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博士卖房搞研究,一己之力拉升学校排名,这次登上了Science封面!

原标题:80后博士卖房搞研究,一己之力拉升学校排名,这次登上了Science封面!

你好,学术星人

微信公众号:学术星球

来源:BioWorld(ID:ibioworld),已获授权

编辑:吴伟

Science 封面报道

2019年5月24日,世界顶级科学期刊 Science 杂志以封面论文+深度采访+视频的形式,报道了中国地质大学邢立达博士团队在缅甸琥珀上的研究,阐述了中国科学家从缅甸和珠宝市场抢救琥珀的故事。文中所刊的7张琥珀照片全部来自邢立达博士团队的论文。

Nature 头条报道

2018年7月18日,中国地质大学邢立达博士团队在 Science Advances 杂志发表论文,发现了一个9900万年前被琥珀封存的蛇,这也是世界首例蛇类琥珀,这一研究成果被顶级科学期刊Nature 头条报道。

邢立达博士团队已经发现了第一枚古鸟琥珀、第一枚恐龙琥珀、第一枚雏鸟琥珀、第一枚亚成鸟琥珀、第一枚介形琥珀、第一枚蛙琥珀、第一枚古蛇琥珀,成功集齐七龙珠。遇到一个这样重要的琥珀化石可能就要用掉一生的运气,而邢立达博士不仅遇到了7个,而且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因此邢立达博士也有了“人形锦鲤”的外号。

据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官微介绍,2016年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在当年的《泰晤士高等教育》公布的中国高校排名中提升迅猛,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邢立达博士毕业并留校,提高学校学术成果。

本期Science杂志封面

春天阴沉的早晨,恐龙鼎盛时期形成的琥珀的交易市场在缅甸的这个边境城市逐渐展开,这些琥珀散落在数百张桌子上,店面铺开桌布上,以及商店的玻璃柜台下。商家兜售着各种原始琥珀,以及琥珀制成的工艺品。一些人在这些琥珀中寻找珍品,另一些则通过智能手机拍摄,为远方的买家进行展示。

而对于科学家来说,这里不仅仅是购买吊坠或手镯的地方。3月的一个早晨,北京中国地质大学的古生物学家邢立达在一张桌子上停下来检查一只白垩期中期的高尔夫球大小的琥珀中的蟑螂,它四肢曲线完整,看起来比现在蟑螂更小,身体也更窄。经销商报价900美元。邢立达认为这个价格OK,但他继续往前寻找更稀有,更具科学价值的琥珀去了。

长着一张娃娃脸,有点婴儿肥的邢立达,还是一个拥有260万微博粉丝的网络达人,因为在恐龙领域的研究而成名。

去年,邢立达发表了25篇科学论文,以及一部与恐龙有关的奇幻小说,并由超级科幻作家刘慈欣撰写序言。和其他一些中国古生物学家一样,邢立达也因在琥珀中所取得的非凡发现而受到青睐,他发现了琥珀中的原始鸟类、羽毛、蜥蜴、蛙、蛇、昆虫,甚至是恐龙。所有这些差不多一亿年前的琥珀,都来自缅甸边境。

但是,尽管缅甸琥珀是科学家的梦想,但这里也是一个道德的雷区。这些琥珀来自缅甸充满冲突的克钦邦,在克钦邦,不同的政治派别争夺琥珀和其他自然资源所带来的利润,琥珀热也助长了这些冲突,琥珀买卖给它们提供了购买武器的收入,加剧了地区冲突,因此政府希望切断这些资源。

大部分缅甸琥珀被偷偷运到中国进行贸易,2015年通过云南腾冲地区进行的缅甸琥珀贸易额据估计就在7.25亿美元至10亿美元之间。珠宝商、私人收藏家,以及邢立达这样的科学家,都在通过手机App支付争相购买其中珍贵的琥珀标本。通常收藏家出价更高而赢得竞标,这也意味着研究人员只能找收藏家借来琥珀进行研究。

这也是推动邢立达直接去缅甸市场购买琥珀的原因,邢立达说道:如果我们没有买到这些琥珀,它很可能就会成为一个挂在脖子上的廉价装饰品。

很多国家和地区都生产琥珀,但是往往很少包含有较强壮的,能跳跃的生物。相比之下,缅甸琥珀中出现生物的概率要高很多,这要归功于缅甸琥珀形成时期有大量的生物出现,以及缅甸琥珀巨大的尺寸,单个琥珀经常接近哈密瓜大小。

在2018年,科学家报告了在缅甸琥珀中完美保存的321种新物种,累计总数达到了1195种。有科研人员认为,缅甸琥珀中可能拥有比恐龙整个统治时期任何其他化石沉积物更多的生物多样性。总的来说,这些发现标志着仍然在现代生态系统中存在的血统和生态关系的诞生。

2014年,邢立达“潜入”缅甸,希望能看到那些吸引他的琥珀的来源——缅甸克钦邦的塔奈镇附近的矿山。几十年来,缅甸军队和当地的克钦独立军,一直在控制当地利润丰厚的资源,如玉石、木材,以及最近的琥珀。外国人不得进入塔奈镇,为了进行秘密访问,邢立达在朋友的帮助下,穿着当地传统服饰,跨越边境约110公里才得以进入。

琥珀所在的矿场在荒芜的山坡上,矿井深达100米,矿井直径仅仅够容纳一个瘦小的工人,矿井条件非常简陋,一旦发生事故受伤,也只能自己做医疗护理。

2014年,邢立达开始在这里建立了一个买家网络,教他们发现琥珀中的白垩纪鸟翼,或者根据爪子判断一只脚是来自蜥蜴还是恐龙。一旦获得提示,他就会向相关专家发送照片,进一步弄清楚琥珀是否具有科学价值,然后决定是否购买。

一旦一个琥珀中被发现存在鸟类,价格就会上涨到几万甚至十几万美元。起初,邢立达用自己的钱购买这些琥珀。后来,他说服了他的父母,卖了他们在中国南方的房子,然后用这笔钱在2016年和朋友们创建了一个名为Dexu古生物学研究所的非营利组织,用于收购和收藏古生物琥珀和化石等标本,并为其他科学家提供研究标本。

Dexu古生物学研究所网址:http://www.paleodexu.com/

此后,邢立达通过这些琥珀发表了大量的关于古脊椎动物的研究论文,在构建了这一网络后不久,有经销商向他发送了一张内部含有一只鸟的琥珀,报价差不多相当于一辆新宝马,但邢立达还是买下了。

这是一只跟恐龙生活在同一时代的小鸟,琥珀保留了前所未见的皮肤和羽毛特征,甚至可以揭示它的内部细节。这是观察鸟类进化的一个全新窗口。

电影《侏罗纪公园》中,通过琥珀中的蚊子,提取了恐龙的DNA,但实际中,人们还没能从琥珀中提取DNA,即使年代比较近的琥珀中,也未能成功。

随着缅甸琥珀热,有些“聪明”的商家开始造假牟利,邢立达就曾遇到过包裹着乌龟的琥珀,不过检测后发现是假的。

邢立达在一家经销商的琥珀商品中发现了一只幼鸟,琥珀中的翅膀非常精致,爪子也很明显,清晰可见。但经销商要加实在太高,差不多145000美元。

除了研究古生物的科学家,还有很多有钱的私人收藏家喜欢收藏有价值的琥珀。他们收藏珍惜的琥珀标本后,往往愿意借给科学家进行非破坏性的研究,这些私人收藏者的名字也出现在了PNAS、Science Advances 这些顶级期刊的论文作者中。他们还计划建立私人博物馆,展出这些收藏的珍惜琥珀标本。

然而,由于稀缺性,缅甸琥珀的吸引力可能会增长,琥珀的供应量已经远低于2015年左右的高点。人们进入白垩纪的那扇窗户打开的时候,可能已经砰然关上了。

2017年6月,缅甸军方的直升机进入塔奈镇。通过扔传单,警告琥珀矿工和其他居民逃离。并在随后进行了空袭,从当地克钦独立军手中抢回了琥珀矿区。缅甸政府接管后,税收更加严格,琥珀矿山变得无利可图,几乎所有的深矿都已停业,只有一些浅矿和秘密矿井还在继续开采。

许多盛产琥珀的国家都通过立法来限制琥珀外流,把琥珀作为一种自然资源进行保护。邢立达表示,他购买、收集这些琥珀标本,是为了进行科学研究,而非想要去占有。如果有一天缅甸获得和平,他想建立一个琥珀博物馆,也希望将这些标本归还缅甸。但是不能免费归还,毕竟是花钱买来的。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4/6442/72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