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羽皇”波司登被强势沽空,“小裁缝”迎来大挑战?

原标题:“羽皇”波司登被强势沽空,“小裁缝”迎来大挑战?

作者|郝美平

来源|野马财经

四十多年前,小裁缝起家的高德康拉着11位乡亲靠8台缝纫机起家。从自行车到摩托车,从小皮卡换成集装箱,高德康一步步地开拓了市场。

波司登(3998.HK)也慢慢蜕变成一家年销售近百亿元的服装巨头,连续20多年保持行业第一,被业内誉为“羽皇”。“小裁缝”也有个“大梦想”,就是让波司登享誉全球。

然而,打江山易、守江山难,2014年之后波司登发展颇为不顺,业绩下滑、转型困难。在艰难的调整后,业绩如今刚有缓和却被沽空机构称为“一文不值”。看来,高德康的大梦想难有坦途,或许还将有一场“狂风暴雨”。

在港股市场,被做空并不罕见。前有福耀玻璃(3606.HK)、汉能薄膜发电(0566.HK)、辉山乳业(6863.HK)等,如今又新增了波司登。

6月24日,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了针对波司登的沽空报告,直言短期波司登股票的最终价值0.00港元。沽空报告一出,波司登市值一小时蒸发60亿元,股价应声下跌24.78%,盘中紧急停牌。6月25日,波司登复牌,股价小幅上涨。

“沽空报告均属不实,将适时进行股份回购。”波司登在给野马财经发来的一份澄清声明中称。

即使波司登澄清,这份猝不及防的沽空报告,还是让波司登代价惨重。

“羽皇”被指“四宗罪”

“要想别人听你说话,拍拍他的肩膀是不够的,必须给予他震撼。”电影《七宗罪》中这句台词意味深长。如今,Bonitas的沽空报告就让波司登很是“震撼”。

在沽空报告中,Bonitas列举了波司登的“四宗罪”。主要从净利润、关联交易、资产处置以及股东巨额分红等方面对波司登进行质疑,认为波司登创始人、董事长高德康从小股东处“抽血”,然后进行资产的进一步周转腾挪。

报告指出,波司登自2015年以来捏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这个数据来自中国信用报告披露数据和香港交易所申报报告数据。

中国信用报告显示,波司登的子公司净利润是4.63亿元。而波司登向交易所上交的文件显示,其2015年以来3年累计净利润为13亿元。据此,Bonitas认为波司登自2015年以来捏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多报了174%。

对此,波司登在澄清公告中解释,是“双方的会计准则和报告审计周期不同”才引起这种差值。似乎会计准则不同,已经成了企业澄清财务质疑的标准用辞。不久前因为122亿元爆雷的康得新,也用会计准则不同解释过自己的财务问题。

报告挥舞出的另一个大棒是关联交易问题,波司登此前溢价收购3家品牌——“杰西”、“邦宝”和“柯利亚诺”,而这3家服装品牌均指向同一人——周美和。报告认为周美和是高德康的同谋者,双方联手通过人为抬高价格,使波司登收购了小到无价值的服装品牌,在此过程中,高德康和周美和累计从波司登抽走了20亿元的现金和股票。沽空报告这一棒子打下去,高德康和波司登似乎百口莫辩。

波司登在澄清声明中,强调这3次收购都是合法的,是经过董事会批准的。不过关于高溢价收购的质疑,波司登仅强调,这3个品牌是经过评估,有价值的。

另外,报告还直指波司登以540万低价向高德康处置价值6500万元的资产,并且向拥有集团65%以上股份的内部人士派发历史纪录的高额股息。

报告招招毙命,波司登回复显得疲于应对。或许是为了稳定投资者的信心,高德康表示在适当的时点会增持公司股份,而波司登也表示会进一步回购。不过野马财经查询天眼查发现,今年3月,波司登将其持有的天津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7000万元的股权出质给了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

图片来源:天眼查

旗下资产股权变动背后,或许波司登正在悄无声息的酝酿一场资产腾挪。

拐点2014

波司登2007年上市之后,一路发展顺遂。拐点出现在2014年,波司登首次和蝉联多年的羽绒服销售冠军失之交臂。也是在这一年,波司登营收和净利润骤降。这个时间点与沽空报告中所称的捏造净利润时间刚好吻合。

野马财经梳理波司登历年财报发现,从2014年开始,连续3年,波司登的营收都在逐年下滑,净利润在2015创新低,仅1.3亿元。而2011年,其净利润还是14亿元。

图片来源:同花顺

对于2014年的业绩突变,和整体的形势也有关系。在2013年底、2014年初,全国经济形势有所震荡。数据显示,2014年GDP增速在从7.9%降到7.1%。经济发展进入衰退阶段。前段时间爆雷的“二康”——康得新和康美药业,就是在这个时间段,用做账的方式保持了业绩的增速。

为挽救业绩的下滑,以及品牌的老化,波司登也做了一些尝试。通过关店“瘦身”,并且努力接轨国际,摆脱用户印象中的“土味”羽绒服。

从2009年起,波司登的零售网络就在急速扩张,截至2012年末,其零售网点总和达到惊人的14435家。

彼时,不论高德康还是波司登都处于高光时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高德康曾兴奋地表示,“伦敦奥运会刚刚过去,每个人都知道百米短跑冠军是闪电侠博尔特,但在座的谁知道法国或是肯尼亚的百米冠军是谁?同样的道理,波司登绝不愿意在取得中国服装的领导地位后止步不前,而放弃自己的理想和雄心。”

于是波司登开始国际化战略,投入巨资在英国建立波司登旗舰店,并且在2014年,挖来有国际背景的梁旭晖担任波司登CEO,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一方面是锐意国际化的改革,一方面是业绩低迷下的收缩。2015年,波司登关店5106家,创历史新高。2016年,业绩持续下滑,波司登关店1328家。

再看国际化的改革,梁旭晖上任8个月后就以“家庭原因”为由辞职,而曾经作为标志的波司登英国旗舰店也在2017年关门。

当时,波司登陷入内忧外困。

过去的荣耀

不论是起还是落,高德康始终是波司登的掌舵者。1976年,江苏常熟县24岁的高德康,因为从父亲手里学来了裁缝手艺,于是拉着11位乡亲成立了缝纫组,用8台缝纫机开始创业。

彼时,“魔都”上海对高德康有一种魔力,上海造风靡全国。于是,高德康开始到上海寻找代加工生意,每周至少3次,骑着自行车往返上海和常熟之间。有一次,因为浑身汗味,急着赶时间的高德康刚上公交,就被赶了下去。

高德康就这样骑着自行车开拓出一小片市场,后来自行车骑坏了换成摩托车,摩托车4年骑坏6辆,又换成了小皮卡。随着业务的扩大,小皮卡又换成了集装箱。而波司登也从最初的11个人8台缝纫机,慢慢蜕变成一家年销售近百亿元,连续20多年保持行业第一的“庞然大物”。

在高德康创业过程中,转机发生在1987年,那一年高德康开始替一家上海的羽绒服牌子做“贴牌”,这成为高德康接触羽绒服生意的契机。

到1992年,波司登正式被注册商标。之所以取名波司登,高德康曾经解释,这取自“波士顿”的谐音,洋气,也希望有一天波司登能进入国外市场。这是“小裁缝”在创业之初的“大梦想”。

两年后,波司登羽绒服正式面市销售。1995年,因为一下卖出了68万件,占了当年全国市场份额的16.98%,波司登从此稳坐中国羽绒服市场头把交椅。

随后,波司登又先后成立了“雪中飞”、“冰洁”、“康博”等多个子品牌。借助这种羽绒服品牌矩阵,波司登迅速成为行业老大。到2006年,全球三分之一的羽绒服产自波司登。波司登变身一代“羽皇”,高德康昔日的“大梦想”变得触手可及。

2007年,蛰伏32年后,56岁的高德康最终撞响了港交所的钟声,波司登成功上市。高德康身家也随之飞涨,跃升为亿万富豪。

不过发展有起有落,不论是2008年的经融危机,还是2014年的业绩低迷,波司登都成功缓了过来。

最新的年中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6个月中,波司登营收34.44亿元,同比增长16.4%;营业利润3.55亿元,同比增长62.1%;归母净利润2.51亿元,同比增长43.9%。

而对于2014-2016年的业绩下滑,波司登解释为调整期。得益于2017-2018年业绩的回转,包括海通证券、国盛证券等多家券商最近都对波司登给予买入评级。

本来刚从业绩低迷中恢复不久的波司登,正在一路向好。然而,一份沽空报告,打破了波司登的岁月静好。

董明珠曾说过,“喝茅台酒、穿波司登、买格力空调”。昔日的民族品牌3巨头,如今各有各的烦恼。

虽然波司登25日澄清沽空报告不实,但是公司澄清乏力。如何赢回投资者的信心,是波司登不得不考虑的问题。虽然波司登和高德康承诺回购/增持股票,但这次能赢回投资者的信心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郝美平 四宗罪 康得新 邦宝 周美和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