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准科创板上市 四川科道芯国董事长朱琳琳:9月递交申报稿

原标题:瞄准科创板上市 四川科道芯国董事长朱琳琳:9月递交申报稿

每经记者:胥帅 每经编辑:徐斐

四川又有一家企业准备递交科创板招股书申报稿,这便是四川科道芯国智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道芯国)。

6月27日,遇见科创时代——川商上市战略成都资本峰会在成都举行,科道芯国董事长朱琳琳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科道芯国2018年从新三板摘牌,目前也有申报科创板的计划,准备在今年9月申报。

科道芯国的业务主要围绕终端应用类芯片展开,目前有一款“七芯手机卡”已上市,可集成交通卡、社保、银行卡等为一体。

9月递交科创板申报稿

在此次资本峰会上,众多嘉宾谈到了科创板的助益。主要研发生物医药的先导药物董事长李进认为,其所在行业有高风险投入的特性,科创板融资可为企业研发投入资金。纵横无人机董事长任斌表示,希望科创板帮助国内无人机行业继续在全球保持优势。

科创时代——川商上市战略成都资本峰会现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先导药物、纵横无人机均有意在科创板上市,科道芯国也有意登陆科创板。朱琳琳向记者表示,已准备在今年9月递交科创板招股书申报稿。

科道芯国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据了解,公司主攻领域在芯片应用、研发、销售方面,如智能IC卡芯片模块、智能IC卡(以社保卡为主,从芯片模块的生产到最终产品的封装)和智能卡(金融、社保和医疗健康卡为主)芯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科道芯国曾是新三板挂牌企业,2018年4月已摘牌。“当时科创板没有出来,主要还是考虑到A股IPO。”朱琳琳说道。

从新三板挂牌时的业绩来看,2014~2016年,科道芯国净利润由1295.21万元增长至3704.27万元,营业收入由1.31亿元增长至1.55亿元。

“其实挂牌只包含了我们部分公司,还有一家公司会合并进来。今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有4000多万元。”对于科道芯国的业绩,朱琳琳透露道。

在朱琳琳看来,过去IC卡业务较为传统,如今已是“明日黄花”。“当时2000年做的时候,一个8K的芯片大概要卖一百多块钱,但现在一个8K芯片只有几毛钱。”朱琳琳告诉记者,十几年时间,通讯金融IC卡芯片价格贬值得厉害。本质上看,通讯金融IC卡芯片技术门槛较低,标准化生产很容易,一旦标准化生产还会遇到价格战,“这说明技术演进是很快的”。

投入上亿资金研发芯片

五年前,朱琳琳就想到了转型,“有时候创新就是逼出来的,当你发现原来的路走不通了,你不得不创新转型”。

朱琳琳把转型目标定在了移动支付领域的NFC。所谓NFC,就是通过在单一芯片上集成感应式读卡器,利用移动终端实现移动支付、门禁、身份认证等场景应用。也就是把多个感应功能集中在一张卡上,通过手机完成上述功能。

“其实芯片就放在手机里的SIM卡里。”朱琳琳补充道,NFC应用现在已十分普及,特别是在上海,NFC刷卡消费已超过传统二维码支付。

朱琳琳将科道芯国生产的这一芯片称作“七芯手机卡”,并表示其实际“集成了通信卡、交通卡、银行卡、电子身份证、一卡通等应用”。

目前,NFC技术基本被全球半导体巨头恩智浦掌握,恩智浦拥有NFC标准必要专利以及部分非标准必要专利,“在某种意义上,‘七芯手机卡’实现了国产替代,这个芯片是我们跟复旦大学联合做出来的”。

创新并非易事,科道芯国为开发该芯片投入了大量资金。据朱琳琳回忆,在这方面的研发投入达到1亿多元。由于科道芯国采用板块运营,该笔研发投入的资金由朱琳琳和她的核心团队提供。

“研发过程中,无法获得盈利,期间大家还是有分歧。”朱琳琳谈到曾经的内部摩擦,因为持续投入无法产生现金流,核心团队部分成员提出异议要求终止研发。不过在朱琳琳的坚持下,该芯片研发得以继续。

“(芯片)去年就已经上市,在江苏、南京和重庆等地。今年7月,估计在成都会看到大规模广告。”朱琳琳表示,目前公司仍在和运营商洽谈,主要的销售对象也是运营商。

每日经济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