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从圣地出发,抵达心灵的圣地

原标题:从圣地出发,抵达心灵的圣地

向往梅里久矣!

当我看到梅里100极限耐力赛志愿者招募公告,心立刻就起航了。感谢梅里100组委会,让我有机会走进德钦,作为一名媒体志愿者,一边记录颂赞高海拔极限耐力赛的勇士,一边和藏民亲密接触,一起生活,感触良多。

我的工作点位在CP11尼农村,住在藏人家中,九名志愿者为赛事尽心尽力,藏人阿木一家人为志愿者和哈巴巅峰救援队提供后勤保障。象亲人一般的尽心照顾中,感受藏民的热情好客,质朴友善。

所谓志愿者(Volunteer)联合国定义为“自愿进行社会公共利益服务而不获取任何利益、金钱、名利的活动者,具体指在不为任何物质报酬的前提下,主动承担社会责任而不获取报酬,奉献个人时间和行动的人。

带着一颗感恩的心,带着对运动员满满的敬意,带着对梅里和向往,和志愿者小伙伴一起兢兢业业孜孜不倦地为运动员极尽绵薄之力,送人玫瑰,手留余香!获得依然很多……

行走藏民传山小径,仰望梅里雪山如金字塔般直插霄汉的卡瓦格博,被其向善的魅力所震撼,思索领悟宗教信仰、藏传佛教的人文魅力,是一次心灵的洗礼,正如梅里100极限耐力赛的精神:“从圣地出发,抵达心灵的圣地”。

世人对于宗教对于信仰看法不一,贬褒不一,甚至有人认为不过是愚昧的极致。但无疑,藏传佛教,传承千年,是一种独特的文化,一种生存哲学,一种心灵抚慰的人文情怀,永远值得尊敬景仰和探索。一个有信仰的民族,一个有信仰的人,都是值得信赖和尊敬的。

信仰是一种无形的有别于法律的约束,或者说是一种道德修为,一种生活处事的准则,内心深处的认同,自觉自愿的信奉并快乐着。

或许短暂的几天并不能知晓宗教信仰的全部内涵,却也了解到藏传佛教带给藏民支撑一生的力量有多强大。神山圣水的理念,众生平等的信条,对自然的保护难以一言以蔽之,但卡瓦格博,是迄今为止唯一因宗教信仰和文化伦理禁止攀登的神山,葆有永恒的圣洁吉祥和崇高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说没能参加五月三十日飞来寺神山祭祀仪式有点儿遗憾的话,在尼农村藏民家中生活,感受藏民每日的虔诚,一样令人动容。

晨起洗漱毕的第一件事,就是息灭佛龛值夜的酥油灯,于煨桑的香炉中添加香料,摆放七个贡水的神碗,装满七碗清水,双手合十,口念六字真言,毕,再开始一日生计。洗漱最是不能马虎,以洁净的双手操持这一切,以洁净的容颜面对神灵,至关重要,诚心可鉴。

傍晚太阳落山之时,再次净手,倒掉七碗贡水,点上酥油灯,口念真言,虔心礼拜,感谢神灵庇佑一日平安。一颗感恩的心,从早到晚,一颗恬静的心,淡定从容地生活。

怀一颗感恩之心,内心平静祥和日久之后,就算人生走向暮年,相由心生的作用原理,且看藏族老阿妈,生活的年轮刻在脸上,平静祥和也洋溢在眉间,像太阳一般让人心生温暖,就算语言不通,也明了善良的相向,感受人性光芒的照耀。

转不完的佛塔

一路在杜鹃花点缀的盘山公路上行进,当看见一座巨型白塔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香格里拉市区就到了。

湛蓝的天空如洗,洁白的云朵低飞,似乎伸手可及。

藏式风格的建筑鳞次栉比,没有工业污染,没有车水马龙,安静祥和的街区,有一些梦幻,分分钟联想到世外桃园,忆起心中向往日久梦中的香巴拉。

在我想着要返回214国道进入香格里拉市的位置瞻仰车中匆匆一瞥的那座白塔时,想着坐在白塔下绿草如茵鲜花盛开的草地上,静静享受傍晚时光是何等惬意,其实是溜达在前往独克宗古城的长征路上,被特异的藏式建筑风格所牵引,不能自己。

华灯初上时,步入独克宗古城,银匠在街上铺面叮叮咚咚敲打着手中的银器,那种专注的美,让我驻足不前。

银器和锡器在藏人的生活中不可或缺,日常的酥油茶,或是藏刀的装饰等等,都离不开这些象征纯洁、吉祥、富贵的金属。

著名的四方街,热情奔放的锅庄,舞动各色皮肤的人群,音乐和舞蹈没有国别、民族、语言的限制,禁不住也随着人群舞动起来,甭管动作协调与否,感受快乐与激情足够。

一曲尽兴,便又信步在古城中穿梭,一座小型白塔矗立在小型广场的中央,白塔前煨桑的香炉似乎尚有余温。手掌能及的位置是一圈经筒,走过路过的人们,手摸转经筒顺时针转三圈离去,或口中念念有词,或目光祥和,默不作声。

及至龟山大佛寺世界最大的转经筒,我已经转了好几座佛塔。

之后的几天,在不经意间,总有白塔入眼,在街巷、在乡村、在草原、在景区……白塔无处不在,转经筒不处不在。

白塔即佛塔,也称浮屠,喇嘛塔。它的蓝本源于古代印度比较原始的覆钵式佛塔,这种覆钵式塔一直被藏传佛教所沿用,表面一般都涂抹白灰,颜色洁白,俗称白塔。

有白塔的地方,意为圣迹出现过的地方,具有威慑力量能够压制一切邪恶。白塔不仅具有宗教意义,是藏民心灵寄托之所,也是藏地符号之一。

藏传佛教徒以造佛塔作为一种修德积福的途径之一,无论僧俗都热衷于修建佛塔,供信徒顶礼膜拜,成就世界上拥有佛塔最多的佛教圣地。大地方小地点甚至藏民家中楼房的顶层,也有白塔立于重要的位置,如果想要转完所有的白塔,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看不尽的风马

如果说白塔虽多尚且可以计数的话,那么经幡则数不胜数,无计其数,多到难以想象!

山、河、路口、寺庙、民居……随处可见,少则几串,多则如海,或者我并知道怎样形容其多,总之到处都可见印有经文图案成串系于绳索之上的小旗。

这种小旗藏语为“隆达”,或 “祭马”、“禄马”、“经幡”、“祈愿幡”,隆在藏语中是风的意思,达是马,习惯上称它为风马旗。

风马五色小旗上印有八字真言,六字真言等佛咒,也画有一匹骏马,寓意祷文借助神速的风马传播教区,在大地苍穹之间飘荡摇曳之时,连地接天,使僧俗信众的精神世界与神灵沟通。

白、黄、红、绿、蓝五种颜色,各有寓意,有西赤、东青、南黄、北绿的宇宙四方之说。白色纯洁善良,红色兴旺刚猛,绿色阴柔平和,黄色仁慈博才,蓝色勇敢机智,寓意都是美好吉祥。

许多许多崭新艳丽的五色经幡在天地间飘扬,但也有褪色比较暗淡的,这种基本是一年才换新一次的,比如插于每户藏家房顶的经幡,藏历新年换新,一般是新年初一过后的某个良辰吉日,不象汉族大年除夕除旧布新是固定的日子。

换新的那天早上太阳刚刚升起照到房顶的时候,全家老小身着节日盛装,齐聚楼顶,举行一年一度隆重而欢乐的更换经幡仪式,也是最隆重的祭神、祈福活动。

风马旗还有一项独特功能,每有活佛尊者圆寂,家家户户将房顶上的风马旗倾斜置放,以示哀悼,和下半旗致哀异曲同工。

关于风马旗有多种传说,比如一,佛祖手持经卷打坐菩提树下,闭目沉思,一阵大风,吹走手中的经书。经书被风撕成碎片,御风而行,被带到世界各地,带到那些正在遭受苦难的劳苦大众手中,凡是得到经书碎片的人都得到了幸福。人们感念佛祖恩赐,便制成三角形、方形、条形彩布,上面印上经文和佛祖的画像,挂在风吹得到的地方,消灾祈福,祈求平安。

另一个传说是藏族僧人于印度取得真经,回来过河时弄湿了经书,在岸边摊开晾晒,自

己则坐在大树下打坐入定。突然天地间响起法锣、法号,阵阵梵音缭绕,感觉微风拂面,周身通泰,大彻大悟。他不觉微微睁眼,原来风起,刮得经书满天、满地、满河,藏人因此福至。人们为了纪念僧人的顿悟和颂扬佛经,把经书印在布上,挂在天地之间,表达对上天、对神的虔诚和敬意。

风马旗多由布制作,也有用麻纱、丝绸及土纸的,不管方形、角形、条形,小到可一条一缕,大到可整匹整幅的棉布,或串挂于绳,或随意抛洒。劲风吹拂之时,风马漫天飞舞,是藏人的信仰寄托,也是旅人眼中的人文风光。

传说藏民的守护神骑着风马在雪山、森林、草原、峡谷中巡视,保护雪域高原的安宁祥和,抵御魔怪和邪恶入侵,是传说也是信念,从藏民敬畏崇拜自然,纯朴友善中可以感受得到的是独特人文风情,并可从中反省自身,或多或少调整三观,洗礼魂灵。

走不完的转山路

转山既是藏族人对神山圣水反复绕走的虔诚形式,也是生活的组成部分,庄严神圣,转山转水转佛塔,虔诚的信仰如雪山雪莲花一般至纯至净,少则几日,多则十几天,绕神山行走,风餐露宿,颇有苦行僧的况味。

他们相信徒步绕行神山,转一圈可清除一生罪孽,转十圈,在五百次生死轮回中可免去堕入地狱之苦,转百圈可以涅槃成佛。如果在转山途中突然去世,是一种大欢喜的造化,很多老人都希望在转山途中驾鹤西去,一生功德圆满,所以虔诚的藏民每年总有几天抛开世俗生活,举家荒野行走,历经磨难后回到出发地,艰难险阻,无所畏惧,苦难和折磨正是他们延续朝圣之路的理由,我们说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而藏民则认为不转山,怎么向神灵表达自己的心愿呢?

藏区著名的神山有八座,闻名的有德钦的卡瓦格博、西藏的冈仁波齐、青海的阿尼玛卿山、青海的尕朵觉沃并称藏传佛教四大神山。而地处滇、川、藏三省结合部的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境内的梅里雪山,是康巴地区最大的一座神山,也是云南省最高峰,海拔6740米,唯一一座因文化保护而禁止攀登的高峰,称作绒赞卡瓦格博,藏民则亲切地称为乃钦卡瓦格博,翻译成汉语是卡瓦格博爷爷。

转山是对神山的朝觐和礼赞,围绕整座神上环绕一周叫大转或外转,藏语称“交古”,在卡瓦格博腹地绕行一周叫小转或内转,藏语称“南古”。总体来说转行卡瓦格博神山线路大分有三条,分大转、中转和小转,或者称内转、外转和中转,三条线路分别围绕整座山脉或围绕主峰群或在主峰正面腹地行走,行是一种形式,内核是修,所谓修行,其实一体,密不可分。

我走了其中的一小段儿,距离不足二十公里,从尼龙出发,经尼农峡谷到下雨崩,再向神瀑,未及而返。一是没有做好转山的准备,再是风景太美,总是被自然天成独特迥异的风光美得走不动道儿。

从神瀑一路奔涌而下的尼农河,带着雪山和蓝天的颜色与性格,纯洁美丽,晶莹剔透,像一条条洁白的哈达,堆集飘动在古木参天的绿荫中,美轮美奂!

行走其侧,数不清的瀑布倾泄而下的激流,激起滔天的浪花,震耳发聩的轰鸣,仿佛是藏传佛教的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在峡谷回响。

下雨崩,这个在心底向往了许久许久的世外桃园,一当接近她,暮然发现,那就是心中天堂的样子, 缅茨姆峰,亭亭玉立,气质若兰,吉娃仁安,五佛之冠,象一道屏障护卫着下雨崩,雪山下齐刷刷直指苍穹的云杉,树龄多在几百年之上,雨崩河清澈明丽,一路欢歌,河水滋养的草地生机勃勃,几匹马儿悠闲地吃草,金色屋顶的喇嘛庙,随风飘扬的经幡,傍山而立的藏式民居,一切刚刚好。

反身回望来时的路,又见白马雪山在另一边的天际熠熠生辉。雪山环抱的下雨崩,一个真正的世外桃园,我庆幸现代文明还没有推进到这里,祈望永远都不要来!

我感恩这条转山的路我走过,我看到了无与伦比的美。

独自一人向神瀑进发,转山藏民留下无尽的经幅在小径两侧,俨然一条经幡大道,我不知道这条朝圣的路上,承载了藏人多少希冀,但我真的又渴又饿又乏,每前进一步,都在拼意志力。

正当此时,一位在上雨崩开客栈的小哥哥向我伸出了援手,送给我一条又大又甜的士力架,一根就恢复了元气,我在他的建议下返回了。

就算坚持走到神瀑,我又能走多少转山的路呢?区区几十公里,何足挂齿?

藏区有八大神山,转山路径何其多!虔诚的藏民穷其一生,怕是也难得走尽每一条转山朝圣的路,何况我乎!但是我还会再来,不求走完,只为修心,静静地走,默默地和自己对话,欣喜的和环境交流,践行梅里100极限耐力赛的精髓:“从圣地出发,抵达心灵的圣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卡瓦格博 息灭 香格里拉市区 214国道 香格里拉市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