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正廉洁、刚正不阿,他是“清朝御史第一人”

原标题:清正廉洁、刚正不阿,他是“清朝御史第一人”

鸦片战争以后,大清王朝逐渐走向没落,一些正直的官员为了拯救这座日渐腐朽没落的大夏,还在披肝沥胆、拼死抗争。在这些人当中,就有监察御史江春霖。江春霖为官刚正不阿、不媚流俗,大智大勇,而且始终清正廉洁,后人尊称他是“清朝御史第一人”。

江春霖(1855年—1918年)是福建莆田人,光绪二十年(1894年)考中进士后,江春霖不甘心在翰林院的故纸堆中虚度一生,向往着到负有监督参劾重责的都察院任职。在他看来,监察御史职位虽小,但作用与宰相一样,关系到国家的兴亡、人民的生死。十年后的1904年,朝廷传来招考监察御史的消息。已经49岁的江春霖立即着手准备应试,最终以第一名的成绩,如愿当上了监察御史。

当上监察御史后,江春霖一上任就查明御史台的长官陆宝忠很不称职。此人不仅干涉科举,而且还吸食鸦片。江春霖立即上书弹劾,两个月内两次上书,硬是把这个顶头上司给轰下了台。此后,江春霖先后担任过江南、新疆、辽沈、河南、四川诸道的监察御史,期间多次弹劾炙手可热、鼎鼎大名、势焰熏天的当朝权贵,如庆亲王奕劻、权臣袁世凯、贝勒爷载洵和载涛、直隶总督端方,还弹劾过贪婪、秽恶的权臣恶吏,如朱家宝、蔡乃煌、宝棻、冯汝骙等封疆大吏,其铁面耿直,实可表率。

在江春霖弹劾的案例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庆亲王奕劻徇私舞弊案了。

庆亲王奕劻曾经权势日重一日,党羽、心腹遍布朝野,“举朝莫敢撄其锋”。江春霖虑及国家前途及自己的职责,决心甘冒凶险,放手一搏。宣统二年(1910年)2月,江春霖趁奕劻力荐亲信、干女婿陈夔龙入阁之际,上书《劾庆亲王老奸窃位,多引匪人疏》。内称:奕劻“老奸窃位,多引匪人”,指出江苏巡抚宝棻、山东巡抚孙宝琦、陕甘总督恩寿都是庆王奕劻的儿女亲家。江浙盐运使衡吉原是庆王府里的家人,连已被他弹劾革职回籍的袁世凯也点了进来。

江春霖此举犹如捅了马蜂窝, 此事经《大公报》《申报》等披露后,京师内外皆“争欲先睹为快,一时辗转传抄,顿令洛阳纸贵”。梁启超将他誉为“古今第一御史”,并说“御史台是唯一有清气往来之所”;福建同乡林纾在报纸撰文并配上图画,将江春霖点赞为“光绪、宣统以来谏官第一人”;辜鸿铭撰文称他“直声震朝野,人皆曰真御史”。

恼羞成怒的奕劻以宣统皇帝的名义颁谕,斥责江春霖“牵涉琐事,罗织多人……恣意牵扯,荒谬已极”,以“萎言乱政,有妨大局,肆意诋毁亲贵重臣”为由,硬是罢免了江春霖的御史之职,把他贬回了翰林院。不久,55岁的江春霖毅然辞官回到故里侍奉老母。从此以后,他彻底退出了暗潮汹涌、诡谲难测的晚清政治舞台。

江春霖位居御史,是朝廷命官,若想贪个十万、八万的,那是小事一桩,但自律甚严的江春霖始终坚守着“半点尘埃未许侵”,以“清香不让梅”的水仙花自许,甘守淡泊,不改其志。平时,江春霖生活十分俭朴,公务之余,自己做饭,常常以家乡笋干和咸菜下饭。在故乡老家,他也是一不置田产,二不盖新屋,三不养奴婢。母亲、夫人和弟弟全家留在深山老家,过着十分清贫艰苦的农村生活。

夫人病逝了,江春霖因公务繁忙而无暇回家。他强压着心中的悲痛,寄回亲笔挽章悼念,并发誓终身不再续弦。不久,有位官员,还是江春霖的福建老乡,因为涉贪被弹劾。这位官员得知此案由江春霖负责,便想方设法来“拉关系”。得知江春霖丧偶后没有续娶,于是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连夜上门送给他做续弦,江春霖愤然斥责:“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又赠以香车、金钱,都被当场拒绝,把这位老乡官员给轰走了。

江春霖十几年京官、五任御史,出京归里之日,带走的是如洗的宦囊:一袭朝衣,几件旧衣服,几箱旧书和“俸余只剩买书钱”。全御史台的同僚都知道他为官清廉清贫,出于对他的敬意,纷纷集资为他筹凑路费,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他说:“吾自为言官,则置身于度外,若稍有身家利害,何敢批逆麟、捋虎须,以一身冒万险而不知悔?”无疑,也正是这份清廉清贫,保证他不落人话柄,赋予了江春霖铁面铮骨的底气!

江春霖病逝后,末代皇帝溥仪委托自己的老师、时任礼学馆总裁的陈宝琛送去挽联,北京、上海、福州、厦门等地都集会追悼,缅怀一代名御史,称赞江春霖“二百年监官无此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