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笔记:人啊,你该怎么活——苏格拉底哲学思想

原标题:哲学笔记:人啊,你该怎么活——苏格拉底哲学思想

2019年6月22日、23日,北大博雅未名厅,领袖哲学与心理学导师班迎来企业家同学期盼已久的“双导师课”——北京大学哲学系吴飞教授主讲《苏格拉底哲学思想》、北京大学历史系岳庆平教授主讲《当前经济形势与政策解读》,两天的思想盛宴让同学们收获颇多,回味无穷,现将《苏格拉底哲学思想》笔记与心得分享给大家,希望能给更多喜欢哲学的朋友带去惊喜。

北京大学吴飞教授大体按照“哲学出现之前的希腊”、“米利都学派——西方哲学的诞生”、“哲学的发明”、“哲学的冲击”、“苏格拉底其人”、“苏格拉底与《云》”、“苏格拉底与柏拉图”、“苏格拉底的申辨”、“苏格拉底的宗教”、“苏格拉底的理性与政治的冲突”……“苏格拉底之死”的思路缓缓展开,进而让企业家同学对苏格拉底拥有一个既全面又深刻的认识——全面的了解、片面的深入,吴飞教授将一天的宝贵时间发挥到了极致。

哲学出现之前的古希腊

古希腊(公元前800年—公元前146元)是西方文明的源头之一,它不是一个国家概念,而是一个特定历时期的地区称谓,它位于欧洲东南部、地中海的东北部,包括希腊半岛、爱琴海和爱奥尼亚海上的群岛和岛屿、土耳其西南沿岸、意大利东部和西西里岛东部沿岸地区,古希腊文明大约持续了650年,诞生了灿烂的哲学思想、诗歌、建筑、科学、文学、戏剧、神话等文明,并最终成为西方文明重要的精神之源。

哲学出现前的古希腊是城邦世界。在诸城邦中,斯巴达与雅典两个城邦的势力最大,大大小小的城邦依靠法律进行统治。古希腊城邦林立,各城邦所采取的政治制度是不一样的,比如斯巴达采取的是寡头制,统治权牢牢掌握在国王的手中;有些城邦,比如雅典,采取的是民主政治,总的来讲,古希腊的城邦大体经历了贵族制、民主制(奴隶主民主共和政体)、寡头制和僭主制四大类型的政治统治。

在民主制的城邦中,一个人的最高成就就是参与政治事务,最重要的教育就是跟着哲学家学习,而最适合公民学习的方式就是参与到集体活动和诗歌的学习与创作中来,这时的政治与后来的哲学一样,都需要人有闲暇,因此,这基本决定了只有奴隶主拥有这样的特权。

在哲学出现之前,古希腊诞生了荷马和三大悲剧作家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和欧里庇得斯。诗歌培养了希腊公民的德性,它的题材多来自神话,而神话中多是英雄的舞台。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阿喀琉斯被描绘画成特洛伊战争第十年参战的半神英雄,他是希腊诗歌中最典型的英雄形象。

领袖哲学与心理学导师班哲学导师吴飞,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北大礼学研究中心主任

米利都学派——西方哲学的诞生

谁能因为说了一句话就被称为哲学家?

古希腊的第一位哲学家就是因为一句话诞生的,泰勒斯说:“宇宙的起源是水”,他因此七言就摘下这顶桂冠。泰勒斯是研究自然的哲学家,他成功预测了公元前585年5月28日的日食。很多人不解,泰勒斯为何因一句话就能成为哲学家,就是因为他开启了西方社会人类思考的新模式,以“一”统“多”,把万物归于一因,这种方式就是哲学——以一个概念概括世间万物、百态人生。古希腊流行的是神造世界的观念,然而米利都学派的出现,对传统的观念带来一股冲击,因为这一学派提出一些世界之源的新观点、新想法。希腊七贤之一的泰勒斯(约公元前624年—公元前547年)是米利都学派的创始人,他认为水是万物的本源,水生万物,万物最终复归于水。这一学派另外一个代表人物阿那克西曼德(约公元前610年—公元前546年)则主张“无限”是万物之源,一切生于“无限”又归于“无限”,它既不能创造,也不能被消灭,具有永恒性。米利都学派的另一个代表人物安那克西梅尼则认为,气是万物之源,气非神创,相反,神由气来。

米利都学派是自然学派的代表,他们以自然界为研究对象,希望通过对自然的观察,以理性来探讨宇宙的根本真相,不过他们好像对更为复杂的人生、社会缺乏兴趣。泰勒斯经常抬头观察天象,有一天,走着走着,一不小心掉进了井里,跟在身后的女仆正好看见了整个情形,忍不住笑着对泰勒斯说,“你连地上都没搞清楚,还看什么天上呢!”这个故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人们对自然学派重视自然、轻视人生的批评。

米利都学派开创了一个先河,为人们认识世界的起源打开一个新的认识之窗。后世称米利都学派为前苏格拉底学派,被誉为西方哲学的开创者,它的出现标志着西方哲学的诞生。

领袖哲学与心理学导师班企业家学员、山西大土河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高兴平

辩士学派

“人是万物的尺度”,这是辩士学派代表人物普罗泰戈拉(公元前490元-公元前410年)的一句名言,基本表达辩士学派的一种观点——人的判断是宇宙的最终标准。

辩士学派,“The Sophists”,有人也翻译成“智者学派”,但由于这个学派擅长通过辩论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思想,这种辩论了除了指向自己,而且也向他人传授这种辩论的技巧。因此,采用“辩士”之名或更为吻合。

辩士学派的哲学家喜欢到处游历、旅行,他们发现人间偌大,移风易俗,不同的人们往往对事物的判断标准会有不同,有时甚至相差甚远,哪怕是法律,雅典允许的可能是他邦禁止的,他邦通行的可能是雅典禁行的。所以,他们认为,“人间的一切都是相对的”,像自然学派所说的绝对之物根本就不存在的,主张世间没有绝对真理,人是万物的标准,但人人各不相同,因此,这个标准也会不同。

辩士学派的思维很容易掉入“怀疑主义”的陷阱,他们的目的虽然是想要打破人们的固定观念,但也容易让人陷入到怀疑一切的怪圈之中而无法抽身。比如,辩士学派的一位学者高尔吉亚就有一个很偏激的结论:第一,世界没有任何东西存在;第二,即使有,也不能被我所认知;第三,即使为我所认知,也不能告诉别人。依此而论,我们可能会得出一个推论:“即使我告诉别人,别人也不懂。”按照这样的逻辑,一切皆在否定之中,一切皆可否定,包括教育的目标也不会有任何的实现,其中荒谬也是显而易见的。

无论是自然学派,还是辩士学派,苏格拉底都是抱有批评的态度。苏格拉底认为,自然学派只研究自然而忽略了人生,这明显与人的生活实际背道而驰,人只有在具体的生活中才能度过一生。对于辩士学派,苏格拉底认为他们是陷入了更大的极端,如果人落入怀疑一切的深穴中,他又是怎么的落入呢?!真理是存在的,但辩士学派的思想是不可能发现它们的。

领袖哲学与心理学导师班企业家学员、江苏立信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马迎春

“哲学”的发明与冲击

毕达哥拉斯(公元前500年—公元前490年)发明了“哲学”一词,他是一个古希腊数学家、哲学家,他不敢自称智者,而自认为仅仅是一个“爱智慧”的人,“哲学”希腊语是Φιλοσοφία(英文Philosophy)由此诞生。“爱智慧”并不等同于拥有智慧,哲学所强调的人对智慧的态度和实际的行为过程,它对人内在要求是要不停地质疑世界、人生,让人努力去发现真理。追求真理是人的一种本能,从这个角度来讲,每个人都是需要哲学的。哲学在希腊的流行是通过苏格拉底实现的。苏格拉底不仅批判了自然学派和辩士学派,而且通过对政治的考察、对诗人的考察、对匠人的考察,对雅典城邦秩序带来一场彻彻底底的冲击,这个冲击造就了苏格拉底,也决定了他的人生命运。

领袖哲学与心理学导师班企业家学员、河南晟通公路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楠

苏格拉底其人

苏格拉底生于公元前470元,逝于公元前399元,他是雅典人,常被称为西方的孔子,他开创了新的时代——西方由自然哲学向人生哲学转变。孔子逝于公元前479年,9年后,苏格拉底诞生。这是人类思想大爆发的世代,德国哲学家、当代存在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雅斯贝尔斯在其1949年出版的《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中说,公元前600至前300年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它奠定了人类思想文明的根基,余波浩荡,绵绵未绝。

苏格拉底被后世称为希腊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但他一生并未著书立说,认识苏格拉底其人,了解他的哲学思想,最重要的有两个途径,其一是从他最著名的学生——古希腊最具创造性和影响最大的大哲学家柏拉图的记录中去认识,另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从作家的笔触中去认识,尤其是与苏格拉底有过交往的古希腊喜剧作家阿里斯托芬,柏拉图认为,苏格拉底的被诉与他的作品《云》有关。

领袖哲学与心理学导师班企业家学员、北京思维实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834560)总经理赵彦军

苏格拉底与《云》

《云》,阿里斯托芬创作的一部喜剧作品,作者与苏格拉底、柏拉图有过交往,这部作品是后世认识苏格拉底的一个重要窗口。《云》共有三个主角,分别是斯瑞西阿得斯、斐狄庇得斯(斯瑞西阿得斯之子)和苏格拉底。斯瑞西阿得斯因赛马欠下巨债,为了抵赖,他想去“思想所”学习,想向苏格拉底请教诡辩之术。云神看他一大把年纪,于是劝他不如让他儿子来学习。斐狄庇得斯觉得苏格拉底之辈就是一群疯子,不愿去学习,但禁不住斯瑞西阿得斯的威逼,于是他向苏格拉底学习诡辩术,并且最终学成。有一次在宴会上,父亲遭遇儿子的暴打,斐狄庇得斯证明“儿子打父亲”是合理的,于是,斯瑞西阿得斯将自己挨打归罪于苏格拉底,带人烧了“思想所”,苏格拉底就这样被烧死了。

《云》为人们呈现了一个独特的苏格拉底,它写于公元前423年,那时苏格拉底底47岁。《云》走上舞台,上演即遭失败,于是阿里斯多芬修改了这部作品,增加了两个逻辑对话和最后烧毁学校的内容,现存的是第二版。

《云》是认识苏格拉底的一个重要途径,之所以这样说,就是阿里斯托芬是站在苏格拉底面前讽刺他——苏格拉底往往是台下的观众来看这台喜剧,这在《云》中,在斯瑞西阿得斯与苏格拉底的见面时的第一次对白中就可以看见:

斯瑞西阿得斯 苏格拉底啊,亲爱的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 (自空中回答)朝生暮死的人啊,你叫我做什么?

斯瑞西阿得斯 我求你首先告诉我,你在那上面做什么?

苏格拉底 我在空中行走,在逼视太阳。

斯瑞西阿得斯 那么,你鄙视神,是从吊筐里,而不是从地上了,如果你真——

苏格拉底 如果我不把我的心思悬在空中,不把我的轻巧思想混进这同样轻巧的空气里,我便不能正确地窥探这天空的物体。如果我站在地下寻找天上的神奇,便宜不着什么,因为土地会用力吸去我们思想的精液,就像水芹菜吸水一样。

斯瑞西阿得斯 你说的什么话?我们的思想会把精液吸到水芹菜上去吗?快降下来,亲爱的苏格拉底,快到这里来教教我,我特别为这事情来的。

苏格拉底自吊筐里下降。

(引文摘录罗泽斯编订的《阿里斯托芬的喜剧》第二卷第一部喜剧《云》和福尔曼编订的《阿里斯托芬的云》中译文)

喜剧的人生来自时代,悲剧亦然。《云》中,斯瑞西阿得斯最痛恨“该死的战争”、“挥霍”、“浪费”、“马槽”、“赛车赛马”、“债务”给自己害苦了,斯瑞西阿得斯不想再这样不得安生的生活,他想抵赖,于是就去找这位可怜又可笑的“思想所”的主人——逼视太阳的苏格拉底,渴望通过他,以哲学思考打开一个新的通道,砸烂陈风旧俗,一切重来。

斯瑞西阿得斯在寻找哲学,苏格拉底又在寻找什么呢?斯瑞西阿得斯陷入债务危机、无法自拔,苏格拉底——头一年还很富有,这一年却光着脚丫儿、坐在破烂的吊筐里的穷老头又遭遇了怎样的人生骤变呢?

领袖哲学与心理学导师班企业家学员、香港友邦保险有限公司总监段素英

阿里斯托芬作为一个诗人,切身经历了长达27年之久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公元前431年—公元前404年),苏格拉底也亲身参战,因此,不难推断,作者与苏格拉底经历了共同时代的共同塑造——原来稳定的城邦生活打破了,人们需重建新的生活方式。

斯瑞西阿得斯寻找哲学、求助于哲学家,他的目的就是用哲学去抵赖,但发现自己老了,头脑变得不灵活,反应也略显迟钝,苏格拉底到头来也被他弄的不耐烦——“你这个健忘的老笨蛋,还不快滚去喂乌鸦”,于是斯瑞西阿得斯彻底把希望放在了自己的儿子斐狄庇得斯的头上,相信这个新时代的产物能完成自己的想法。斐狄庇得斯虽然起初看不上苏格拉底之流,称他们是“下流东西”、“面孔苍白、光着脚丫儿的无赖汉”,他所仰慕是“骑士”之辈,两类人格格不入。然而,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斐狄庇得斯从苏格拉底那里很快学到了本事。不幸的是,斯瑞西阿得斯所见的儿子“学成”换来的是自己白白遭儿子的“打”,还有儿子打爹的正当性。斐狄庇得斯对着自己的父亲说,“我懂得了这种新的技巧和美妙的语言,能够藐视那些既定的法律,这真是一件痛快事!记得从前我只爱玩马的时候,我说不上三个字就要闹笑话:可是如今他改变了我的生活,叫我去留心巧妙的思想和语言,我相信我可以证明儿子应该打父亲。” (引文摘录罗泽斯编订的《阿里斯托芬的喜剧》第二卷第一部喜剧《云》和福尔曼编订的《阿里斯托芬的云》中译文)斐狄庇得斯辩称,小时候挨斯瑞西阿得斯的打,而今他“返老还童”、经验多了,更不该做错事,所以可以“回敬”一番。斯瑞西阿得斯辩不过儿子,但儿子还要进一步证明打母亲也是正当的,这就触碰到了斯瑞西阿得斯的底线,他决定要把自己的儿子斐狄庇得斯和苏格拉底一起送上被告席。苏格拉底在柏拉图的《对话录》中的《辩护词》里,也直接把矛头指向了《云》的作者阿里斯托芬,他认为正是因为阿里斯托芬自己才走到了被告席。

在《云》中,斯瑞西阿得斯最后是有所觉醒的,他向云神倾诉,自己遭受的苦也活该,自己不该借了人家的钱,而且还要成心欺骗,并且原谅自己儿子打自己的过错,把所有的错全部怪罪到苏格拉底和开瑞丰的头上,最终斯瑞西阿得斯烧了“思想所”,连同苏格拉底与开瑞丰,他的终极理由是他们侮辱了神、亵渎了神。斯瑞西阿得斯的觉醒,是哲学带来的冲击,它是哲学对城邦生活冲击的一个缩影,斯瑞西阿得斯最终对待苏格拉底的态度也预示着城邦对待他的态度,从这个角度出发,《云》的作者阿里斯托芬实际上已经预测到了苏格拉底之死。

苏格拉底与柏拉图

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是世界公认的古希腊三大哲学家,三者关系是师傅—徒弟—徒孙,在全世界范围内,这可能是罕有的三代印证——名师出高傅。不过,在中国,儒家的五大圣人——孔子、子思、孟子、颜子、曾子,孟子师子思,子思师曾子,曾子师孔子,实现四代四圣,可谓世界奇迹。这也充分说明了教育的重要性,思想的传承发展性。

苏格拉底一生无著作,但这也无妨,因为,柏拉图将老师的话记录下来了,在柏拉图的众多对话录中有四篇——欧梯佛洛篇、辩护词、克里同篇、费多篇(水建馥先生译法)被称为苏格拉底四部曲,它们是后世研究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哲学思想和方法最集中的一个缩影。

吴飞教授曾经专门翻译过《辩护词》,译名为《苏格拉底的申辩》,接下来,我们重点以《申辩》展开。

领袖哲学与心理学导师班企业家学员、工行总行数据中心(北京)

原党委书记、总经理王丽平

苏格拉底的申辩

苏格拉底是在多大年纪走上法庭的呢?在柏拉图对话录《申辩》中,苏格拉底自称已经七十岁,是第一次上法庭,他直接宣称控告他的人在说谎、没有一句真话,他所相信的是雅典同胞。苏格拉底要驳斥的是两批人——先前的诬告者和新近的诬告者。

先前的一批诬告者直指苏格拉底的什么罪状呢?他们控告苏格拉底是一个整天研究天上地下事情的人,他必是不信神的。这批诬告者人数众多,苏格拉底宣称只知道当中的一个——阿里斯托芬,在他的喜剧中,他让苏格拉底在空中行走、逼视太阳,成了一个能把无理说成有理,非法寻衅闹事的人,并以此教导群众,激起整个社会的动荡。苏格拉底反问在场的雅典的人们,他们有谁看到或者直接听到了苏格拉底这么做过,哪怕一星半点儿也算数,所以,苏格拉底为自己辩护——这些都不是事实。

随后,苏格拉底针对有人说他当教师还收费这一指责进行辩护,因为,在他所能找到的唯一线索,更确切地讲所谓的唯一证据——因为他能把人培养成他们父母想要培养的样子,而苏格拉底认为,他从没有掌握过这门学问,可以来讲他对这种学问一窍不通,怎么可能会有人还愿意花钱请他做老师呢?!

接着,苏格拉底对别人指责他的一个可能进行辩护——世上没有谁比苏格拉底更聪明。他指出,这是他的好友凯瑞丰向神提出的一个问题,对此,神做了如上的回答,这一点,虽然凯瑞丰本人已死,但他的亲兄弟可以作证,而且他对于这个神启百思不得其解,他想搞明白神为什么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是不是神有什么别的意图?苏格拉底最终也没弄明白这些困惑,于是,他开始变着法子去调查——发现一个比自己更聪明的人。

首先,他考察政治家。结果是,政治家并不比自己聪明,苏格拉底的理由是他们可能并不知道什么是美、什么是善,但是政治家强以为知道,而苏格拉底知道自己并不知道,不以不知为知。苏格拉底对政治家考察的做法招致很多人的仇恨。

其次,他又去考察了诗人。结果是,苏格拉底原以为诗人能把自己作品的主旨说的很清楚,但是考察下来,诗人没有一个能做到这一点的,反而那些旁观者讲的头头是道。苏格拉底认为,诗人之所以能写出令人羡慕的作品,全在他们的一种灵感和天分,但他们并不能说清楚自己在说什么。而且,这些诗人还有一个问题,他们自以为在诗歌上比别人高明,就以为这种高明会在别的领域同样存在,其实不然。

最后,他考察了雅典的手艺人——工匠。苏格拉底发现,这些人在手艺上确实比毫无所知的自己高明的多,但他们和诗人一样存在同样的缺点——除本行以外的重大事情上自以聪明,实则很糊涂。

领袖哲学与心理学导师班企业家学员、北京竭诚达工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彭涛

苏格拉底经历过一番切身的实际考察后,他体会到神的启示是告诉自己——人的智慧是微不足道的,真正聪明的是神,他用“苏格拉底”之名暗指“苏格拉底式的人”,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智慧很小,知道自己的无知,仅这一点,大多数人都是做不到的,所以,苏格拉底式的人是最聪明的,他们承认自己的无知。

苏格拉底认为,考察到这里,对于那些先前的诬告者的辩护已经足够了,这些就是全部的真相。

接下来,苏格拉底针对新近的那些指责——“他带坏了雅典的年轻人,他不信城邦的神灵”进行了辩护。苏格拉底称,这些年轻人无非是一群富家子弟,他们自动跟着他,学着他的样子去调查别人,结果遭到那些被冒犯者的攻击,并把这一切都归罪于他。那么苏格拉底反问:又是谁教他们学好呢?这是一场与米利都的辩论。苏格拉底的辩护立场是一个人无法做到带坏一群人的,即使有这种可能,那也要分是蓄意的,还是过失的。苏格拉底以其一整套的逻辑,以他七十岁的经验充分论证了他不会傻到去带坏年轻人,那么,如果是“非蓄意”的,只需私下劝阻或者教育他就可以了,是不用上法庭的。

苏格拉底紧接着针对米利都之流的指责——苏格拉底教年轻人不要相信城邦信的神灵,而去信别的神灵进行了辩护。苏格拉底以“有没有人认为没有马,可是有关于马的事?”来进行推理,苏格拉底既然是相信半神的,那么他必然是相信神灵的。

苏格拉底面对新近的诬告者的控诉目的是要让苏格拉底去死,面对死亡的危险,苏格拉底是如何辩护的呢?

苏格拉底辩护称自己的死对雅典的损失要大于对他自身的损失。苏格拉底认为,他是神赐予雅典的礼物——一只让城邦之马保持活力的牛虻,没有苏格拉底这只牛虻,雅典会变得死气沉沉。苏格拉底的辩护证据就是他奉神行事,毫不追求任何一丝报酬,他贫苦的生活就是有力的证明。

领袖哲学与心理学导师班企业家学员、辽宁新隆基液压润滑机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董丽娟

苏格拉底的辩护回到他对自身人格的认识上,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宁死不屈的人,是一个宁可冒死也会始终站在正义一边的人,是一个绝不会做伤天害理、做任何不公道事情的人,是一个绝不同流合污的人,是一个有求必应、毫不求一丝回报的人。因为,在法庭上,有那么多与苏格拉底谈话的年轻人,他们,包括他们的父母、兄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苏格拉底带坏了他们,反而他们一致要帮助苏格拉底,他用无法驳斥的事实来驳斥米利都之流的谎言。

苏格拉底为自身的权利辩护,但不会在死亡面前低三下四,苏格拉底不肯做不体面的事——携妻带子、卑躬屈膝、乞求法官、力免一死,他崇尚骨气。

米利都提议判处苏格拉底死刑,而苏格拉底的请求则是在市政厅被给予公餐,这对于没吃少喝的苏格拉底是最符合的需求。苏格拉底可以通过交缴款而重获自由,他称一个米纳还可付得起,柏拉图、克里同、克里托布罗斯、阿波罗多洛斯要为他提出缴纳的数额之和是三十米纳,这也堪称是他对自身性命、自由所能做的最高出价。

苏格拉底接近尾声的辩护是围绕选择怎样为自己辩护和雅典同胞该如何投下赞成票(释放)和反对票展开的。前者,苏格拉底一如继往,绝不忍辱求饶,可怜求生;后者,即使雅典同胞判他死刑,正义依然不会就此退场,反而会将判处他如此罪刑的人们钉在不义的耻辱柱上。

在最后的申辩阶段,苏格拉底以神灵对自己的启示来进行陈述,他告诉法庭现场的人们,以往凡是在做不该做的事前,包括许多发言前,神灵都会告诫苏格拉底,反对他,不让他做。而这次相反,苏格拉底得到了神灵的支持,哪怕去死,苏格拉底依然认为,神在赐福于他,因此,他在法庭上愿意和大家讨论死——死的两种可能——要么一切归于寂,要么灵魂迁往另一个世界。苏格拉底认为死的这两种可能都是有利的,都是求之不得的、无比痛快的。死亡,何患之有?!死亦永生!

申辩的末了,苏格拉底提出最后的要求,希望雅典的人们在他的几个孩子长大成人之后,如果他们只看重金钱或其他什么,而不看重道德品质,那么就以对待他的方式来对待他们,像他指责雅典人们一样去指责他的孩子们,这对于苏格拉底而言就是公正的待遇。

“我去死,你们去活,我们谁的命运更好,只有神知道”,这是苏格拉底为自己所做的最后的申辩。

领袖哲学与心理学导师班企业家学员、重庆永仁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皮森翔

苏格拉底的宗教

无论是在阿里斯托芬的《云》中,还是柏拉图对话录的《辩护词》里,苏格拉底始终是相信神灵的,他认为自己所做的正是神赋予他的使命——让人认识自己。苏格拉底并非像诬告者所说的那样,他整天研究天上地下的事情就一定是不信神的,二者之间并没有必然性的联系。他宣称“我希望你们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样,在还不能独立思考、独立判断以前,能够遵守两样东西,一个是城邦的法律,一个是城邦的信仰。”这个信仰就是城邦传统的宗教。

苏格拉底没有引入新神,人们误以为苏格拉底自称内心出现的“声音”是新神——“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有一种特别的现象,亦即每当我要去做一件不该做的事情时,内心都会出现一个声音叫我不要做。”苏格拉底将其称为“代蒙”,是希腊所谓“神”中的介于人神之间的精灵,如此来看,苏格拉底的宗教观依然是传统的,他并不意味着与他的哲学活动站在了对立面。在傅佩荣《哲学与人生》中,他将苏格拉底的“代蒙”称之为具休化的“良知”,是人在不善面前所表现出来的“不忍”、“不安”、“不能”等良心的声音。

苏格拉底奉行传统的信仰,他更多的哲学活动给人们带来误解,他不仅信神,而且按照神的启示去做,四处奔走,不辞辛苦,为神服务,以致一贫如洗。

领袖哲学与心理学导师班企业家学员、安徽杰智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施宗伦

苏格拉底的理性与政治冲突

质疑使人理性,盲信使人失去理性。

人类历史自从诞生了国家机器,政治就一直主导着这部机器的运行,古希腊的城邦政治是各城邦赖以存在的根基,在雅典,神话、宗教和政治是一致的,说的准确些,前两者是为政治服务的,政治是社会的终极标准,合乎政治需要的生,不合乎政治需要或者与政治为敌者死。苏格拉底的哲学行走显然为政客所不容,因为哲学的主张——理性是一切的终极标准对政治形成了无法避免的冲击,按照柏拉图对话录《欧梯佛洛篇》中苏格拉底所称的那样,天理的好与坏,到底是以神的喜好转移呢,还是自有天定,他希望人们能够拾起理性的夜烛以此照亮未来的道路。然而,政治不管好坏,它代表的永远是一群人的社会需要,理性未必是他们的需要,而他们的政治利益才是他们所需要的。苏格拉底与其说是死于政治,不如说死于辩证法,雅典的政客们视苏格拉底式辨证为豺狼虎豹,必须除之而后快。

领袖哲学与心理学导师班企业家学员、中信保诚人寿河北分公司总经理王洪锋

苏格拉底之死

苏格拉底是按照自身的信念生活的——听从神的话,只要活一天,就决不放弃哲学,决不停止鼓励大家去发现真理,这种信念就是为自己所相信的而活,而非委曲求全的活,如果委曲求全,他宁可去死。在不理性的世界里,苏格拉底做出了最为理性的选择,申辩后,他虽然拥有很多逃亡的机会,但他不愿破坏城邦的法律,尽管它并非总是正义,他拒绝以非正义的方法去对抗非正义,而是希望非正义受到历史的惩罚,于是,苏格拉底从容赴死。

如果简要概括苏格拉底的一生,他除了为城邦参战以外,苏格拉底余生四处奔走,无非是让人们不要太在意身体与财产,而要注意自身灵魂的完善。

哲学家冯友兰在《中国哲学简史》中提到,“至于我所说的哲学,就是对于人生有系统的反思的思想。每一个人,只要他没有死,他都在人生中。但是对于人生有反思的思想的人并不多,其反思的思想有系统的人就更少。”苏格拉底就是这样的少数,他在古希腊雅典城邦中让人生哲学流行开来,二千余年来,深刻地影响着西方的思想文化。在柏拉图《理想国》中那个著名的洞穴比喻里,人类似乎永无可能发现世间真理,除非真的有一天,就有这么一个人,他能卸去宿命的枷锁,勇敢地走出洞穴,看到了空中的太阳,这个人,也许就是柏拉图心中那个独一无二的苏格拉底。

人啊,你该怎么活?

山西大土河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高兴平:

德尔菲神谕:认识你自己!苏格拉底的“无知之知”正是“认识你自己”最好的态度与方法。我们生活在一个经济的社会,但认知经济客观规律的落脚点却在文化,因为在这两者之间经济只是一种表层,而文化才是核心根本。

工商银行总行数据中心(北京)原党委书记、总经理王丽平:

通过学习,了解了因苏格拉底的哲学实践,雅典民主制的城邦文化和城邦传统生活习俗将不可持续;苏格拉底让哲学在希腊流行起来;了解了不同哲学派别的不同之处;了解了哲学与政治的关系;“认识你自己”正是无知之知的主题。苏格拉底的智慧就是通过反驳各种伪知识获得的;苏格拉底最关心的是教育。他与别人的矛盾点在于,教育的位置、好的定义和无神论等方面。苏格拉底被雅典处死,但他不恨雅典。苏格拉底的个性属于执拗风格,他招惹人反感也跟性格释然有关。听完这节课,心情有点压抑,对苏格拉底的结局感到遗憾……。

河南晟通公路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楠:

吴飞老师的《苏格拉底哲学思想》课带给我最多的不是答案,而是一系列的启发:从苏格拉底的惊世之语:“人啊!认识你自己!”到人该怎样认识自己?再到知道你是谁?知道你知道什么?知道你不知道什么?即无知之知,如何在无知中寻求智慧?……我们身心需求什么?我们的灵魂又需求什么?苏格拉底的哲学思想就是启发人类如何悟天地、悟人生、悟万物!这一系列的启发最终归结到我们该如何过好当下,从现在做起,真正实现自己的初心!

北京思维实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彦军: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人,与其“全面的肤浅”不如“片面的深刻”,这是本次上课最大的学习收获。

(本文由甘哲园企业家学社代学峰供稿,感谢高兴平、王丽平、李楠、赵彦军等企业家同学的精彩分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