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一日蒸发10多亿,实力跌至谷底,王忠军电影翻身仗再遭痛击

原标题:华谊一日蒸发10多亿,实力跌至谷底,王忠军电影翻身仗再遭痛击

华谊兄弟正一步步滑向谷底。

受新电影《八佰》的推迟放映影响,6月26日,华谊兄弟股价再次出现暴跌。当日收盘,华谊报收5.02元/股,跌幅达8.06%,市值140亿元,较上个交易日蒸发了10多亿。

《八佰》是华谊2019年力推的重磅影片。官方宣传其为“2019年华语重磅电影之一”。同时,这部电影也是今年1月底,王忠军宣布回归“电影主业后”的“第一场硬仗”,成败关系到华谊能否走出2018年以来的阴霾。

更糟糕的是,外界担心,失去票房的填补,华谊很可能面临“偿债危机” ,根据华谊一季报,截止3月31日,华谊合并资产负债表上的货币资金只有18.17亿元 ,而流动负债合计却有54.63亿元,如果没有新的影片补充现金流,年内华谊难免又回到“年初四处筹钱”的窘境。

市值暴跌,口碑下滑、债台高企…… 如今的华谊正面临上市后前所未有的窘境, 在王忠军宣布 回归电影主业后 ,人们不禁关心,这位曾经的掌舵手能带领华谊走出困境吗?

半年未出新作

华谊面临“没米下锅”的窘境

6月25日晚,电影《八佰》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 “经片方与各方协商,《八佰》取消原定于7月5日的公映安排,暂别暑期档,新档期择日公布。”在此之前,《八佰》已缺席原定于6月15日晚进行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电影放映。

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对《八佰》明显寄予了很高期望 。今年1月30日,他曾向一众前来调研的机构表示,“《八佰》非常值得期待”,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作品”,可与当年的《集结号》媲美。

从投资额上也可一见端倪。年报中,华谊兄弟虽未直接披露对《八佰》的投资金额,不过根据存货金额前5名的电影电视剧,《八佰》占据第一,其次才是《手机2》,影视剧存货前5名年末合计数近6.13亿元,占期末存货余额近50%。外界盛传《八佰》的总投资金额接近5亿,预计总票房20亿~30亿元。

如今,《八佰》暂别暑期,不得不让人们把目光转向华谊的另外几部影片。此时人们才惊讶的发现,曾经在院线中排片如云的华谊,如今竟然也出现了剧荒的局面。

从年初至今,华谊可以说没有有一部“真正”的大制作登陆院线,“完美”地错过了春节档、寒假档等上半年所有热门档期,唯一上映的一部《把哥哥退货可以吗》,票房只有175万。

而在今年的其它几部影片中,除了《美人鱼2》外,似乎也没有什么让人心生期待的作品。

▲ 华谊一季报中披露的2019年将上映的10部影片

“无米下锅”的窘境,让华谊一季度业绩延续了2018年以来的颓势。今年1月~3月,华谊的营收只有5.92亿元, 同比下滑58.21%;净利润亏损1.25亿元。从现金流上看,一季度华谊兄弟,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仅为-1.45亿,账上的现金在一季度末降至13.06亿元,为近几年罕见低位。

十年一梦

票房从第一滑落至倒数

如果时光倒回10年以前,华谊绝不会因为一部电影的推迟上映引发投资者如此强烈的看衰。

那时的华谊,稳坐着电影公司头把交椅,一半艺人被收归旗下。但当时的王忠军却并不满足于此 ——“我觉得只做电影肯定不行的,因为我做了这么多年电影,我确实了解电影产品,电影产品不能完全掌控。”2009年华谊刚上市不久,王忠军曾如是说道。

王忠军说的不能掌控,指的是国内电影票房的起伏不定。除此以外,王忠军此番话背后还有自己的想法在里头——王忠军曾立志把华谊做成中国版的“时代华纳”。想要实现这一目标,单纯依赖影视收入显然不可能。当时的华谊兄弟已经是国内的票房之王。

于是,王忠军决定依赖“跨界并购”完成转型。2010年以后,华谊一度疯狂地“买买买”。2009年,华谊全资、控股公司只有6家,到2018年已增长披露至90家;2009年参股公司只有1家,到2018年达到71家。

这些投资除了满足其多元化战略所需,其所入股的游戏公司,还起到了公司净利润调节器的功能。

2010年华谊兄弟以1.5亿元注资掌趣科技,占股 22%,2016年,华谊营收净利双双下滑。受累于票房拖累,扣非后的净利润甚至只有-4018.28万元,较之2015年的4.72亿元足足下滑108.52%。但在公司将出售掌趣科技和投资英雄互娱产生的10.16亿元收益计入报表后,华谊当年的净利润却猛涨到了8.08亿元。

同样的套路也在银汉科技身上上演,华谊兄弟斥资6.72亿元获得银汉科技50.88%的股份,到了2017年,华谊将25.88%股份转让给了腾讯的关联公司,转让价6.47亿元。

资本投资带来的超高回报率也让华谊不再把重心放在了电影业务上。投资游戏、经营IP、实景娱乐、影院建设、互联网娱乐等,都有华谊的身影。与之相对,其老本行的电影业务却被一点点丢下 。

在界面新闻公布的2018年电影公司投资实力榜单中,华谊兄弟从过去的龙头位置直接滑到了 14位的谷底,落到了真乐道、开心麻花这些电影新势力之后。

而在早前的2014年,华谊就首次将票房冠军的桂冠让给光线传媒,此后华谊兄弟再没能重回冠军宝座。

然而,随着游戏行业集体进入监管冬天,游戏板块对业绩贡献将越来越弱;加之华谊的实景娱乐板块也迟迟未能产生收入,华谊不得不又重回到电影制作的主业上来。从财报上看,2014-2018年,华谊兄弟电影业务的收入占比分别为50.28%、73.12%、73.12%、85.5%、94%,其它业务收入则一步步归入 others之列。

2019年1月30日,王忠军发表了“4000字的公开信”,正式明确了华谊将回归到电影主业上 ,不仅如此,王忠军还在信上称,华谊兄弟是二十多年的心血,“我们永远都不会放弃”。

债务压顶

王忠军能拯救得了华谊吗?

6月13日晚,华谊发布公告称,董事长王忠军耗资近1亿元,增持了公司1730.35万股华谊股票,变动完成后,王忠军的持股比例股份增加0.62%,总股份扩大到了22.52%。

只是,这一亿资金的来源却很成问题。同日,华谊还发布了另一则公告,披露了王忠军质押2200万股用于个人融资需求。左手增持右手质押,不少人都认为,此举或说明华谊兄弟近期资金压力不小。

这两份公告击中了华谊的软肋,即华谊资金确实不充裕。此前为了融资,王忠军和王忠磊兄弟质押了持有的大部股份股份,风险承受能力大大降低。此外,多个实景娱乐项目的投资耗费了华谊兄弟大量资金,让华谊兄弟现金流紧张,也影响到了电影主业的发展。

王忠军表示:“华谊兄弟长期投资占了几十亿的现金。其实我们公司资产状况还是很好的,但是流动性不太好。而且不可否认,企业在快速扩张阶段遗留的资金压力,确实在当下被放大了。”

为缓解流动性危机,2019年以来,华谊多次通过变卖旗下资产套现。1月7日,华谊兄弟共向5家银行申请25亿元的授信金额;1月24日,华谊又向阿里影业借款7亿;4月23日,华谊将持有的英雄互娱 20.17%股份的股权收益权,作价 10 亿元,转让给了中泰信托。仅这几笔,华谊就收到了40多亿元。

债务压顶,寄予厚望的新电影又一个出师不利 ,对于王忠军来说 ,能打出的牌已经越来越少。这时候的他,不要说实现“时代华纳”的梦想,就连拯救华谊,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