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判例过法考刑法103期】——卖淫类犯罪

原标题:【跟着判例过法考刑法103期】——卖淫类犯罪

本期判例关键词:组织卖淫罪 容留卖淫罪

卖淫类犯罪典型判例

一、典型判例

(一)郑某某组织卖淫案

1、基本案情

2016年9月份郑某某租用乐清市虹桥镇飞虹南路244号开设按摩店招募陈某、欧某、李某、苏某1等女子从事卖淫活动。由按摩店统一提供用于卖淫的避孕套,雇佣专门人员提供伙食、卫生打扫服务,雇佣雷某(已判决)在该店内介绍客户、收取嫖资、保管使用卖淫房间内警告灯遥控器提供安保示警服务,并将卖淫所得按比例分成。2016年10月25日晚,乐清市公安局民警在该店查获正准备卖淫的卖淫女陈某、欧某等人,并在现场缴获安全套、账单、警告灯遥控器、监控等物品。郑某某于2017年11月2日到公安机关投案

公诉机关认为,郑某某组织他人卖淫,应当以组织卖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但认为其行为构成容留卖淫罪,而不是组织卖淫罪

法院经审理认为,以招募、雇佣等手段,管理他人卖淫,卖淫人员在三人以上的,构成组织卖淫罪。被告人郑某某伙同他人开设按摩店,招募卖淫女在店内从事卖淫活动,并雇佣专门人员提供伙食、收取嫖资等服务,且卖淫人员至少四人以上,故郑某某关于其构成容留卖淫罪的辩解,不能成立。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郑贵禄犯组织卖淫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郑贵禄的行为构成自首的辩护意见,经查,郑某某虽有投案情节,但在公安机关讯问时对主要犯罪事实不予承认,故该意见不予采纳,但提出对郑贵禄其他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审理查明事实相符,予以采纳。公诉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适当,予以采纳。为维护社会正常秩序,打击犯罪,根据本案的具体犯罪事实、情节及被告人的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郑某某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二个月,并处罚金10000元。追缴被告人郑某某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犯罪主体: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即凡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可构成本罪。

犯罪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组织、策划、指挥他人卖淫的行为。组织他人卖淫的具体手段,主要是招募、雇佣、强迫、引诱、容留等手段。组织、策划、指挥三种行为,都是组织卖淫的行为,都具有明显的组织性,行为人只要具备其中一种或者数种行为,就可认定其实施了组织卖淫行为。

1、基本案情

2008年8月份,叶某某和叶某甲(已起诉)、戴某某、王某某、王某甲(均已判决)等人合股共同经营红太阳休闲中心并先后容留多名卖淫女在该休闲中心内卖淫,收取台费牟利。期间,叶某某同时负责收取卖淫女卖淫款。2009年4、5月份,卢某某(已判决)以每月2000元的工资受雇于该休闲中心,负责收银、记账、管理卖淫女等工作。至2009年9月15日被公安机关当场查获时止,被告人叶某某和叶某甲、戴某某、王某某、王某甲等人经营的红太阳休闲中心共容留卖淫女卖淫20次以上

案发后,被告人叶某某于2014年11月19日自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叶某某的行为已构成容留卖淫罪,属于情节严重。诉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依法判处。

法院经审理认为,构成容留卖淫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叶某某犯罪以后自动投案,但未能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不能认定为自首。鉴于叶某某有自动投案情节,决定予以酌情从轻处罚。对辩护人提出的叶某某系自首的意见,与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叶某某犯容留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罚金限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容留,是指行为人为他人卖淫提供场所或者其他便利条件的行为。这里所说的提供场所,是指行为人安排专供他人卖淫的处所或者其他指定的地方。这里的场所,不只仅仅限于房屋,其他诸如汽车、船舶等交通工具亦可作为提供的场所。这里的提供其他便利,是指行为人为他人卖淫提供需要的物品、用具及其他一些条件,如为他人卖淫把风望哨等。至于行为人的容留行为是主动实施,还是应卖淫者或嫖客之请实施,不影响本罪的成立;容留的时间,有无获利,也不是必要条件。

本案中,叶某某在其经营的休闲中心,多次容留卖淫女从事非法活动,其虽然但其不是卖淫活动的组织管理者,所以应以容留卖淫罪对其进行刑事处罚

第三百五十八条 【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组织他人卖淫或者强迫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组织他人卖淫,情节严重的;

(二)强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淫的;

(三)强迫多人卖淫或者多次强迫他人卖淫的;

(四)强奸后迫使卖淫的;

(五)造成被强迫卖淫的人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为组织卖淫的人招募、运送人员或者有其他协助组织他人卖淫行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一条以招募、雇佣、纠集等手段,管理或者控制他人卖淫,卖淫人员在三人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规定的“组织他人卖淫”。

第二条组织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卖淫人员累计达十人以上的;

(二)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累计达五人以上的;

(三)组织境外人员在境内卖淫或者组织境内人员出境卖淫的;

(四)非法获利人民币一百万元以上的;

(五)造成被组织卖淫的人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六)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第三条在组织卖淫犯罪活动中,对被组织卖淫的人有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但是,对被组织卖淫的人以外的其他人有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的,应当分别定罪,实行数罪并罚。

第四条明知他人实施组织卖淫犯罪活动而为其招募、运送人员或者充当保镖、打手、管账人等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四款的规定,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定罪处罚,不以组织卖淫罪的从犯论处。

不认定为协助组织卖淫罪

第五条协助组织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四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招募、运送卖淫人员累计达十人以上的;

(二)招募、运送的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累计达五人以上的;

(三)协助组织境外人员在境内卖淫或者协助组织境内人员出境卖淫的;

(四)非法获利人民币五十万元以上的;

(五)造成被招募、运送或者被组织卖淫的人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六)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第七条根据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三款的规定,犯组织、强迫卖淫罪,并有杀害、伤害、强奸、绑架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协助组织卖淫行为人参与实施上述行为的,以共同犯罪论处。

第八条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定罪处罚:

(一)引诱他人卖淫的;

(二)容留、介绍二人以上卖淫的;

(三)容留、介绍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卖淫的;

(四)一年内曾因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被行政处罚,又实施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的;

(五)非法获利人民币一万元以上的。

利用信息网络发布招嫖违法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一的规定,以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定罪处罚。同时构成介绍卖淫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九条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引诱五人以上或者引诱、容留、介绍十人以上卖淫的;

(二)引诱三人以上的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卖淫,或者引诱、容留、介绍五人以上该类人员卖淫的;

(三)非法获利人民币五万元以上的;

(四)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第十条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次数,作为酌定情节在量刑时考虑。

第十一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六十条规定的“明知”:

(一)有证据证明曾到医院或者其他医疗机构就医或者检查,被诊断为患有严重性病的;

(二)根据本人的知识和经验,能够知道自己患有严重性病的;

(三)通过其他方法能够证明行为人是“明知”的。

刑法第三百六十条规定所称的“严重性病”,包括梅毒、淋病等。其它性病是否认定为“严重性病”,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性病防治管理办法》的规定,在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规定实行性病监测的性病范围内,依照其危害、特点与梅毒、淋病相当的原则,从严掌握。

第十二条明知自己患有艾滋病或者感染艾滋病病毒而卖淫、嫖娼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条的规定,以传播性病罪定罪,从重处罚。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致使他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认定为刑法第九十五条第三项“其他对于人身健康有重大伤害”所指的“重伤”,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

(一)明知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而卖淫、嫖娼的;

(二)明知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故意不采取防范措施而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的。

第十三条犯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的,应当依法判处犯罪所得二倍以上的罚金。共同犯罪的,对各共同犯罪人合计判处的罚金应当在犯罪所得的二倍以上。

第十四条根据刑法第三百六十二条、第三百一十条的规定,旅馆业、饮食服务业、文化娱乐业、出租汽车业等单位的人员,在公安机关查处卖淫、嫖娼活动时,为违法犯罪分子通风报信,情节严重的,以包庇罪定罪处罚。事前与犯罪分子通谋的,以共同犯罪论处。

(一)向组织、强迫卖淫犯罪集团通风报信的;

(二)二年内通风报信三次以上的;

(三)一年内因通风报信被行政处罚,又实施通风报信行为的;

(四)致使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或者其他共同犯罪的主犯未能及时归案的;

(五)造成卖淫嫖娼人员逃跑,致使公安机关查处犯罪行为因取证困难而撤销刑事案件的;

(六)非法获利人民币一万元以上的;

(七)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