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营收回怼沽空,波司登加码女装、校服能否为主业“添翼”

原标题:百亿营收回怼沽空,波司登加码女装、校服能否为主业“添翼”

两次遭遇沽空机构阻击,让波司登这个民族品牌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近日,波司登首席财务官兼副总裁朱高峰在波司登2018/2019财年业绩说明会中接受包括蓝鲸产经记者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对沽空事件以及业绩、战略问题进行回应。

就近期沸沸扬扬的沽空事件,朱高峰表示波司登对于沽空报告提出的质疑已经逐条做了积极回应,但由于港交所的相关规则,许多具体数据不允许披露,而沽空机构也是有选择性的拿出一部分数据做文章,投资者对波司登依然具备信心。

同时,波司登业绩也于近期公布,在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的业绩数据中,波司登进入百亿营收俱乐部,聚焦羽绒服主业的战略也得到了进一步实施。但同时,波司登方面也坦言,女装业务发展依然滞后,未来将进一步加强。

营收超百亿,女装业务迎考

聚焦主航道的同时,波司登还要在女装、校服业务上做文章。

近日,波司登发布2018/2019财年业绩报告,数据显示,报告期内波司登实现营业收入103.84亿元,进入百亿营收俱乐部,较去年同期上升35.5%。净利润同比上升59.4%至9.81亿元。毛利率同比上涨6.7个百分点至53.1%。波司登首席财务官兼副总裁朱高峰表示,在过去的一年中,波司登的主要成果体现在聚焦主航道、重塑品牌形象。

对于毛利率的上升,朱高峰表示主要是因为产品结构变化,波司登品牌进行了提档升级,价格有所上升。根据波司登业绩报告,该公司在重塑波司登为中高端功能性时代品牌的同时,将雪中飞品牌定位在中端市场,冰洁品牌则定位为高性价比的大众品牌。

数据显示,2018/2019财年中,波司登品牌实现营业收入68.49亿元,同比上涨38.3%,占品牌羽绒服销售额的百分比为89.5%。雪中飞、冰洁则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61亿元、2.13亿元,分别同比上涨14.6%、5%,占品牌羽绒服销售额的百分比分比为4.7%、2.8%。

“我们将1800元以上的产品定位为中高端,此前中高端羽绒服占比约为5%左右,2018年提升到了25%,这个比例未来还会继续变化。”朱高峰表示,未来将形成高中低差异化的品牌组合,波司登转型中高端赛道。对于在高性价比市场的销量,则雪中飞、冰洁来完成。

进行品牌重塑的同时,波司登聚焦羽绒服主业的战略也在进一步推进。数据显示,波司登羽绒服业务实现营业收入76.57亿,占总营收的73.7%,同比上涨35.5%。女装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2.01亿元,占总收入的11.6%,同比上升4.2%。多元化服装业务大幅收缩,占总收入的1.5%。

朱高峰介绍,在多元化服装业务板块,男装、家居业务已经退出,校服、童装业务正在做一些孵化。同时,未来女装业务也将进一步加强。

朱高峰坦言,女装业务今年在集团总营收占比略微下降,增速不高,发展较为滞后,是未来的提升空间之一。目前集团正在尝试在女装业务方面做一些品牌的变化,尝试把业务量做起来。同时,朱高峰强调,即使在聚焦羽绒服主业,但未来女装也不会剥离掉,会根据市场情况进行战略布局。

除女装外,波司登看重的还有校服业务。朱高峰告诉蓝鲸产经记者,前三年的校服业务更多的是磨合和调整,2019财年校服业务预计要做到八千万甚至一个亿的销售额,将服务200家学校。同时,这部分业务将在今年实现盈亏平衡。

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认为,波司登近年以来向好状态是值得肯定的,此外,其聚焦主业、聚焦主品牌、聚焦本土市场的战略也一直被看好。在坚持主品牌的同时,女装业务和校服业务可以作为重要补充。其中,校服可以做团购,女装可以做为春夏季节品类补充。同时,程伟雄也表示,在品牌重塑的过程中,波司登依然要考虑中高端定位和之前的大众化如何突破,满足大众化需求和时尚化、国际化、国潮化、IP联名等如何融合的问题。

沽空风险犹存

进行品牌重塑的同时,波司登除了要面临女装市场的挑战,其与沽空机构的风波也将为其带来隐患。

6月24日,沽空机构Bonitas Research发布针对波司登的报告,指责其存在财务造假等问题。Bonitas在报告中指出,波司登在其报告的财务报表中捏造了人民币8.07亿元的利润以产生投资者权益;人为向未披露的内部人士进行多次收购,造成多付款20亿元人民币;以540万元人民币的低廉价格,向董事局主席高德康出售了价值5600万元人民币的实物资产;此外,还向持有波司登65%以上股份的波司登内部人士支付重大历史股息。

6月25日早间,针对沽空机构的做空,波司登发布澄清公告予以否认,就财务问题、收购问题、资产处置等进行说明,并称沽空报告所载内容属虚假及具有误导性。“如对本公司、股东及投资者造成任何重大损失,公司将保留其所有权利,在适当或必要情况下通过法律或任何其他途径维护该等权益。”同时,波司登于25日复牌。(详见蓝鲸财经《业绩报告期遭做空,波司登怼沽空容易破瓶颈难》https://www.lanjinger.com/news/detail?id=116462)

6月26日,Bonitas发布了第二份做空报告,在报告中对波司登于6月25日发布的澄清声明进行反驳,指责波司登在女装收购项目上说谎,并表示对于波司登对虚构净利润的回应并不信服。

随后,波司登再度发布澄清报告,否认第一份报告及最新报告内的所有指控,并声称“正采取所有必要行动,包括但不限于对负责该报告及进一步报告的公司或关联人士展开法律诉讼”。6月27日,波司登第三次发布报告,进一步回应了相关指控。

从目前来看,波司登似乎并未受到沽空机构影响,但仍有业内人士认为,此次做空事件对波司登的后续影响现在还无法预测,波司登对于部分问题的澄清依然不够清晰,不排除后期沽空机构继续针对的可能。

对此,波司登首席财务官兼副总裁朱高峰在接受包括蓝鲸产经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时就沽空问题进行了回应,他表示,波司登对于沽空报告提出的质疑已经逐条做了积极回应。对于一些问题回答比较简短,是因为作为上市公司,写出来每一个字要经得起推敲。根据港交所的规则,许多具体数据是不允许披露的,而沽空机构也是钻了这个空子,有选择性的拿出一部分数据在做文章。

而对于以后的风险,朱高峰强调,“在此前召开的投资者说明会中,投资者们对于波司登的发展依然很有信心,并没有收到沽空机构的影响。”

对于中国企业频遭外国沽空机构阻击的情况,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蓝鲸产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部分品牌或多或少存在人为进行会计调整导致财务数据不真实的情况。打铁还需自身硬,防范被做空的最好措施就是安分守己。

程伟雄则告诉蓝鲸产经记者,这对国内企业也有一定的警示作用。本土品牌在走出国门、走向海外的过程中会越来越受关注,面对国际投资者而言,本土企业需要尽快和国际市场准则接轨。(蓝鲸产经 鲁佳乐lujiale@lanjinger.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