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不满公司业绩,美的又换掉了库卡中国区CEO

原标题:【深度】不满公司业绩,美的又换掉了库卡中国区CEO

库卡在中国市场的增速意外放缓。在“四大家族”之称的机器人行业第一梯队中,库卡与对手的差距正在扩大。

五年前,王江兵在接受库卡全球CEO蒂尔·罗伊特(Till Reuter)面试时,拿到了这样一道“考题”。要知道,在罗伊特出任库卡一把手的伊始,他曾将这家德国机器人公司的销售额在五年内翻了一番。

但这种说法过于谦虚了。

在面试结束后不久,王江兵就接到了库卡人力资源部门打来的录用电话。他进入公司后的第一个职位,是分管库卡系统业务的中国区总经理。去年8月,王江兵被提拔为库卡中国区CEO,管理国内约1500名员工。

在近三十年的职场经历中,这无疑是王江兵的高光时刻。他的职业生涯起始于1988年在浙江大学经济系担任教职,此后又在西门子、罗兰贝格等多家德国企业任职。在加入库卡之前,他担任德国科佩股份公司的亚太区总裁。

而这一切将在这个夏天戛然而止。界面新闻独家获悉,王江兵在6月底正式离开库卡。

佩戴橙色领带出席活动的王江兵。图片来源:库卡

罗伊特当初抛给王江兵的那道面试题,冥冥之中决定了两人未来的职业走向。他们都因为没有交出令美的集团(000333.SZ)满意的答卷,相继离开库卡。

这家以生产家电起家的中国企业,在全球500强榜单上位列第323位,是库卡目前的实际控制人。

三年前,美的向库卡的股东们提出了收购要约,希望将持有的这家德国机器人公司股权由13.5%提高到30%以上。每股115欧元的优厚报价吸引力十足,这一价格相较库卡当时的股价高出了30欧元。

当这宗交易在8个月后完成时,美的总共获得了库卡94.55%的股份,成为绝对控股方,它也为此付出了37亿欧元的代价。

将库卡纳入麾下后,美的在库卡监事会中委任了三位代表。监事会是库卡的最高决策机构,共有12个席位。美的董事兼副总裁顾炎民出任库卡的监事会主席,美的董事长方洪波也进入了监事会。

与此同时,美的向库卡做出了保持其独立性的承诺,以换取对方同意这宗跨国并购。

双方约法三章的内容包括:美的将支持库卡监事会及执行管理委员会的独立;不会促使员工人数改变、关闭基地以及任何搬迁行动的发生,并且保证不会寻求库卡的退市。该协议为期七年,到期日为2024年初。

这份不干涉声明为库卡的独立经营提供了保障。

“美的很清楚库卡在机器人自动化领域的领先地位,它经营得很好,财务状况很健康,客户群也很忠诚,那就让它进一步发展。”王江兵曾这样评价两家公司的关系。“如果库卡需要一些额外的帮助和支持,美的可以给。从这个角度讲,何乐而不为呢。”

去年3月,美的和库卡宣布将斥资100亿元,在广东顺德新建机器人工厂,这里正是美的总部所在地。

根据规划,到2024年,新基地的机器人产能预计达到每年7.5万台。按照王江兵的描述,这座新的合资工厂将生产公司新开发的经济型机器人。这样做的目的,是改变库卡机器人售价过高的问题,进而增加市场份额。

双方还同时展开了另一项股权合作。美的向库卡中国业务注资,共同成立三家合资公司,拓展工业机器人、医疗和仓储自动化三大领域的业务,双方在合资公司的股比均为50%。

库卡与美的联姻的前两年,称得上琴瑟和谐。去年11月初,全球CEO罗伊特在上海接受采访时,还雄心勃勃地提出,库卡将在美的的帮助下,实现成为中国第一的目标。

罗伊特未预料到的是,他的下课铃声响起的太快。这在很大程度上缘于库卡在该年度的糟糕业绩。

2018年的前三季度,库卡的订单量、营收规模和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均同比下降了5%以上,因此下调了全年的各项经营预期。

去年,全球的汽车和3C工业都出现了滑坡,而库卡超过一半的营收来自于这两个行业。

同时,库卡在中国市场的增速也意外放缓——这一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贡献了公司营收的13%左右。

伴随着项目投资推迟甚至取消,王江兵也明显感受到,在他所管辖的区域内,工业机器人的购买量出现了下降。

国际机器人联合会两个月前发布的统计数字也证明了这一点:2018年,中国市场共销售了约13.3万台工业机器人,同比减少了5000台,这是自2009年以来的首度同比下滑。

伴随着业绩滑坡,库卡的股价也跌落至65欧元左右,年内降幅近六成。公司的市值此时仅为25亿欧元,还不到美的收购时估值的六成。

去年11月末,库卡监事会主席顾炎民与罗伊特会面,明确了后者在12月提前卸任的事宜,罗伊特的任期原本应该到2022年才结束。

被解聘的次日,罗伊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并不是我的决定,我很伤心不愿意离开,但是我们还得往前走。

顾炎民数天后也就这次高层变动表态称,“中国市场的发展变化和我们(库卡)所想的并不一致。”上述说法也印证了两人在公司中国战略上有所分歧的普遍猜测。

这位美的副总裁还提到,“罗伊特在过去十年内为库卡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近两年以来,库卡丢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

一位熟悉国内工业机器人情况的人士评价称,最近两三年,库卡在中国乃至全球的机器人销售量均落后于ABB、发那科等对手,在“四大家族”之称的工业机器人行业第一梯队中,库卡与领先者的差距正在扩大。在机器人“四大家族”中,只有库卡是相对“纯粹”的工业机器人公司,ABB、安川电机和发那科还分别拥有电气设备、数控机床等其他多元化业务。

国金证券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2017年,外资机器人品牌占据中国市场七成以上的份额。其中,库卡以接近10%的占有率位列第三,与排名首位的发那科相差六个百分点。

罗伊特的黯然离职,不由让人联想到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此后的一段公开发言,他在总结2018年公司经营情况的年会上说,“危机来了,市场下行的时候,企业一系列问题的错误不在别人,在企业自身。”

他还用了一种更为通俗的说法告诉听众们,“问题出在主席台、问题出在管理层”。

罗伊特提前卸任后,库卡原首席财务官彼得·摩恩(Peter Mohnen)被任命为公司临时CEO。上任伊始,他就公布了一系列改革举措,以期让库卡重回正轨。

这些措施中,包括在2021年前收缩3亿欧元的成本,减少库卡过往高增长附带的成本高企和效率低下。摩恩预计,今年能够实现上述目标的三分之一。

裁员因此在所难免。在库卡总部德国奥格斯堡,已经有超过150个岗位被裁减,今年还将解雇350人。库卡目前的员工总数为1.4万人。由于产能利用率下降,公司总部的临时工数量也缩减了400人。

调整中国战略是改革举措的第二项。今年,库卡将中国业务拆分为独立板块,并计划引入两款小型的工业机器人品种:SCARA和DELTA,以扩充在中国市场的产品线。

相比于库卡所擅长的多关节机器人,尽管新产品的技术含量和售价都较低,但非常适用于3C电子等行业的搬运和装配作业。

前述业内人士认为,此举是库卡为进一步发展3C领域进行的产品准备。客户们通常希望在生产线上选用同一品牌的机器人,方便后期的维护和培训。而在中国引入新的机器人品种,能帮助库卡满足这一需求。

按照摩恩的预计,库卡的营收和利润都将在年内恢复正增长。但就目前而言,还很难评估他主导的新政能否扭转库卡的颓势。

在一个月前举行的库卡年度股东大会上,摩恩曾坦诚,公司现在就像是一艘在外海上遭遇惊涛骇浪的船只。

这位代理CEO已经获得了美的的认可,成功实现转正。对于美的介入库卡日常经营的强势举动,摩恩也曾投桃报李地为其辩护:每个投资者都会关心自己的投资,这很正常,而且美的的行为都符合当初签订的投资协议。

在长远来看,摩恩能否与美的继续保持良好的互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作为船长的他,能否将库卡带回安全的水域。

今年一季度,尽管库卡的营收并未增长,但盈利能力已经获得了提高。在王江兵所管理的中国区,今年一季度的营收为0.9亿欧元,仍然下降了约9%。但好消息是,新增订单相较同期增加了一倍多。

王江兵称,这些订单已在4、5月转化为营业额,中国区上半年的营收规模将会比去年同期有很大提高,公司的表现也会高于市场平均水平。

他将其归结于调整目标客户、重新梳理价格政策、缩短交货期和引进新产品等主动变化的结果。按照计划,库卡将在8月初公布上半年的财务报告,王江兵提及的业绩利好也将在此时兑现。

但此时的美的已下定决心,要对这一核心市场动刀。

来自库卡的多个信源均确认,王江兵会在6月底离任中国区CEO,新任CEO由美的指派。库卡官方向界面新闻确认了管理层行将调整的消息,美的则未向界面新闻作出直接回应。

在离任前的倒数第二个工作日,王江兵按计划出席了在上海举行的一场行业论坛。在半个小时的演讲时间里,他详细地介绍了库卡对于未来汽车智能工厂的设想。

按照公司的着装惯例,出席活动的王江兵系着一条橙色领带,这一亮眼的颜色正是库卡机器人的标志性用色。

对于此次离职库卡的具体情况,王江兵不愿多谈。这位戴着眼镜、温文尔雅的职业经理人颇为喜爱浙江老乡徐志摩的作品。在一档电视节目中,他曾用德语朗诵过新月派诗人所创作的《再别康桥》。

这首著名的诗作中有这样两句: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

工业能源圈 | 转载须知

1. 转载须联系界面新闻获得正式授权。

3. 正文前加注:本文选自界面新闻旗下公号“工业能源圈”(ID:IE_jiemian),已获得其授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