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观察|俄议员“坐错位子”风波:11年前的俄格战争阴影还在

原标题:观察|俄议员“坐错位子”风波:11年前的俄格战争阴影还在

当地时间2019年6月23日,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当地民众抗议俄罗斯代表参加东正教国家议会论坛。 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6月25日,因“俄罗斯议员坐错位置”引发的格鲁吉亚民众抗议进入第五日。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5日报道,大约2000名抗议者再次聚集在首都第比利斯的议会大厦外,要求内政部长辞职、释放被关押的抗议者。

一天前,数千名持续不散的示威者达成了他们的部分诉求——执政党“格鲁吉亚梦想”党主席、富商毕齐纳·伊万尼什维利(Bidzina Ivanishvili)周一承诺将进行“大规模政治改革”。这是格鲁吉亚政府对抗议民众的第二次让步。此前,格鲁吉亚议长伊拉克利·科巴希泽21日宣布辞职。

这场最初对俄罗斯议员“冒犯格鲁吉亚国家尊严”表达不满的抗议,自21日起将一部分矛头转向了格鲁吉亚内部。因不满执法人员在20日晚间的暴力驱逐手段,反对派和抗议者提出解职内政部长、释放被捕抗议者并严惩暴力者、提前举行议会选举等一系列新诉求。

与之相应,俄罗斯的态度从抗议初起时指责这是“针对俄罗斯人的挑衅示威”,并对格鲁吉亚连发两道“禁飞令”,到24日表示格鲁吉亚的内部危机是其内政,与俄罗斯无关,但对反俄情绪表示担忧。

在这场从对外的情绪表达转为对内的政治诉求的抗议背后,可以看到在格鲁吉亚与俄罗斯的关系中,11年前的那场俄格战争的阴影仍挥之不去。

一场因“坐错位子”引发的风波

第比利斯持续数日的抗议示威始于上周四(20日),直接起因是民众不满俄罗斯议员访问格鲁吉亚议会时的行为。

据法新社21日报道,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议员谢尔盖·加夫里洛夫20日率领俄罗斯代表团在格鲁吉亚议会大厦参加东正教国家议会论坛。在发言时,加夫里洛夫坐在了格鲁吉亚议长伊拉克利·科巴希泽的座位上,引发巨大争议。

格鲁吉亚总统萨洛梅·祖拉比什维利称,加夫里洛夫的举动是对格鲁吉亚“国家尊严的冒犯”。祖拉比什维利20日指责俄罗斯说,现在第比利斯和整个国家发生的事错在俄罗斯。她将俄罗斯称为“敌人和侵占者”,正在通过“第五纵队”干涉格鲁吉亚政治。

格鲁吉亚反对派20日也加入了抗议,提出要求议长辞职,并请执政党就其与莫斯科之间的“密切往来”作出解释。

20日下午,大约有1万名示威群众包围了俄罗斯议员所在的第比利斯议会大厦。因受到警方阻拦,抗议民众未能冲入大厦内部。到了20日夜间,抗议活动演变为骚乱,警方用催泪瓦斯、橡皮子弹驱散示威人群。

格鲁吉亚卫生部称,20日的抗议活动造成至少160名民众和80名警察受伤,包括有一名格鲁吉亚记者被橡胶子弹击中一只眼睛后失明。另据格鲁吉亚警方说,当天超过300名示威者遭逮捕。

加夫里洛夫21日向媒体解释说,格方邀请他参加论坛,“(他们)告诉我坐在主席台上,主持人让我坐在那个座位上”。同一天,来自格鲁吉亚执政党“格鲁吉亚梦想”的议长科巴希泽宣布辞职。

不过,俄方议员的解释和格方议长辞职未能平息示威活动。随着格鲁吉亚反对派的加入,抗议演变为一场目标更大的运动。格鲁吉亚民众指责警方暴力执法,提出解职内政部长、释放被捕抗议者并严惩违规执法人员,提前举行议会选举等一系列新诉求。

“格鲁吉亚民众要求议会提前选举、内政部长下台,”“反对派联盟”领导人之一格里高尔·瓦夏泽告诉法新社等媒体说,“我们将继续号召民众和平示威,直到这些诉求全部实现。”

24日,继格鲁吉亚议长辞职后,执政党主席伊万尼什维利第二次宣布让步。据俄罗斯《报纸报》(Gazeta.ru)24日报道,伊万尼什维利当天宣布,明年的格鲁吉亚议会选举将实行比例代表制。“我们将有一个现有政治党派全都能得到代表的议会。”伊万尼什维利强调称,选举制度改革将无条件执行。

格鲁吉亚内政部方面同样于24日宣布,已开始调查与示威者发生暴力冲突的警察,目前有10名执法人员停职接受调查。

从“挑衅”到“内政”,俄罗斯态度的变化

俄罗斯议员坐在了“错误”的位子,引发数万人参与的民众抗议;格鲁吉亚新当选总统又直指俄罗斯应为事件负责,停止挑拨政治斗争。对此,俄罗斯21日立即做出了反应。

克里姆林宫谴责格鲁吉亚的抗议行动是“针对俄罗斯人的挑衅示威”。普京21日立即签署命令,宣布禁止俄罗斯各航空公司于7月8日以后执飞俄罗斯至格鲁吉亚的客运航班。俄罗斯交通部22日再发命令,宣布自7月8日起禁止格鲁吉亚两家航司客机入境俄罗斯。

此外,俄罗斯联邦旅游署署长扎林娜·多古佐娃22日在“俄罗斯24”电视台节目上表示,俄所有旅行社都已确认会停止出售格鲁吉亚线的旅游服务。俄罗斯政府部门建议建议已经身处格鲁吉亚境内的俄罗斯游客立即回国。

不过,随着抗议的持续,莫斯科也嗅出了格鲁吉亚内部政治斗争的意味。克宫发言人佩斯科夫24日再度表态说:“有明确迹象表明,格鲁吉亚正在经受内部危机,这与俄罗斯无关,是格鲁吉亚内政。但其中包含的反俄情绪就与俄罗斯有关,这点让莫斯科感到担忧。”

针对这场抗议持续发酵的动因,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24日将矛头指向了西方。他说:“西方策划人已准备好关注格鲁吉亚极端民族主义分子的暴行、“恐俄症”,这一切是为了打破格鲁吉亚人民和俄罗斯之间的所有联系,重写我们共同的历史。”俄外长指出,“格鲁吉亚已成为西方地缘政治工程后果的一个例子。”

俄罗斯自由派媒体《新报》则给出另一种解释:“格鲁吉亚爆发的抗议与摩尔多瓦此前的政治冲突类似,更像在后苏联国家兴起的‘反寡头政治’浪潮,而非受到‘恐俄情绪’驱动。”。

“早有预谋”的反对派借机发难?

伊万尼什维利指责称,反对派对发生在第比利斯的暴力骚乱早有预谋。“反对派联盟”否认了相关指责,不过在伊万尼什维利24日宣布让步后,瓦夏泽表示已团结了25个政治协会,将继续与执政党对抗到底。

对于在格鲁吉亚爆发的所谓“反俄抗议”,美国在俄媒体“现在时间”24日分析称,俄罗斯议员坐了格鲁吉亚议长座位引爆抗议的说法不过是一个“借口”。

报道指出,2012年议会选举后,格鲁吉亚内部政治发生了重大变化。当时主要有两股力量在争夺国家权力:前总统萨卡什维利领导的执政党“统一民族运动”和由该国首富伊万尼什维利领导的反对派政治联盟“格鲁吉亚梦想”。结果,被萨卡什维利称为“亲俄”的反对派在2012年10月的议会选举中取得胜利,伊万尼什维利于当年10月25日成为总理。

据《福布斯》杂志2012年3月发布的年度亿万富豪榜单,伊万尼什维利净资产达64亿美元,是格鲁吉亚首富。在成为总理前,伊万尼什维利在俄罗斯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并于苏联剧变的1990年代在俄罗斯发迹。

2013年,伊万尼什维利卸任总理一职。但反对派认为,格鲁吉亚的权力实际上仍属于伊万尼什维利。自2012年以来,格鲁吉亚的总统和总理几经更迭,议会的权力平衡处于动态变化之中,而伊万尼什维利每次都保留了自己的影响力。

一直以来,反对派指责目前议会的混合选举制对执政党“格鲁吉亚梦想”有利。今年3月,为了在2020年实现议会向比例选举制过渡,主要反对派“统一民族运动”、前总统候选人格里高尔·瓦夏泽领导的政治协会“团结力量”等反对党组建了“反对派联盟”,寻求议会制度改革。

在近日的抗议示威中,“反对派联盟”领袖也通过社交媒体等多个渠道呼吁民众上街,表达对执政党“格鲁吉亚梦想”的不满。

对于伊万尼什维利24日的让步,《报纸报》24日评论称,在反对派和抗议者持续示威要求政府改革、提前选举以及内务部长辞职的状况下,格鲁吉亚政府满足了示威者一半的诉求,且并不急于作出一切让步。目前谈论国家权力的更迭还为时过早,“格鲁吉亚梦想”仍有时间完全掌握权力。

俄格战争仍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在普京发布“禁飞令”的第二天,第比利斯一家叫EZO的咖啡馆店主在他们的社交网络主页中写道,“现在所有要求俄语菜单的游客都将被收取20%的“侵占费”。这条帖子随后引发来自俄格两国网民的指责,店主克里斯多在24小时后删除了这条帖子。

《新报》25日采访了店主克里斯多,据她说,当时的错误是因为头脑一热犯下的,非常后悔自己的决定。“我们现在被称为恐俄分子、法西斯。我是格鲁吉亚人,但祖母是亚美尼亚人,外婆是俄罗斯人,弟媳是土耳其人,我怎么会是一个格鲁吉亚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呢?”克里斯多不解地反问道。

但她同时表示,EZO咖啡馆自开店起就没有准备过俄语菜单。“当游客们要求俄语菜单,要求我们说俄语时,我感到很生气。”

“这些(俄罗斯)人,他们占据了我们的领土,又来度假休息,对我们的痛苦丝毫没有同情。”克里斯多强调,“但我们从没有阻止任何人说俄语。”

第比利斯记者齐塔亚评论称,EZO咖啡馆的帖子无疑是不妥的,但他同时告诉《新报》,格鲁吉亚民众之间确实存在着一股对于俄罗斯“占领”格领土的愤慨,这种民间态度不会随着时间改变。

2008年俄格爆发武装冲突后,莫斯科宣布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为独立国家;格鲁吉亚则宣布断绝同俄罗斯的外交关系,并退出了独联体。其后四年间,俄格两国之间没有任何高层接触,这一切直到伊万尼什维利上台后才发生了变化。

自“格鲁吉亚梦想”2012年在议会赢下多数席位以来,格鲁吉亚与俄罗斯关系逐渐回暖。在对待俄格战争的立场上,伊万尼什维利和莫斯科均指责前总统萨卡什维利的挑衅才是罪魁祸首。伊万尼什维利赞成恢复与俄罗斯的关系。

俄格双方于2012年设立了“布拉格对话机制”。格鲁吉亚总理特别代表祖拉布·阿巴希泽与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格里戈里·卡拉辛定期在布拉格举行会谈,就经贸关系、运输通讯以及一些人道主义问题领域的实际问题进行沟通。

2014年,据俄罗斯民航局网站消息,俄罗斯与格鲁吉亚恢复两国定期航班。

2015年,俄罗斯外交部发布消息称,鉴于俄格关系逐渐正常化,俄罗斯自2015年12月23日起简化格鲁吉亚公民的赴俄签证手续,并可能在今后实现免签。

与此同时,两国之间的经贸关系也一直在复苏与发展。据莫斯科卡耐基中心2018年发布的一则分析,从2012年到2017年间,格鲁吉亚对俄罗斯的出口增长了9倍。两国在2018年的贸易额达到13.5亿美元,比上一年度增长四分之一。

目前,俄罗斯是格鲁吉亚仅次于土耳其的第二大贸易合作伙伴,有数百家俄罗斯公司在格鲁吉亚运营。此外,俄罗斯还是格鲁吉亚葡萄酒的主要进口国。2018年,约有5400万瓶葡萄酒运往了俄罗斯,是格鲁吉亚葡萄酒总产量的三分之二。

在经贸合作日益增长的大背景下,两国政界人士定期举行会晤,“布拉格对话机制”持续运行,但双方至今未完全恢复外交关系,瑞士仍在两国之间扮演“代理”角色。

从俄罗斯议员访格引发的民意反弹也不难看出,格鲁吉亚与俄罗斯的关系仍是“敏感议题”。

格鲁吉亚国家安全局去年公布了一份报告称,在2018年度,莫斯科仍是该国的主要威胁,其中包括争议领土内日益增长的军事化趋势、俄罗斯对格鲁吉亚内部政治的影响。莫斯科正在进行一场包括虚假宣传在内的“混合战争”。

俄罗斯《生意人报》2019年2月27日报道称,卡拉辛当天在与阿巴希泽通过“布拉格对话机制”会谈后证实,双方就在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建立运输走廊事宜进行了讨论。而俄格将在争议领土内开展贸易合作的风声在格鲁吉亚引发“许多令人不安的假设”。

另据《生意人报》今年3月份的一则报道,格鲁吉亚经济部长宣布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就天然气供应进行谈判。这一消息也在格鲁吉亚引发起抗议和批评,反对者称这将导致该国在能源上依赖俄罗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俄格战争 格鲁吉亚议会 加夫里洛夫 祖拉比什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