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猪"活活饿死"的上市公司,又出大新闻了!这次是……

原标题:把猪"活活饿死"的上市公司,又出大新闻了!这次是……

此前“欠债肉偿”的养猪企业*ST雏鹰又有新消息,这次是没钱还债了。

6月27日,继“猪饿死了”巨亏30亿之后,雏鹰农牧再度发公告,称公司最近一期的“雏鹰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公司债券”于6月26日到期后,未能如期兑付。

“雏鹰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公司债券”于2014年6月26日发行,票面利率8.80%,2014年9月10日在深交所上市交易,简称“14雏鹰债”,债券期限为5年。2015年至2019年每年的6月26日为上一个计息年度的付息日。

本期2018年6月26日至2019年6月25日期间的利息及本金需于26日兑付。

对于未能如期兑付的原因,雏鹰农牧表示,公司目前资金周转困难,无法按期支付本期债券的本息,公司及债券受托管理人东吴证券一直积极与债券持有人沟通商议本期债券展期事项。截止目前尚有部分债权人未同意展期。

关于公司后续安排,*ST雏鹰表示目前公司正积极与债券持有人、受托管理人协商,努力达成本期债务和解。公司正通过加快存货的售出、积极处置资产,补充公司现金流,政府介入引导协助等措施解决本期债券的本息兑付。

*ST雏鹰曾曝出“欠债肉偿”奇闻

去年11月,A股"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便因为用肉制品抵债火了一把。

2018年11月6日,公司超短期债券“18雏鹰农牧SCP001”违约不能足额兑付。11月8日晚,雏鹰农牧发布公告表示,公司计划对现有债务调整支付方式,本金主要以货币资金方式延期支付,利息部分主要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支付,债务范围包括公司现有所有债务。

截至公告日,公司已经与小部分债权人达成初步意向,涉及本息总金额2.71亿元,目前尚未进行产品交割。

消息一出,众人哗然,这被认为是A股上市公司第一起违约“肉偿”事件。不过,有趣的是,上述荒唐的偿债方式,在消息传出后却引发股价涨停。该消息先是由自媒体在11月8日盘中透露出来,此后股价瞬间拉涨停。

“肉偿事件”发生两个多月时间后,雏鹰农牧再次成功引起了市场的注意。

1月30日晚,雏鹰农牧大幅下修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9亿-33亿元。此前,该公司在2018年三季报中预计,2018年公司净利润的变动区间为-17亿元至-1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雏鹰农牧曾盈利4518.88万元。

对于2018年巨额亏损的原因,雏鹰农牧在公告中提到了三个方面的因素,分别是经营业绩下滑、商誉减值准备及资产减值准备。

从经营业绩来看,雏鹰农牧表示,2018年6月开始,公司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局面,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致使生猪养殖成本及管理费用高于预期;且第四季度生猪市场受非洲猪瘟影响,销售价格低于预期。综合来说,公司利润较前次业绩预测减少3.91亿元。

从商誉减值方面来看,相比这两日动辄计提数十亿的其他上市公司,雏鹰农牧对商誉减值的计提准备,仅让公司的利润减少了0.9亿元,计提的原因是公司下属泽赋基金投资的汕头市东江畜牧有限公司因2018年生猪养殖市场持续低迷,且养殖场遇到拆迁将影响未来盈利能力。

从资产减值方面来看,雏鹰农牧提到,由于2018年末公司生猪养殖成本高于生猪销售价格,公司拟对2018年末存栏的生猪及库存商品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与此同时,受非洲猪瘟影响,公司产业基金投资的生猪养殖行业上下游企业盈利能力及融资能力均受到一定影响,公司对各项投资进行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据了解,前述两项资产减值准备,分别导致该公司利润较前次业绩预测减少约3.84亿元、3.46亿元。

不难看出,在雏鹰农牧对业绩的解释中,公司资金紧张、生猪养殖成本的提高以及非洲猪瘟影响下猪肉价格的下行,成为公司此次业绩大幅预亏的主要原因。

5亿计划实际增持不足4000万

继去年10月延期实施后,雏鹰农牧大股东、高管最终还是终止了增持计划。

公司于3月公告,“由于受国内金融行业去杠杆、金融监管新政策等客观因素的影响,增持人员无法筹措充足的增持资金;公司控股股东侯建芳持有公司的股票被多轮轮候冻结,此外近期部分人员已经离职……上述增持人员决定终止实施增持公司股份的计划。”

2018年4月,雏鹰农牧披露一份“不低于5亿元”的增持计划,增持主体包括公司控股股东侯建芳、部董监高、证代及其他部分核心管理人员,增持期限为6个月内。其中,侯建芳计划增持金额不低于1亿元,此外,公司高管及其他核心管理人员共13人,计划合计增持不低于4亿元。

对于增持目的,公告称是“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以及对公司价值的认可,看好国内资本市场长期投资的价值,切实维护广大投资者权益和资本市场稳定。”

从实施情况来看,上述增持计划披露至今,14名增持主体中,仅大股东一人出手增持,且未达到增持计划下限。具体来看,侯建芳于2018年6月8日、11日在二级市场累计增持0.36%股份,增持金额约3863.83万元,成交价格区间为3.36元/股至3.48元/股。

值得一提的是,拟增持人侯建芳去年一度出现平仓风险,在抛出增持计划前后多次补充质押,另一名拟增持的总裁近日遭被动减持。

去年7月,侯建芳持股新增轮候冻结,其质押于中信建投4573万股涉及违约,质押于中投证券的24924万股构成违约,可能存在平仓风险导致被动减持。而自去年2月以来,侯建芳多次补充质押。

另外,去年拟增持的董事、总裁李花近日遭被动减持。其质押于国都证券的股份触及平仓线,持有的10万股雏鹰农牧已在3月4日被平仓处理,成交均价2.49元/股。

此外,6月19日,雏鹰农牧发布关于新增诉讼的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了法院相关涉诉文件,新增7起诉讼,涉案金额共计2.86亿元,具体情况如下:

雏鹰农牧表示,目前上述涉诉案件尚未最终判决,暂时无法判断对公司本期利润和期后利润的影响。

Chinafundnews

版权声明:

《中国基金报》对本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