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译本的《简·爱》,为什么如此受欢迎?丨三十年,三十书

原标题:这个译本的《简·爱》,为什么如此受欢迎?丨三十年,三十书

"Translate, Transmit, Transcend"

这是译林的slogan,由于太过顺口,每个路过译林社文化长廊的人都会忍不住读出声来。

翻译是一门艺术,也是文明与文明之间沟通交流的桥梁。俄国伟大诗人普希金,曾在笔记中写下这样一句话:“译者是文明的驿马”。

建社30年以来,

比如说翻译《简·爱》的黄源深。

《简·爱》堪称现代女性的传奇史诗,也是译林名著的经典品种。自1993年7月首版以来,不断在加印,销量逾百万。

译林社首版《简·爱》封面

1993年7月

“难道就因为我一贫如洗、默默无闻、长相平庸、个子瘦小,就没有灵魂,没有心肠了?……我的心灵跟你一样充实!”

女主角简·爱振聋发聩的呼声犹在耳畔。这在追求女性独立人格、维护女性合法权益的当下,依然是让人醍醐灌顶的清醒剂,也是给人力量的镇定剂。

译林社独家版权黄源深译本的《简·爱》,在译本纷杂、良莠不齐的文学名著市场上,俨然一股清流。

1

我为何要重译《简·爱》?

黄源深,英语文学学者,翻译家,译有《简爱》《老人与海》等,曾被澳大利亚政府授予“杰出文学翻译奖”。

创社之初,筚路蓝缕。译林社刚刚进入名著市场,面对激烈的竞争,译林亟需好的译本,也亟需自己的独家译者于是,我们积极展开与译坛名家的合作,很快便向当时颇具实力的译者黄源深发出邀约,请他翻译《简·爱》。

其实那个时候,市场上已经好几个《简·爱》的译本,比如著名翻译家祝庆英的译本、吴钧燮的译本。珠玉在前,黄源深为何毅然接受重译《简·爱》的挑战?他在当年的译后记中这样写道:

译林出版社约我重译《简·爱》,我明知《简·爱》已有几个译本,但还是欣然应命了。

细细想来,这似乎有两个原因。一是出于对《简·爱》的偏爱。还在求学时代,我就被原作深厚的内涵和优美的语言所吸引,从而将它视为英语学习的范本,反复细读,还详细做了笔记。跨出校门走向社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虽然经验与学识俱增,视野也日渐开阔,进入壮年更觉得颇有“曾经沧海”之感,但重览《简·爱》,仍发现其魅力不减当年,因而便想到,重新译这部作品不啻又是一次艺术上的享受。

第二个原因是,我认为一部世界文学名著有几个译本不但不足为奇,而且是十分必要的。翻译说到底是对原作风格和内涵的阐释。一部文学巨著犹如一个丰富无比的矿藏,并非通过一次性的阐释就能穷极对它的开掘。多个译本就是多次的开掘,译者只要认真负责,学养又不落水准,每次都一定会有新的发现,新的收获。正是通过这样一次一次的阐释,人们才接近完成对一部传世之作的认识。

此外,一部作品就其文本本身而言,自诞生之日起就已经凝固,但是译者的审美观点、审美趣味、价值取向,以及他所把握的要传达原作思想的语言,却是随时代的变迁而不断变化着的,因而不同时代也就非常需要有适应这种变化的不同译本了。

2

黄源深译本的《简·爱》,根据牛津大学出版社权威版本译出,是最受读者欢迎的《简爱》译本之一,出版近三十年来,不断在加印,销量已逾百万。

译林历年来各个版本的《简·爱》(局部)

翻译家,也有一个时髦的同义词是“翻译匠”。在当下追求“匠人”精神的文化中,这个称呼看似十分契合潮流。然而在不断追求翻译精髓的黄源深看来,译者不应止步于“匠人”。

他精益求精,在译林首版《简·爱》问世十年后,又着手将全部译文重新校订了一遍,以适应读者的需求。什么是翻译的最高境界?黄源深在经典译林版《简·爱》“第二版后记”中这样阐释:

要达到翻译的高境界,需要充分把握两种语言,并具有运用的娴熟技巧,需要深厚的文化底蕴,需要广博的知识。与此同时,还需要灵气,否则译者充其量不过是个出色的匠人。

所谓灵气,说到底是一种创造力,就翻译而言,是一种在不逾矩的前提下,灵活到了极致的表达能力,即在对原文透辟的理解和对原作风格的充分把握的基础上,灵活地传达原作的精、气、神,力求形神兼备,保持原有的信息。译文所表达的,不是熟练的匠人刻意求工的结果,而是从高明的译家笔底自然地流淌出来的智慧的结晶,是生动而鲜活的。

“灵活性”和“准确性”常常是一对困扰译者的矛盾。一追求“灵活”便容易走样,离开原文;一追求“准确”便容易死板,言语不畅。我认为“准确”是前提,“灵活”是目标。“准确”是首要的,离开了对原文的准确传达就谈不上翻译,变成了自由创作。译者对某一句(段)生动灵活的译文感到得意时,尤其要警惕原文的信息在译文中是否有流失。但灵活生动又是必不可少的,因为翻译毕竟是一种艺术。在吃透了原文以后,译者不遗余力地去追求灵活的表达,那就是进入了一种高境界了。

3

选名著,要看译者,挑选优质译本

《简·爱》堪称现代女性的传奇史诗,也是译林名著的经典品种。1993年首版,常销不衰,译文几经修订,享誉颇丰。三十年弹指一挥间,黄源深老师已经是资深翻译家,曾担任上海翻译家协会副会长、中国译协理事、上海市文联理事、上海市作家协会理事。

摄影:孙培瑾

译者是作品和读者之间的桥梁,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语言熨帖、文字讲究的译文,往往能够为作品的流传带来事半功倍的效果。今天,市场上文学名著的译本纷杂,良莠不齐已是常态。在挑选名著的时候,选择好的译者、好的译本,显得尤为关键。

《简·爱》自一八四七年问世,至今已有一百五十多年了。时间的尘埃丝毫遮没不了这部小说耀眼的光芒。今天,它依然不失为一部伟大的作品,在浊浪排空的经济大潮中,为数以百万计的中国读者所珍爱。

如果说《简·爱》本身是文学经典里的一颗璀璨明珠的话,那么黄源深的译文,无疑为它在中国市场的大放异彩增添了光芒。

根据牛津大学出版社权威版本译出

畅销二十余年

作者:[英国] 夏洛蒂·勃朗特

购买

作者:[美] 欧内斯特·海明威

译者:黄源深

购买

本期编辑:徐琼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