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失独家庭在扶助金和收养之间二选一,太残忍了

原标题:让失独家庭在扶助金和收养之间二选一,太残忍了

文 | 于立生

痛失独子4年后,福建大田县中学教师章德斌和妻子收养了一个女孩,随后当地卫计局(现卫健局)停发了他们的失独家庭扶助金。因不服停发决定,信访无果后,他们将该局告上法庭。

6月27日,明溪县法院一审宣判,认定该局未再支付扶助金的行为符合法律规定,驳回原告诉求。而章德斌则表示:福建的地方法规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订后,与上位法冲突,应属无效,应给领养家庭继续发放扶助金,将于近日上诉。(据澎湃新闻)

( 福建大田县中学教师章德斌 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图)

章德斌夫妇在推行独生子女政策的特定年代,响应国家号召,只生一个好;只是,十分不幸的是,后来独子夭折。而世易时移,随着人口红利消减,出生率低迷,社会老龄化程度加深,近年我国的人口与计生政策、法规作了一系列的调整,“全面二孩”政策于2016年正式推行。与之相匹配的是,《人口与计生法》在2015年底的修订中,对于失独家庭扶助金的发放条件,其第27条第4款中,删除了“其父母不再生育和收养子女”的限制性表述,明确传递出鼓励再生或收养的信号。

若说在2014年时对章德斌夫妇所作停发扶助金决定,在当时确实是依法的;但从2016年1月1日即新版《人口与计生法》正式实施开始,也该对他们即行恢复扶助金的发放。因为收养子女已不复成为扶助金领取的障碍。

而大田县卫健局拒绝对其恢复扶助金发放,以及明溪县法院一审判决支持该局的理由是:2017年修订版《福建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37条第2款中,对于扶助金的发放,依然保留了“未再生育且未收养子女”的限制性表述;并且认为,根据新版《人口与计生法》第29条规定—— “本章规定的奖励待遇措施,省、自治区、直辖市可以依据本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制定具体实施办法。”福建省计生条例中,有权保留此限制性条文,并在辖区范围内执行。但是此说,是偏颇、狭隘的。

其一,在国家人口与计生政策、法规已作出方向性调整的前提下,地方计生条例为何就不对标国家法规,紧跟、靠拢、看齐,而偏要保留陈旧、滞后的条文,拖其后腿?如若结合地方实际制定的具体条例,与国家法规存在不尽一致处,但不一致条文是增进了当事人福利的,自然无妨;但是,若不一致条文,比照国家法规,却是附加了当事人义务,或者减损了当事人权益的,那就确属抵触上位法规,应归于无效。

(天津某社区专为失独老人组织的“暖心之家”活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其二,尽管章德斌夫妇已领养了一女孩,但这也是他们承受了失独之痛之后的被动、无奈自救选择;而对他们的失独之痛,难道就不该予以同情、体恤吗?承受丧子之痛时,他们夫妇都已49周岁,不再具备生育的条件,所以,尽管4年后又领养了一女孩,似乎已作了自我补偿,但是,并不意味着在情感上就没有缺憾之处。因而,继续对之发放具有情感抚慰和经济补偿性质的扶助金,于情于理于法,也都是尽皆说得过去的。

其三,放宽视野来看,法谚有云:“法律不外乎人情”,又云:“法律不强人所难”。而收养子女,就停发补助金,甚至在国家新法正式实施后,也不恢复发放,那就意味着:要让承受了失独之痛的失独家庭,还要在扶助金和收养子女之间,做为难的选择,非此即彼二选一。难道就不觉得刻薄、残忍吗?而且一方面,国家一直鼓励失独家庭通过再生育或收养等手段自救;而另一方面,大田县卫健局却对收养子女,停发夫妻人均每月数百元的扶助金,并不予恢复发放,这也未免难以自洽,只会对国家政策的善意起到消解作用,不利于对失独家庭的帮扶,不利于促进失独家庭的自救。

其四,法谚有云:“任何人不能因为自己的过错而获得利益”;那么同样的道理,也不应该让任何人,因为自己做对了事,反而蒙受损失,受到惩罚。领养孤儿或事实孤儿,本身就是个对孤儿或事实孤儿,对失独家庭,及对社会三方都有利的,具有公益的事,本该予以大力扶持才是。但章德斌夫妇却要为此承受扶助金停发并不予恢复,夫妻每月消失上千元的经济损失,不啻受到了惩罚,这不荒诞嘛!

(2013年5月1日,北京第二届中国国际养老服务业博览会上,失独家庭关爱展台。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任何法律判决,对人的行为,都是具有指引作用的,因而法律判决就得务求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相统一。明溪县法院坚持认为:新版福建省计生条例第37条第2款中,继续保留“未再生育且未收养子女”的限制性表述,与新版《人口与计生法》第27条第4款中,已删除相应表述,并不矛盾。但是,按照《人口与计生法》删除相关表述、鼓励再生育和收养的修法精神,国家难道真的就会支持大田县卫健局,为难失独家庭,让失独家庭在扶助金和收养之间二选一,这般刻薄、残忍、不近人情、有悖人性的做法吗?

鉴于判决所凭借的条例依据,是给当事人附加义务,减损当事人权益,故而抵触上位法规,该判决若论法律效果,是存在明显硬伤的。至于说社会效果——本就属于社会弱势人群的失独家庭,做了收养孤儿或事实孤儿的善事,因为自身年龄问题,还要面临相当大的抚养、教育压力,却要因此蒙受经济上的损失,每月流失近千元,负面导向如此明显;当地卫健局以及支持该局的明溪县法院,不是雪中送炭,却还在创口上撒把盐,这不是寒碜人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