亿元债款。

去年9月28日,南京知行以1元的价格收购一汽华利100%股权的新闻在业内引起极大关注。

作为拜腾的母公司,此次交易后不仅能为拜腾获得渴求已久的生产资质外,拜腾与一汽集团之间的关系亦更为深度被绑定。

针对收购华利公司过程中出现3.1亿元付款逾期一事,拜腾方面表示,“与一汽夏利(华利母公司)保持着密切沟通,会很快达成新的还款安排。”6月24日晚间,一汽夏利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与南京知行(拜腾品牌方)达成出售华利公司的协议后,南京知行尚有3.1亿元款项逾期未支付。

但是,目前看来这一笔欠款似乎难有着落。

因为现在,拜腾汽车已经自身难保了。

今年以来,新能源车企就一直不太好过,这或许跟中国创投市场目前的严峻形势有关。相关数据显示,今年5月,基金目标募资总规模断崖式下跌91.44%;6月,投融资数量、规模双双触及一年来的冰点。

今年以来,我们除了看到威马、蔚来以及博郡先后获得融资之外,再无其他新造车势力获得新的融资。

由此可见,在资本寒冬下,新造车势力获得融资的难度将越来越大。

今年5月,就已经有媒体爆出拜腾即将在最新一轮融资中筹集总计约5亿美元,其中一汽集团将领投1亿美元。然而,6月即将过去,拜腾的融资进度似乎陷入停滞的局面。

9月30日,将是拜腾偿清债务的最后时限,但高达数亿元的融资缺口在如今的车市以及资本寒冬中看来,此番压在戴雷肩上的任务将极为沉重。

不过,根据协议,拜腾还需要承担一汽华利的部分债务,主要包括支付华利公司应付职工薪酬5462万元以及华利汽车应偿还给天津一汽夏利的8亿元债务。那就是说,综合而言,拜腾接手一汽华利,一共需付出约8.5亿元的总成本。

同时,按照公告,南京知行需要分4个阶段来偿还所有债务,其中在2019年4月30日前偿还40%债务;2019年9月30日前偿还20%债务。

6月上旬,拜腾在南京工厂召开了一场对外展示会,虽然拜腾M-Byte首台白车身已经正式下线,但官方并没有明确表示其第一辆车型将于何时下线。

而拜腾首席执行官戴雷在会上也声称,拜腾汽车今年将会完成三件大事,一是于年中完成C轮融资,二是第三季度实现M-Byte量产版全球首发,三是年底实现M-Byte正式量产。

眼下,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威马汽车都已纷纷开始开始向市场交付产品,还停留在图纸上的造车新势力,显然已经失去了很重要的窗口,面临着极大的融资压力。

反观一汽夏利,盈利压力也很大,2019年一季度处于亏损状态,达到了1.99亿。

所以,这一次的债务不管是对于拜腾,还是一汽夏利,都是一次考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拜腾 询函 南京知行 华利公司 南京知行尚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