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陂风土趣闻录

原标题:黄陂风土趣闻录

文 | 尺半鲤鱼

黄陂,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有着丰富文化内涵的地方,随便举一例,《国风·召南·甘棠》就是西周尹吉甫(周宣王太师)在黄陂甘棠采风编撰而来的。至于其他人文、地理传说更是不计其数,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流传至今,现整理部分传说、趣闻如下:

一、厨师智斗刘彬士

清嘉庆年间,黄陂某地一官员做寿,县令、举人、秀才、亲朋好友都齐聚一堂,宾客如云,谈笑风生,好不热闹!正准备开席之际,忽闻邻里代驾王刘彬士刚刚荣归故里省亲,于是寿星佬就热情恭请刘彬士来家里作客。

刘彬士对这个寿星佬的情况并不熟,清贪贤愚一概不知。心想人家主动上门来请,不去于礼不周,去吧又怕话不投机。思考一番后,心生一计,并让仆从封了寿礼准备动身。

主人在厅前打开礼包一看,不禁傻眼,半天说不出话。原来刘彬士封一文铜钱来祝寿,并书曰,“一文铜钱,庆贺寿星,收之贪财,不收嫌轻。”

县官大人一看开口说:“代驾王来贺寿送礼那是天大的人情,哪有嫌轻不收之礼?”举人担心说:“收下贪财,这个‘贪’字的帽子戴不起啊!”秀才在一边自言自语:“这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这不是难为人么?”主人听他们东一句,西一句,也搞得无所适从。

家厨看菜都快上齐了,刘彬士已经快到,就招呼客人尽快落座。再看主人愁眉苦脸,觉得蹊跷,于是问明情况说:“这有何难,等会看我的。”客人们觉得一屋文人都拿不出主意,你一个普通厨师不过是说些大话安慰主人罢了。没人相信他。

这时刘彬士已到门前,众人发呆之际,家厨大声招呼:“淡酒薄肴,请客要到,来者好(四声)吃,不来虚套。”刘彬士听的清楚,知道高手在民间,对主人心里也有数了。于是忙笑着说:“西陵有才,我之幸也!好(四声)字读好(三声),不言虚套,恭喜贺喜,福寿才高!”刘彬士此言一出,满堂释然。

刘彬士 图:网络

二、一门三进士

清末以来就流传着“金家文章童家字”的说法,这里的童家暂且不表,单说这金家,一门三进士指的是黄陂六指的金光杰、金国均、金国墀父子三人。其中金光杰是父亲。

金光杰(1787~1866),号殿珊,清嘉庆22年(1818年)中举人,嘉庆25年(1820年)中进士。先任翰林院编修,继任监察御史,后侍读,侍讲。鲁台山上双凤亭主碑文为其所撰。

金国墀(生卒不详),曾于同治年间为白龙山王氏族谱写序,里面很清楚地记载了长堰人王正起从从军到发家的历程。

金国均(1813~1869),字秉之,号可亭。道光18年(1838年)殿试名列一甲第二名(即榜眼),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时年25岁,与曾国藩、胡林翼为至交。编有《黄陂县志稿》。直到今天,黄陂民间还流传着金国均所作对联,现收录如下:

横砖抵直砖砖抵砖
匍瓦坎仰瓦瓦坎瓦
稻草系秧父抱子
竹篮装笋爷护孙

金国均 图:网络

三、韩光斗对联集锦

韩光斗是黄陂长堰人,这个我已在拙作《回望故乡长堰》中提到过,家乡至今还流传着韩光斗戏嫂、戏阴阳、挫群儒、送贺联等故事。另外,他的诗《咏棺材山》在黄陂也很有名。但限于篇幅,今天不谈这些,只录一下他写的很接地气的对联:

秤直钩弯明星朗朗知轻识重
磨大眼小暗齿轮轮吞粗出细
案上摆鱼羊,鲜者鲜矣
房中有女子,好则好之
花烛盘龙,水里龙从火中现
彩鞋绣风,天上凤向地边飞
鸡饥盗稻童筒打
鼠暑凉梁客咳惊
虫蛀旗杆寒光抖(谐音“韩光斗”)
鱼跳砧板苦难池(谐音“南池”)

这副对联是韩光斗与朋友南池道人之间的戏谑,与苏轼与佛印之间的对联:“狗啃河上(和尚)骨,水流东坡诗(尸)”颇有相同趣味。

长堰风光(图文无关) 图:秋日私语

四、长堰集东的落驾山

长堰东有座圆圆的小山,以前称之落驾山。该山南坡是长堰街通往大路边王湾、台子吴(上湾吴)、山下王和白龙寺的必经之路。而山的东面则是农田,田间小路车马不能通行,因此必须在此落驾。

传唐太宗李世民与军师徐茂公到过这里,并亲自安排大将尉迟恭在白龙岗下修建了白龙寺。明太祖朱元璋曾带领军师刘伯温到此,并派人在白龙岗上挖掘了“斩龙潭”。清乾隆下江南也曾到此,步行至白龙寺敬香,并与寺僧巧对楹联。

正是因为历史上多位皇帝曾在此落驾,后人纪其事命名曰落驾山,后谐音为骆家山。

长堰风光(图文无关) 图:秋日私语

五、火烧桥的来历

火烧桥位于黄陂长堰集南3华里处火烧桥湾西南的一条小河上。村以桥名世。

相传在古代某年夏天的一天,天气炎热,久旱无雨,今桥西处的河流已干涸见底,河滩附近未成熟的稻谷因缺水已经奄奄一息。一位河南的猪倌赶着一群生猪路过此地,河上无桥,见河水断流,就赶着猪群准备从河滩而过。

那天天气很热,人和猪都已困乏,而河床少数地方坑中还有些积水,于是猪倌就把猪赶过去“浴泥”以解其暑,自己则在田埂上的一棵树下休息吸烟。猪倌一口一口地吸着烟,点烟的纸随便丢在一边。

猪倌盯着河床上的猪群,一会儿就有些困倦,靠在树干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一阵焦糊味和热浪惊醒。原来身边的稻田着火了,而且偏偏这时又起了一阵风,干枯的稻梗在风火之下很快燃成一片……

稻谷没了,自然要赔偿,猪倌和村民达成一致意见:这片稻田全部按亩产面积收成计算,全部包产作钱赔偿。说来也巧,就在赔完钱的当晚,下了一场中雨,之后一切也是风调雨顺。

被火烧过的稻田,因及时得到雨水的滋润,再加上稻灰的肥力,很快“翻秧”长得青绿一片。秋收之后,竟是个大丰收,稻谷变卖了很多钱。因之前协议这片烧过的稻田粮食收成由猪倌包揽,所以猪倌反而赚了不少。

猪倌欣喜之余,心有所悟:天公惠我,我亦惠人。于是用这些钱在此地修了一座桥,以便人员往来。桥建成后,人们因感天公作美和猪倌施德的奇巧事,就将此桥命名为“火烧桥”。

长堰风光(图文无关) 图:秋日私语

六、陂式歇后语

殷家畈做祠堂——嘎大了势

传说黄陂长堰殷家畈当年有人在京城做官,村里开始修建祠堂时,规划很大,后来京官病死于京城,祠堂失去经济后盾难以完工。比喻开始计划过大,后面不能完成。

姚集广播站——嘎势

解放后,每个乡镇都有自己的广播站,广播站播音都要求讲普通话。姚集广播站刚刚建成准备播音,播音员在广播室话筒前征询领导意见时用黄陂方言说,“驾(音嘎)吧?”不想此话一出,就被及时地广播出去了,给黄陂人留下一个笑谈的话柄,并在以后黄陂人的日常口语中广为流传。

凤凰寨看灯——数也数不清

凤凰寨位于黄陂东乡蔡家榨,每年正月十五,周围数十里灯笼上山,不计其数。

姚太婆的口气——好大口气

黄陂姚集人姚缔虞,为清代四川巡抚,传说他家经常在稻场上晒元宝(即银子),晒满稻场。一个叫花子正好从旁边经过,惊叹道:“好多银子啊!”看场的姚太婆说:“你家里没有这些?”叫花子说:“没有”。

姚太婆又问:“一斗也没有?”花子答:“没有”。姚太婆接着问:“那一升有吧?”叫花子摇头说:“没有”。姚太婆随便指了指说:“那你就撮一撮箕去吧!”叫花子真的撮了一撮箕元宝回去,算是发了大财。

木兰山的菩萨——应远不应近

木兰山的叫具——个个叫

黄陂到孝感——现过现(县过县)

后记:日本江户时期的围棋后圣葛野·丈和(1787~1847)写过一本围棋书,取名《国技观光》,意思是围棋的智慧可以让人看到光明。同理,黄陂历代先辈的故事中闪烁的智慧之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也照亮我们前进的道路。让我们拾起这些智慧,开始我们的凿空之旅吧!

本文作者尺半鲤鱼授权印象黄陂发布

关于作者 尺半鲤鱼,黄陂长堰人,现定居武汉市洪山区,电子技术员,采购工程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