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富军教授:GLP-1 受体激动剂利司那肽联合基础胰岛素降糖具有多重优势

原标题:王富军教授:GLP-1 受体激动剂利司那肽联合基础胰岛素降糖具有多重优势

本期专家

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 王富军主任医师

采访视频

1

AACE/ACE共识建议:基础胰岛素治疗后血糖不达标者可考虑联用GLP-1受体激动剂

2型糖尿病属于进展性疾病,随着患者病情进展,可能需要口服药改用胰岛素治疗。但是,使用基础胰岛素治疗的部分患者也会由于病情进展血糖控制难以达标。在此情况下,就需要后续在使用基础胰岛素的基础上联用其他降糖药物。2019年美国临床内分泌医师协会(AACE)/美国内分泌学会(ACE)共识声明和2019年ADA糖尿病医学诊疗标准中均建议,当基础胰岛素起始方案治疗后血糖不达标,可以考虑联合应用GLP-1受体激动剂[1-2]。

2

GLP-1受体激动剂通过多种机制发挥降糖作用

过去认为,糖尿病发病机制与胰岛素分泌不足及胰岛素抵抗这两个主要因素有关。现在研究发现,糖尿病发病具有“八重奏”,与各方面都息息相关。而GLP-1受体激动剂在通过多方面机制进行降糖的同时,还带来额外获益,如降低体重、延缓胃排空、降低低血糖发生率等。

其具体降糖机制包括[3]:

(1)促进胰岛素生物合成和分泌。GLP-1以葡萄糖浓度依赖性方式促进胰岛素释放,在降糖的同时避免引起低血糖。

(2)抑制胰高血糖素分泌。GLP-1可直接作用于胰岛α细胞或间接通过刺激分泌的胰岛素和生长抑素的旁路效应,以葡萄糖浓度依赖性方式抑制胰高血糖素释放。

(3)保护胰岛β细胞,促进胰岛β细胞再生。GLP-1可通过抑制β细胞凋亡、促进其增生、再生,从而维持β细胞稳态并促进其功能恢复。

(4)减少肝糖输出,抑制肝脏葡萄糖生成。

(5)延缓胃排空。GLP-1通过迷走神经的胆碱能和肽能神经递质,抑制胃窦部活力和刺激幽门的活力,从而抑制胃排空。

3

利司那肽与基础胰岛素联合降糖具有多重优势

利司那肽作是中国唯一拥有基础胰岛素联合适应证的GLP-1受体激动剂,在二者联合应用时,优势多重。

(1)机制互补

基础胰岛素提供24小时平稳降糖的基础量,使整体血糖下降,但空腹血糖下降得更明显,如果换做血糖相对较高,单纯使用基础胰岛素餐后血糖可能不能达标。

利司那肽通过刺激胰岛素释放、延缓胃排空、抑制餐后胰高血糖素控制餐后血糖,并具有β细胞保护作用,与基础胰岛素联合可以机制互补,更加全面地控制患者的血糖水平[4]。

(2)疗效

利司那肽联合基础胰岛素降糖疗效非常明显。真实世界研究显示,利司那肽联合基础胰岛素能显著降低基础胰岛素治疗控制不佳T2DM患者HbA1c和PPG。

一项为期24周的Ⅲ期、双盲、安慰剂对照、随机、多中心、双臂平行研究共纳入448例基础胰岛素±二甲双胍治疗血糖控制不佳的T2DM患者,其中56%为中国患者,旨在评估利司那肽作为基础胰岛素联合方案的疗效和安全性。研究结果显,利司那肽联合基础胰岛素可以使患者餐后血糖下降4.06 mmol/L[5-6]。

(3)安全性

利司那肽可以血糖依赖性地促进胰岛素分泌,血糖依赖性地抑制胰高血糖素的分泌,以降餐后血糖为主,这样减少了血糖波动,低血糖风险也相对减少。同时,使用利司那肽可以减少心血管疾病发生风险[7]

(4)依从性

利司那肽是一种具有高亲和力的新型GLP-1受体激动剂,1天1次注射,低血糖发生率低,副作用比较少,另外能够减轻体重,患者有多方获益,所以依从性非常好。患者依从性高,也是血糖得到良好控制的前提。

参考文献

1.Diabetes Obes Metab,2017,19(6):822-830.

2.2019年ADA糖尿病医学诊疗标准.

3. 利时敏产品手册.

4. Diabetes Metab Res Rev,2016,32(6):497-511.

5. Diabetes Obes Metab,2018,20(2):335-343.

6. Diabetes Metab Syndr,2017,11(Suppl 1):S91-S97.

7. Diabetes Care,2013,36(9):2489-2496.

4M编号:SACN.LIX.19.06.7237 本材料有效期至2020年11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