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去中国读商学院

原标题:去中国读商学院

2009年6月6日,Vijay Chowdhary从纽约飞抵上海,走出浦东机场,不懂中文也看不懂地图的他,上了一辆私人运营的的士。司机收了500元,把他送到了30公里之外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

出生在印度西孟加拉邦的Vijay,2005年去了美国工作,工作四年后,他决定换个环境,来中国读MBA。第一次来到非英语国家,他以为他至少可以找到去学校的路。最后,他给司机看了CEIBS的手册,才得以到了学校。

但在上海的两年时间彻底改变了Vijay的生活。他在上海结识了现在的合作伙伴,还遇到自己的妻子,他说,去CEIBS读MBA是他人生中做得最正确的决定之一。

“美国的生活很舒服,但一成不变,”Vijay对志象网(The Passage)说,“而当时中国就像一个神秘的黑盒子,大家都只看到经济的高速增长,但没人知道那里在发生什么。”于是,他放弃了美国的一所商学院和印度顶尖商学院ISB的机会,选择了来上海。

谷歌CEO“劈柴哥”就是宾大沃顿商学院的MBA

在印度,MBA(工商管理硕士)就像中国的本科生一样,几乎可以说遍地都是。纵观占领硅谷的印度高管,每个人都拥有至少一个顶尖商学院的MBA学位。他们也代表了一种时代风潮——过去,美国是印度人出国镀金、读MBA的首要甚至唯一的选择,胸怀壮志的印度人蜂拥美国,有些人后来成为了硅谷大公司的掌舵者。

有些人则成为了美国顶尖商学院的院长。全美最负盛名的几所商学院,几乎都曾有过至少一任的印度裔院长。

但情况正在起变化。越来越多的印度人正在考虑美国和欧洲之外的商学院新选择,而中国则是最主要的目的地之一。

2007年来到CEIBS任教的Rama Velamuri,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看到越来越多的印度学生选择CEIBS,现在,CEIBS每年一百名左右的MBA学生中,除去65%来自中国的学生,有10-15%的学生来自印度,是最大的外籍学生来源之一。

中国在发生什么?

“可能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西方的经济开始衰退,而中国的经济还是保持了高速增长。”Rama告诉志象网(The Passage),当时,人们开始慢慢觉得,了解中国在长期来说对自己的职业发展有益,而且可以在绝大多数人都选择去美国的时候,获得独特的优势。

当然,中国商学院的吸引力也和自身实习的提升分不开。这些年,CEIBS的国际排名迅速提升,在《金融时报》的国际MBA排名中,CEIBS2019年的排名已经冲进了前五,而2011年它还只排在第17位。

“过去可能有些人是冲着中国来的,但现在我觉得只是因为我们是一家顶尖的商学院。”Rama说。

这也是Rama自己当初选择来中国的原因。2006年,他在西班牙的IESE商学院任教时,第一次来到了中国。IESE当时已经跻身全球顶尖商学院之列,而CEIBS仍然名不见经传。

那年7月,他同IESE的EMBA的学生一起来到中国,进行为期两周的访学,他到访了北京大学,在上海待了一周,还去了一趟青岛。那时,他就萌生了来中国的想法,“虽然那是我第一次来中国,但我一直在关注中国的经济发展,我知道中国以多种方式影响着世界商业版图。”他说。

此外,Rama的一位西班牙朋友跟中国有生意往来,他也常常告诉Rama,中国是必去之地,“如果你对中国一无所知,你就没有资格在任何一所商学院任教,因为中国对世界经济体系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他对Rama这样说。

于是,Rama找到了当时CEIBS的院长,因为没有短期访问学者的空缺,他一直等到了当年的12月,才收到了院长的邮件。CEIBS给了他一个教授创业学的机会,为期三年。他征求了妻子的意见,决定接受这份工作,IESE方面不愿意放他走,甚至提出为他保留教职,他带着妻子和两个女儿来到了上海。

Rama Velamuri

两年过去了,Rama一家已经彻底定居在了上海,妻子在国际学校教数学,两个女儿也很适应学校,女儿还在学中文,一家人都不想离开上海,于是他们就留了下来,这一留,十二年过去了。

“我当初来的时候想,在这里我可以研究中国的公司、中国的高管,以及深入了解中国的经济体系,这些我都做到了,”Rama说,上海也成了他们的家,这里现代、发达又安全,非常棒。

Rama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副中式老虎画作,Rama属虎,这幅画是同事送给他的。他还有一个非常地道的中文名,叫方睿哲,也是同事帮他取的。

除了学生之外,这些年他也迎来了几位印度同事。现在,CEIBS的外方院长就是一位印度裔Dipak Jain,他曾任全球最负盛名的INSEAD商学院院长,还担任信实工业的独立董事。此外,CEIBS还有其他两位印度裔的教授。

除了CEIBS之外,复旦和上交的商学院也入选了百强,有越来越多的印度人正在选择来中国读MBA。2011年从CEIBS毕业的Ritwik Ghosh告诉志象网,现在CEIBS的印度籍校友已经上百,大概有一半的人回到了印度工作,也无形中提升了CEIBS的知名度。

近两年,他明显感觉到,因为名额限制,印度人要来CEIBS读书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中印化学反应

被CEIBS改变人生轨迹的不止Rama和Vijay。

Ritwik Ghosh出现在上海徐家汇的一家咖啡馆的时候,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差不多一小时。他连声抱歉,解开西装外套的纽扣坐了下来。他刚开完一个会赶来,采访完还约了下一个会。从CEIBS毕业后,他就留在了上海,这两年想去印度投资的中国公司越来越多,找他介绍门路的人数不胜数。

“过去三年里,去印度的中国公司数量明显增多,也出现了很多投资咨询机构,实话说鱼龙混杂,我刚开始只是帮朋友忙,后来有朋友建议我,专职来帮助中国公司在印度投资。”Ritwik对志象网(The Passage)说。

来上海之前,他在一艘印度货轮上工作了7年半,2001年就跟船来过中国,此后又多次到访。2008年,他决定换一种生活,去读MBA,摆在他面前的同样有中国和美国两个选择。彼时美国的金融危机刚开始蔓延,他选择到了中国。

从海员到创业者,CEIBS的两年时间让Ritwik完成了一次人生转弯。“CEIBS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有很多商界精英、资深银行家,教授们也都有海外经历,从人脉和平台的角度来说是一个最好不过的地方。”Ritwik说。

Ritwik和Vijay在CEIBS时期/左二为Vijay,左三为Ritwik

他在CEIBS见到了西班牙GSF资本集团的主席,没毕业就拿到了船员之后的第一份工作。2010年,他开始为GSF工作,负责在中国的新能源投资业务,毕业之后也顺理成章地留在了上海。2013年,有猎头挖他去万达投资并购部门工作,他在那里工作了两年,中文水平突飞猛进。

采访中,他也不断在英文中蹦出“靠谱”、“关系”、“老板”这样的中文词语。

万达之后,他又在一家美国的新能源公司的并购部工作了三年多,去年辞职之后,他开始专职从事中印双边的投资工作。毕业后,Ritwik一直活跃在CEIBS的校友圈里,这也给他带来了新的机遇。

2017年2月,一名毕业于CEIBS的特步高管通过校友会找到了他,说想了解印度市场,他们在北京见了面,一拍即合,决定去印度考察一番。“刚开始,我们并没有考虑要合作,只是帮一个朋友,带他来印度看看。”Ritwik说。

Ritwik和Vijay是老朋友,Vijay在印度的房地产和零售行业都有一定的人脉,两人陪着特步的人在孟买、班加罗尔和加尔各答转了一圈,跟印度的业内人士见面。

“他们一到印度就感受到了那种兴奋,”Vijay说,特步的人回国之后经过讨论,又来了一次印度,随即决定了进入印度市场,与Ritwik、Vijay一起建立合资企业,发展印度的业务。

特步班加罗尔开业典礼,图中均为CEIBS校友

“我们之前没有过运动产品的经验,而他们积累了很多产品和行业的经验,但对印度了解不多,”谈到双方的合作,Ritwik说,在中国,找一个能够信任的合作伙伴很重要,“也就是’靠谱’,在印度一周,我们之间产生了很好的化学反应。”

印度市场对特步来说也再适合不过。印度的运动品牌主要由欧美大牌占据,价格对一般消费者来说并不亲民,而本土产品则质量不佳,中端偏上的市场存在一定空间,这正好是特步所看中的。去年年底,特步在班加罗尔开了第一家店,短短半年内,已经扩展到了七家。今年,它还打算进入德里。

像Ritwik和Vijay这样的印度人还有很多。Rama告诉志象网(The Passage),很多印度学生从CEIBS毕业之后都选择了从事与中印贸易相关的工作,有人为欧美公司或印度公司的中国分部工作,留在了中国;有人被中国公司看中,负责国际化的相关业务;也有人又跟随增长的浪潮回到了印度创业,也从中国的经历中获益良多。

互通有无

42岁的Sanjib Kesh已经在上海工作和生活了12年了。2007年,他跟在法国读MBA时认识的中国女友来到了中国,从此就定居在了上海。现在,他是钜登投资的合伙人,负责海外的投资业务。

刚到上海时,他的家人甚至都不知道他有长期生活在中国的打算,没有人知道中国是什么样子,“像中国人最常问印度有没有厕所一样,我也经常被问到一些关于中国的刻板印象。”他对志象网(The Passage)说。

他的中文名叫石凯胜,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后,他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每天晚上我都出去看老人跳舞,感觉他们是全中国最幸福的人。”他说。

石凯胜和同事

在中国工作和生活的经历,毫无疑问给了他们更多优势,在越来越火热的中印贸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你知道的,中国老板大多数不讲英文,有时他们话中有话,言不由衷,这些都是你需要去了解的文化差异。”Ritwik说。

海员出身的他,早就养成了准时、守纪律的习惯,这也恰好与中国的商业文化不谋而合。他理解中国公司在印度遇到的让人头疼的麻烦,他自己也早就潜移默化地融入了中国的商业文化,再回到印度,遇到不准时或者混乱的情况,他也很崩溃。

“中国公司习惯于快速增长,大多数时候,他们希望事情昨天就搞定了。”Ritwik说,有了微信,中国人并没有工作和生活的区分,中国公司需要效率,它们过去十年就是靠效率发展起来的,但印度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一下子这样要求就很难达到。

Rama认为,这种情况也可以理解,毕竟,中国公司国际化的脚步才刚刚迈出去,这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但我也注意到有一些中国公司学习得很快,比如说如果放在十年前,根本就不像现在这样,有这么多的中国公司在海外做大额并购。”Rama说。

他也提到,华为在印度就做得很不错,它在印度已经做了很长时间,在班加罗尔有几千人的团队。而字节跳动的国际化就很年轻,自然会有区别。

“但小米做得就很不错,他们的印度本地管理团队很厉害,总部也给了他们自由来经营。”Rama说,“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做法,因为印度并不缺少优秀的管理人才,印度的经历还是很忠诚的,只要你找到正确的人。”

他还提到,中国公司也需要更多和印度员工沟通和交流,让他们感觉到自己是很重要的一部分。Rama举了Paytm和阿里巴巴的例子,说阿里巴巴会把Paytm的高管都带到杭州来,让他们在中国工作一段时间,这样他们自然也就成为了公司文化的一部分,等他们再回去印度,自然会把这种文化传递到印度的公司。

Rama在课堂上

在Rama看来,不管是来学习还是工作,越来越多的中印商贸往来必然有利于两国更好地合作。

中国的企业家野心勃勃,目光长远,这一点值得印度的企业家学习。“有时候,印度的企业家确实少了一点野心,增长到一定阶段,他们就会说可以了,来享受自我或者追求一点精神方面的东西吧。”Rama说,“但中国的企业家想把公司做到最大,想做到几十亿美元的收入,瞄准的是在美国上市。”

而印度公司也有自己的长处。Rama说,印度有很多非常强的中等规模的公司,他们在公司管理方面做得非常好。“这可能是中国的公司所缺乏的,有时候中国的创业者只关注增长,可能会忽视了公司的管理。”他说。

Rama说,其中一个原因是印度公司有更长的历史,印度的私人企业已经出现了200多年,相关的管理、会计人才也会更为成熟。

“每一个去印度的中国人,和每一个来中国的印度人,他们都像是一座桥梁,他们都会把自己的经历带回去,这种经历非常重要。”Rama说。

看到了中国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印度人也开始学习中国,提前行动。Rama认为,这也是来中国的另一大好处,相比于美国,中国的发展路线对印度来说更具有参照意义。

除了特步之外,Ritwik和Vijay还有另外一家公司,物联网智能家居公司Icosys。2018年成立时,Icosys是起步最早的玩家之一,正是因为看到了中国智能家居市场过去几年的快速发展。今年5月,Icosys在班加罗尔开了第一家体验中心,也覆盖了周边的几个二线城市。

“你想念印度吗?”被问到这个问题时,Ritwik摇了摇头,说自己已经离开印度十年了,只会在假期回去看父母,近两年因为工作关系才回去得稍微频繁点。

但他说,每次离开上海超过两周,他都会想回中国。

作者:罗瑞垚

本文原创首发于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

志象网,见证中国科技企业全球化之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浦东机场 vijay 志象网 isb 柴哥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