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要网购处方药?

原标题:为什么我要网购处方药?

“完了,这下买药不方便了!”

在《人民日报》曝光了17家网上药店违规销售处方药的乱象后,39深呼吸在进行跟进走访调查时,意外地从部分患者群体中得到这样的反馈。

医药电商处方药销售调查结果丨人民日报

难道,网上药店无限制的违规乃至违法销售处方药,对他们来说,不是风险反而是便利?

01 谁不想规避风险?网购实属无奈之举

虽然,网上买处方药风险性太大,但在谈及是否同意放弃进行线上网购处方药时,对于这一答案,大家都出奇地一致:不同意。

6月25日凌晨4点,家住北京通州的王宁突然被父亲摇醒,一脸懵的他被告知:媒体曝光网上买药安全风险太大。在父亲这样的老实人看来,有媒体曝光,意味着国家监管部门很快就会接手管控,未来,很有可能,他们再也无法轻易通过网络买到常用药。

面对父亲的担忧,王宁除了疑惑,更多的是手足无措。正如所有90后一样:爱熬夜、爱网购、不爱去医院几乎是他们长期以来对于生活的态度。所以,图方便,日常给父亲开药的他总是依赖于网上一键下单。

“能够简单解决的事情为何还要大费周章,为了买个药,从通州到中日友好医院,坐地铁路上就得花费将近两个小时,到了医院还得花52元挂号费,再等上两三个小时,才能看上医生。从进入医生诊室到开好那张处方单再到走出医生诊室,时长一般不会超过3分钟。”王宁算过时间成本,最终他默认,买药这么简单的事,动动手指头就能完成,去医院实属劳民伤财。

一项“2017年上海市公立医疗机构病人满意度调查”结果显示,门诊病人最不满意等候时间长丨上海卫健委

“这不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吗?”王宁的吐槽引发了陈易的共鸣。与王宁不同,陈易的家住得更远,在湖北襄阳某小县城的他可不愿意为了买药不停地两地奔波。

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有过前车之鉴。3月份,陈易为了给父亲看病开药,从老家坐了近12小时的车来到北京协和医院,但到了之后才被告知现有的号已经满员,想要看病需要网上预约挂号,无奈,他只能拖着父亲回家。

我害怕去大医院。”陈易坦言,除了时间成本,更多的还有恐惧。走进北京这类全国知名大医院的门诊大厅,犹如步入“迷宫”,人头攒动,挥汗如雨,数不清的各色面孔,在不知所患何病时,更“无从下手”,挂哪个科室,该找哪个医生,究竟该去哪儿做检查……

这些不远百里千里挤进都市最好医院的患者,就像巨流里爬在树叶上蚂蚁,拖着危重的病体,抱着最大的希望,感受着最深的无助……

陈易再次去医院已经是两周之后,好不容易看到医生,花了两分钟问诊、开方后,医生只说了一句:这病需要长期用药,以后每半个月就得来医院开一个疗程的药。对于陈易而言,这句话,听起来多少有些讽刺。医院出于患者安全考虑不愿意多开药,但这一不愿意会给小地方来的人带来诸多困扰。

根据我国2007年5月1日起施行的《处方管理办法》规定,处方一般不得超过7日用量;对于某些慢性病、老年病或特殊情况,处方用量可适当延长丨国家卫健委官网

为了减少来回折腾的时间成本,陈易拿着初诊时医生开的处方单跑遍家附近的医院,然而,却被多次泼冷水:这药只有北上广这类大医院有,小医院不采购

“还好,有朋友说,网上买药很方便。同样的药,在网上下单,两天就能送达,何乐而不为呢。”作为网上购药的忠实粉丝,王宁、陈易都很庆幸这一渠道的出现。

02 买不到廉价药?网购处方药就可行

先不说看病买药背后还有受异地就医的限制以及挂号排队看病这类老大难问题的制约,药价昂贵也成为压死诸多患者的最后一根稻草。

虽然近两年,各项政策的颁布都在致力于解决患者购药难题。药品零加成、“4+7”带量采购、“两票制”等政策在一一落地实施。但对于患者而言,购药的便利性并没有大大提高。

以“4+7”带量采购为例,也并非所有药品都实现降价,所以,医院购廉价药这条路基本走不通,至于零售药房,在那里,遇到的“套路”也成为多数人越不过去的槛。

有人说,当下,在零售药房,对非临床专业的普通人来说,想要买到质优价廉的药品,在某种程度上,不亚于登天。这句话,一点也不为过。

一般情况下,零售药房的药品价格许多都会高于线上。尽管药房对于处方的审核与线上一样,基本走过场,但由于药品需要经过药店销售后才能到达终端客户,而在此过程中,药品价格也势必会进行一些微调。

以一瓶10mg*100片装的硝苯地平片为例,根据39深呼吸调查发现,如果不算运送费,网上药店确实称得上便宜。该药市场价为3.5元,而“药房网”仅卖1.5元,便宜将近一半的价格。

网上药店售卖的硝苯地平片价格从1.06-4.5元不等丨网络截图

另有公开调查显示,在广州市,医药电商的价格优势相比零售药房较为明显。以血糖控制用药磷酸西格列汀片100mg/14片为例,在多个医药电商天猫店的价格为98~102元/盒,但在广州两家零售药店,单价则在132~138元/盒,相差30%。

医药电商天猫店上的磷酸西格列汀片价格丨网络截图

不仅如此,有时候再碰上“热心”的店员卖力吆喝,患者不小心便会踩雷。

小萌说,如今,走进一家药店就好似步入一个传销据点一般。她记得,某次路过药房想去买一支惯用的酮康唑乳膏,谁知,自进入药店大门开始,就深感自己陷入了一个深深的圈套中。

“在我说完自己的买药需求后,店员并没有给出我常用的酮康唑乳膏,而是从柜台下拿出一支金碧辉煌的盒子,只见那个盒子闪着金色的光,看上去就价值不菲。”随后,店员便开始卖力吆喝,自己推荐的药疗效有多好,价格有多便宜,但在我问到价格时,她却说35元。这35元究竟是盒子的钱还是药价本身?小萌无从得知。

很多药店负责人对此很淡然,他们心中自有一番说辞,并随口将责任推给了药店门面租金、人力成本的上涨。他们认为,各种办公用品价格逐年上升,运营成本比以前更高,导致药店的业绩增长乏力。而药店本身就是企业,理所当然,要想生存就得以盈利为导向,为了改变亏损的现状必然要在药价上做文章,这也造成,广受患者信任的药店执业药师,因为要承担药店平台90%的销售任务,为了绩效和个人收入,往往会陷入只向消费者推荐毛利润高的药物的“怪圈”,而普通店员,就更不用说了。

网友吐槽被推销贵价进口药的经历丨网络截图

可以预见,这样的模式势必会导致卖药不单单为了治病救人,而是更看重利益,如此,只会使得患者越来越避开零售药店,转向线上医药电商。

03 能满足需求就合理?无奈的现实背后风险犹在

威廉·奥斯勒曾经说过,行医是一种以科学为基础的艺术,它是一种专业,而非交易;它是一种使命,而非行业。从本质上来讲,治病救人是一种善良人性和友爱情感的表达。而卖药者是最有能力、最有条件去展现人文关怀和有温度服务的一方。但现实,确是与此大相径庭。

某医药电商平台负责人也告诉39深呼吸,他们在对平台购药人群统计发现,处方药在该平台销售占比为70%左右,而购药的患者大多为三四线城市。在三四线城市,使用网上购药的人群已经超过一二线城市,这其中,不仅仅有地域的无奈,更有对于优质药物的迫切需求。

2013-2016年我国实体药店和网上药店(含药品和非药品)销售额占比丨智研咨询

一边是规范,一边是需求,自古总是难以两全。多位业内人士也纷纷跟39深呼吸表示,基本上,所有的电商平台,对于网售的处方药,处方的审核仅仅是在走一个流程。也就是说,有时候,有无处方无伤大雅。

王雅琪是国内某知名电商平台的市场部负责人,2010年,她加入现在这家公司,在这9年,她渐渐习惯了公司内部的不合规操作。

她告诉39深呼吸,公司的购药平台上没有上传处方单的入口,所有要开电子处方的药品,都必须经过平台问诊开出电子处方,主要是三种形式:其一,用户自己登记姓名、身份证和电话购买;其二,AI问诊+人工审核处方;其三,直接人工问诊。

这三种形式看似很正规,但都是在走过场。第一种就不用说了,根本没有任何审核性的操作。第二种,AI本身就只会系统性地问一些常规问题,患者可以随意陈述病情,AI再根据患者可能‘加工后’的表达开一张电子处方单。至于随后的人工审核,有时候只是看电子处方单,药品数量是否一次性过多。而直接人工问诊,也是在网上图文进行,患者依旧可以找出无数种应对措施。”

即使这样,王雅琪觉得,自己所在的平台已经规范很多。“有一次,某患者开抑郁症的药,我们人工(客服)还给她进行情感疏导,很多平台做不到这点,他们都是惯性问几个常规问题,结束。”王雅琪觉得客服的工作很有责任感。

殊不知,网上是不可随意开售精神类疾病的处方药。但39深呼吸调查发现,这样的现象并不在少数,在百度贴吧就有网友公然贴出自己网上购买到的盐酸舍曲林片的照片。并附文:被抑郁症困扰好久了,第一次在网上买药,有和我用一样的药吗?

网友自行购买精神类疾病处方药后咨询药量丨网络截图

公开资料显示,盐酸舍曲林片是需要遵医嘱的一类药品,任何人如果考虑将舍曲林或其他抗抑郁药物用于儿童、青少年或青年(24岁),都必须在其风险和临床需求之间进行权衡。必须密切观察所有年龄患者使用盐酸舍曲林片开始后的临床症状的恶化、自杀倾向、行为的异常变化。

于是,不难想象,舆论的风暴势必会给这一行业带来极大的冲击,即使过去政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接下来,该事件势必会引起相关监管部门的重视,放开线上处方销售的政策将往后无限期推迟,取而代之的是严格整治执业药师“挂证”以及处理违规销售处方药的大检查。

继续打政策擦边球,看上去已经越来越难。对于习惯网上购药的患者而言,接下来,随着政策的逐渐收紧,电商平台规范化的动作日益加强,貌似,以后买药只能去医院和线下零售药房了。

不得不说,这样的结果多少有些匪夷所思、强人所难。

04 根除乱象?路在规范和普及药事服务

王小波曾经说:生活就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

医药电商以及在线上购药的人们最初也像这些牛,觉得自己能够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自己。然而,现实已经给了所有人一记耳光。

患者的痛点究竟该如何处理,已经成为摆在眼前的问题亟待解决。

对此,某业内资深人士对39深呼吸直言,医药电商之所以会选择违规在网上销售处方药,是受到患者需求的影响。但这也并不能成为网上药店从业者违反政策法规的理由,想要解决患者的真正痛点还得从规范和普及药事服务入手。

我国处方药销售渠道仍以医院为主,尤其是城市等级医院,占了处方药销售的61%比重,而通过药店渠道销售的处方药占全部处方药的10%不到丨智研咨询

例如,对于初诊的患者自身规范而言,一定要去医院就诊,获取正规医院医生的处方单。实际上,这也是老生常谈的话题。早在2018年9月,国家卫健委网站信息就曾明确显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指出,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

网上药店的药师只能审方,不能开方,这是常识。”该人士对39深呼吸强调,患者一定要做到安全用药,牢记初诊在医院这一铁律,这也是确保自身生命健康、安全的重要准则。

此外,处方药网上销售一定要坚持电子处方的身份可识别,政府应加强标准的严格性,可以规定,凡是电商不能和医院进行电子处方数据交换、身份识别,不得销售对接医院出来的电子处方药药品。

在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院长助理王岳教授看来,就目前情况而言,在所有准备措施以及方向都一片模糊的情况下,许多事还是别操之过急。

“眼下,最好的处理方法还是应该将处方权下放给部分地方医院。由于中国各地的经济水平不一,一线城市与三四线城市差距非常大,有条件的地区可以先将慢病处方药处方权放开,配合互联网+医疗,实现线下开处方,网上购药的模式。”王岳教授说,网购处方药主要以慢病为主,而很多的慢病患者对处方药的了解较多,相对比较安全,风险也会相对较小。

我国网售处方药相关政策一览丨39深呼吸整理

至于政府监管方面,其实,在多个论坛上,不少业内人士也多次直言。广东省医药零售行业协会副会长刘桂春曾谏言:应由相关部门牵头搭建一个能溯源的共享信息平台,一方面,保障处方的安全和防止造假,避免处方药滥用;另一方面,实现医保统筹账户对零售药店放开,让顾客有更多的自主选择权。

网售处方药,是一个多方博弈的故事,这仿佛《1984》中的结尾:在遮阴的栗树下,你出卖了我,我出卖了你。在不久的将来,谁会继续出卖谁?谁又将博弈成功?仍是未知。但不管结局如何,一切皆应该以患者生命为前提,毕竟,命没了,所有的争执都将毫无意义。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除专家外均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