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投资陷逾期,步森闹内讧,“85后”互金女大佬如何遥控应对危局

原标题:爱投资陷逾期,步森闹内讧,“85后”互金女大佬如何遥控应对危局

作者:吴忌

来源:独角金融

立案传闻的余波还未散去,爱投资又因为步森股份的一纸公告再次引发关注。

步森股份(002569.SZ)在6月24日晚间发布的《关于收到股东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公告》中称,合计持股14.7%的5名股东,提请公司董事会召开 2019 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要求罢免董事长赵春霞,总经理、财务总监封雪,非独立董事柏亮、苏红、李鑫、孟繁琪,监事潘祎、韩佳。这些人与赵春霞一起进入上市公司董事会,如今又被股东提请一起罢免。

5月份,东方恒正挤下爱投资董事长赵春霞,以16%的持股份额,获得步森股份第一大股东位置的时候,上市公司控制权易手的危机已然显露苗头。不过,当时步森股份发布公告,认为:第五届董事会成员选任有效且在正常履职中,并且赵春霞拥有的表决权能够决定上市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的选任,此外没有任何任何股东能够实际支配股份表决权超过30%。因此,赵春霞上市公司实控人的位置依然稳当。

但如今,5名股东合计持股14.7%,东方恒正手中还有16%股份,加起来可以支配股份堪堪超过30%。如果此次的罢免请求获得通过,一切显然又将发生截然不同的变化。

爱投资、步森股份,赵春霞手里筹码正变得越来越少……

1

P2P之殇

2013年,P2P刚刚开始爆发。这一年的3月31日,爱投资上线了。在官网的介绍中,平台创始人、董事长赵春霞履历光鲜,19岁即大学毕业,先后在花旗银行投资银行部以及资产管理公司任职。其余的几位高管,也大多具有深厚的金融从业经验。

强劲的公司高管+风头正劲的互联网金融行业,让爱投资在互联网金融的风口中一路上升。到2015年9月,上线一年半的时候,累计交易额已经突破100亿元;到2018年4月,上线5周年的时候,累计交易额已经突破450亿元。期间,还于2015年、2016年,分别获得了知名风投达泰资本、上市系集团恒润华创领投的A、B轮融资。其中,B轮融资达到2.5亿元。然而,看似实力强劲、资金充足的爱投资,在2018年雷潮的时候,还是出了问题。

2018年6月19日,赵春霞在爱投资官方论坛中发布《关于组建数据科技集团和启动爱投资IPO的相关说明》,宣布正式启动IPO计划,计划融资1-1.5亿美金。在行业频频爆雷之际,这本来是一个提振行业信心的好消息。但很快,IPO计划宣布不到一个月,爱投资就出现了逾期。窟窿越来越大,先是3000万元,到8月底,就变成了14.13亿元,到9月份,超过30亿元,到今年6月,已经超过97亿元,其中逾期90天以上的达到56亿元……

大规模逾期来的如此猝不及防。监管的压力、出借人的声讨接踵而来,爱投资在去年7月发布逾期声明的同时,提出了“债转股”等方案。不过,这种方案很难让出借人所接受,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向独角金融表示,“债转股是一种套路清盘模式,实际上是利用清盘恶意拖延时间,有可能致使投资人错过最佳报案时间,属于恶意清盘。而且,债转股还是刚性兑付的思维。平台现在都经营不好,债转股也未必能经营好,投资人成为股东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有可能再次陷入新的套路。”

愿意“债转股”者寥寥。随后,爱投资索性公开披露违约欠款企业名单,公布逾期项目清查结果,效果差强人意。官网上的公告停留在去年10月12日,论坛上的信息披露也寥寥无几。据一位参与过爱投资资产处置的前员工A先生向独角金融透露,目前国厚资产已经介入,正在清核资产、催收债务,已经有10亿元左右的逾期项目胜诉,但借款公司情况复杂。

(截图来源于爱投资“爱亲论坛”)

更为值得关注的一点在于,平台出现大规模逾期不久后,赵春霞忽然“失联”了。去年8月15日,因赵春霞控制下的安见科技所持步森股份触及质押平仓线,其被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要求接受谈话。然而,赵春霞却一直未能现身赴约,至今已有10个月时间。步森股份在最近的回应中称,赵春霞“因身体健康原因正在境外接受治疗,并无固定居所。待疗程结束病情稳定后尽快回国。”

2

买壳巨亏,风波不断

互金公司的老板都有个上市梦,作为行业内知名平台的实控人,赵春霞当然也不例外。但更为现实的一个问题在于,互金公司想要上市,很难。尤其在国内A股,几无可能性。

对于爱投资的上市,赵春霞显然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早在2017年10月,赵春霞就通过安见科技,获得上市公司步森股份第一大股东位置,此举一度被业内视为“买壳上市”的征兆;另一方面,爱投资又放出消息称,计划独立上市。在平台出现逾期之前,独立上市之说占据了主流,甚至还公开宣布了IPO计划,但其后出现的逾期粉粹了一切。

时至今日,爱投资虽然仍未被立案,但庞大的逾期已经成为横贯在面前的一道天堑。A先生表示,庞大的逾期并不意味着爱投资就一定无法存活,但根据监管的态度,存活的前提是要把这些历史遗留问题先处理好。

爱投资显然处境艰难,买来的“壳”也波折不断。步森股份,这家由浙江诸暨寿氏家族推上深交所的“家族式”上市公司,自2011年4月登陆A股以来,经营状况就开始不断恶化,净利润从正变负。面对每况愈下的业绩,寿氏家族最终套现离场。此后,实控人走马灯般轮换,睿鸷资产、徐茂栋,最后轮到赵春霞接盘。接盘之始,赵春霞曾对外界表示,徐茂栋入主步森股份后,本来是想做金融科技转型,但自己对这个领域并不擅长,于是提出了与赵春霞合作。

这是笔不太合算的生意。徐茂栋入主步森股份后,收缩原有的服装主业,转而向互联网金融转型,设小额贷款公司、投资证券公司、入股商业银行,动作不断。趁着互联网金融的余热尚存,概念炒作之下,步森股份的股价一路上扬,到赵春霞接盘时达到47元/股。赵春霞接盘的花费超过10亿元,但接盘之后,步森股份的股价又一路下跌,至今已经跌至每股10元左右,跌幅超过70%,可谓巨亏。与之相比,“不擅长金融科技”的徐茂栋,一进一出,净赚5亿。

(截图来源于东财Choice终端)

3

壳落谁家?

除了股价闪崩,赵春霞还必须要面对其他股东的对抗,内忧外患,麻烦缠身。

A先生透露,赵春霞虽然不知身处何处,但一直以来都在通过电话和网络的形式领导工作。步森股份公告也透露,赵春霞虽然身体欠佳,但仍坚持通过电话会议等方式参加,对审议事项发表意见,无一缺席,对于公司的生产经营,也一直亲力亲为。如此看来,对于最近发生的上市公司控制权之争,赵春霞想必是知情的。

这已经不是赵春霞面临的第一次上市公司控制权危机。去年1月,赵春霞刚刚成为步森股份第一大股东不久,步森股份举行的临时大会上,多名时任管理层缺席,大股东赵春霞提出的议案被中小股东联手全部否决。这出“逼宫”大戏,最终以赵春霞5000万元受让睿鸷资产合伙人份额+承担睿鸷资产因股权质押产生的4.5亿元的债务而落幕。

如今,相似的一幕重又出现,股东再次威逼要赵春霞“下课”,但境遇比之前已经有新的变化,赵春霞已经不是步森股份第一大股东。4月28日,东方恒正借步森股份2240万股股份拍卖之机,以2.838亿元获得上市公司16%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赵春霞以13.86%的持股份额退居第二。这次“逼宫”的主角之一王春江,正是东方恒正的法人。

步森股份虽然表示“股权变化并不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化”,但已经获得第一大股东位置的王春江显然并不愿意屈居赵春霞之下。6月13日,步森股份公告免去陈建飞总经理职务,改由赵春霞的老部下——原副总经理封雪担任总经理兼财务总监。

王春江还是坐不住了。6月21日,包括王春江在内合计持有步森股份14.7%股份的5大股东(或被股东委托者),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赵春霞一系公司高管。与此同时,持股16%的东方恒正也向上市公司提交了《关于提请重新选举公司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以及《关于提请重新选举公司第五届监事会非职工代表监事的议案》,提名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以及第五届监事会非职工代表监事。

爱投资深陷逾期,步森股份又闹出控制权危机,10个月都未到证监局谈话的赵春霞,靠“遥控指挥”,还能否牢牢抓住步森股份的控制权?

关于赵春霞、爱投资和步森股份,你有什么想说的?留言区聊聊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