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红学家周汝昌:刘姥姥的出现,是一件大事

原标题:红学家周汝昌:刘姥姥的出现,是一件大事

大家好,这里是书评君的音频栏目“大家小书”,我们将继续挑选该系列丛书中有意思的经典段落分享给大家。今天要推荐给大家的第四十八本书,是周汝昌先生的《红楼小讲》。

周汝昌先生是非常著名的红学家,写过曹雪芹的传记,对《红楼梦》的文本用各种方式进行了研究,比如对人物原型的探佚。这些研究,包括其他众多红学家的研究,不见得被所有读者接受,但充分展示了《红楼梦》这部命运坎坷的奇书的极度丰富性。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这本《红楼小讲》内容很丰富,对《红楼梦》的版本、写作方式和很多人物进行了细致的研究。那么周汝昌先生对刘姥姥这一人物形象有哪些研究,她在《红楼梦》中又有着怎样的作用呢?

—— 点击收听 ——

《红楼小讲》

周汝昌 | 著

北京出版社

— 作者介绍 —

周汝昌

(1918年-2012年)

中国红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诗人、书法家,是继胡适等诸先生之后新中国红学研究第一人,考证派主力和集大成者,被誉为当代“红学泰斗”。其红学代表作《红楼梦新证》是红学史上一部具有开创和划时代意义的重要著作,奠定了现当代红学研究的坚实基础。其余代表作有:《曹雪芹新传》《红楼家世》《红楼真梦》《献芹集》等。

— 书摘 —

刘姥姥的久负盛名,那实际上是不亚于林黛玉的,记不住别人,准记得请这姥姥。姥姥很“有趣”,这是真的。不过姥姥是否真的只是一位写来好玩、供人取乐开心的角色?便又得思索一下才好。读雪芹的书,总是只知“字面意义”,不知其他,是要误事的。姥姥的出现,真是一件大事,要从这里体会雪芹的用意和用笔。

姥姥原是为了生计来求财借当,并打点些农田土味来走动人情的。从这个角度讲,全书乃一富贵人家贾府之事迹,却偏从一贫苦人家刘妪写来——这大约是可以被文艺家称为“善用对比”的例子了。但是我要说的,不是这些,切勿错会。我们更要留心的,还有一层道理,就是雪芹写一个也好,一件事也好,一个府也好,他从不像一般庸常作者那样,总是急于用自己的眼光口气去“表态”。他写一个贾府,先是从冷子兴口中和贾雨村口中、耳中隐约于远处,又从林姑娘心中、目中呈现于当前。雪芹的小说,已经有点像现代电影艺术,很懂得运用“多镜头”“多角度”“多层次”“多衬染”的手法。

刘姥姥的出场,其作用之一即是要在从一个村屯老婆婆的目中、心中,来显现一下这个全书中心对象贾府。雪芹的神奇本领就在于:他好像能站在任何一个“立场点”去观察事物,又好像曾和任何一个阶层的任何一个人都在一起“生活过”。在刘姥姥这个例子上,就是他既能以富者的心目去看穷人,又能以穷人的心目去看富者。

姥姥的作用尚不止此。她第一次入府,看的是凤姐儿。我们讲过了:凤姐是全书中“家亡”这一条大线路上的主角,正像宝玉是全书中“人散”这一条大线路上的主角一样。即此已可明白,姥姥之来,是和荣府上的家亡遥遥相关的。试看第五回中巧姐的册子判词:

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

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

手写此而目注彼,看似为当下情节费工夫,却不知实是为日后的巨变作映衬。河有源,山有脉,所谓“伏线千里之外”。

点击图片,查看“大家小书”历史类套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周汝昌 书评君 红楼小讲 红楼梦新证 红学史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